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转帖]男生二楼,女生三楼 第三章

[转帖]男生二楼,女生三楼 第三章

三、“一女嫁二夫”的联谊寝室

  寝室里有两个人起得最早,一个是为了身材,早起出去跑步的麦金,另一个就是苏若冰了。
  苏若冰从小学习芭蕾,虽然后来因为身高原因没有继续跳舞,但仍有每天练习基本功的习惯。学校的水泥地当然不是练习的好场所,可总算是聊胜于无吧!
  踏上六楼的大平台,苏若冰才发现有人来得比她更早,坐在平台周围的围栏上的好像正是法律班的滕真。
  “你好!” 
  滕真对她扬了扬手上的书,算是打过招呼。 
  苏若冰也笑着冲他点点头,虽然无辜地被卷进谣言中,但昨天才受到人家的帮助,她总不能装作不认识吧! 
  “咦,你看的好像不是法律书籍吧?” 
  看到滕真手上拿的书上居然是人体结构图,苏若冰吃惊地开始一心二用。从小到大的练习她太熟悉了,即使走一下神,身体也能自然而然地反应。 
  “是,这是医学书。我只是暂时在这里待一年,明年就会申请去美国学医科,所以我没打算看法律书。” 
  滕真的回答言简意赅,可苏若冰却很吃惊。她不明白滕真为什么要在这里耽搁一年,他话里的意思分明是他随时都可以走的,心里的好奇终于促使她问了出来。的ab817c9349cf9c4f6877
  “为什么要来这里读书呢?而且还是读这种看起来跟你以后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法律专业?”
  “我高考的时候正好是动手术期间,考得并不好。本来也是打算休养好身体后就去国外的,但是我现在要待在这里等一个人,我家人之答应了我留在这里一年的时间,真希望她能早点跟我联系上。”   滕真的眼里闪过一抹忧郁,苏若冰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时,他又接着对苏若冰微笑起来。
  “不过,估计我以后要换个地方看书了!否则,光顾着看你优美的动作,我可就没心学习了。”
  苏若冰脸上一红,不好意思地说:“哪里,是我打扰你看书了!我听他们说了,你叫滕真,对吗?我是苏若冰,昨天真的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要是你以后每次见到我都说声‘谢谢’,我才真的受不了了呢!”
  滕真合上手中的书,看来是要离开的样子,两人才想礼貌地互相道别,平台上的大门却“吱呀”一声被人推了开来。 
  乐天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出现在门口,然而看到他们两人,他突然清醒过来了似的,眼神开始变得疑惑。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他慌慌张张地取下拉在平台上空的铁丝上挂着的一件运动T恤,表情就好像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一般。苏若冰一见他那神情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这是干嘛?以为撞见了什么啊?
  “乐天,你等一下,我正好要找你。” 
  苏若冰跟滕真道了声“再见”,目送他离开当场,才转过头对乐天说:“你怎么在这里?你刚才那是什么表情啊?” 
  “你好!你好!我不知道你们在这里,我不应该来打扰的。都怪他们!我们寝室的人昨天把我的衣服挂在平台上,故意跟我开玩笑说没看见,今天早上才告诉我,要我来拿。”
  乐天连珠炮似的回答让苏若冰听得挺不是滋味的,他什么意思?难道她和人在这种公众场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我和法律班的人只是正好碰上,你可别乱造谣啊!” 
  苏若冰话先说在前面,看他一副多嘴的样子,就让人觉得不可靠。乐天既然和蔡婷那么投缘,估计两人的习性也应该差不多。 
  “怎么这么说啊,我这人看起来就那么多嘴吗?我是那种造谣的人吗?亏我们还是联谊寝室的人,你不相信我,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行了,我知道了!” 
  苏若冰见他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样子,忙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否则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嘴巴才会自动停歇。 
  乐天这人喜欢说话的程度,和蔡婷有得比,两人还真不愧是以姐弟相称,乐天的闹腾,苏若冰开学就见识到了,可还是没料到他开口说了句巨爆的话。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我们最好还是分开走,免得被别人看到了影响不太好。”
  苏若冰差点没昏过去,目送着乐天快速地冲下楼。他好像生怕她最上去似的,有必要跑那么快吗?再说了,他哪来的那么多讲究,本来就是偶然在阳台上碰见的,和他之间能有什么啊?他的封建思想还真是重! 
  苏若冰一边慢慢下着楼,一边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没看出来乐天那种喜欢说人是非的家伙居然会在意这种小事,苏若冰自己都没觉得有什么值得避讳。这大概就是,说人家的人更怕自己被人说吧!
  回寝室收拾好东西,大家一起去食堂买包子吃,果然不愧是学校食堂,咬了半个包子才发现里面的肉馅,一口吃完,剩下的就又是包子皮了。 
  “唉,食堂的包子里肉馅和皮的比例严重失调,馅和皮之间还有无限的空间。下次我改吃小包好了,估计会好一点点。” 
  李纯和周莉的零用钱在大家交换情报后,被发现是最少的,所以她们对此越发敏感一些。苏若冰她们剩下的几个则决定改吃食堂外私人小餐馆的面窝,虽然比包子贵,量要少一些,但味道确实不错,听说他们调面糊的时候加入了鸡汤,面窝是用鸡油炸出来的。 
  一进教室,大家挑了比较适中的排数坐下。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她们的前面居然坐着昨天周莉提到的周林,难怪她刚才一个劲儿地说这边好,叫大家都坐这里了。 
  苏若冰才坐下来翻开书看,身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她的板凳上。她扭头看到坐在她后方、一戴眼镜的男生正弯下腰准备拣东西。 
  “给你!” 
  苏若冰先他一步从自己的椅子上拾起他掉落的笔,递到他面前时才发现,他在一张花花绿绿的信纸上好像是写信的样子。 
  对她说了声“谢谢”,对方好像有点尴尬,可能是觉得男生用那么花的信纸写信会让人觉得有点变态,他不自然地和苏若冰随便聊了两句。 
  “我读高中的表妹非让我用这种信纸给她写信,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是225寝室的朱弛,你是328的苏若冰,对吧?” 
  苏若冰并不吃惊人家认得她,因为她毕竟是昨天才被班主任任命为班长的人,全班就她这么一个班长,班上长了眼睛的人估计都还对她记忆犹新。 
  “是,我记得你昨天的自我介绍。因为你成绩好,老师委派了你作学习委员,是不是?”
  “你记得我吗?真荣幸,我还想代表我们寝室跟你们结成‘联谊寝室’呢!”
  对方却因为她的话高兴起来,没想到自己能被她记住,但他提出的建议却让苏若冰有些为难。又是“联谊寝室”吗?大家怎么都兴来这一套? 
  “是吗?我考虑看看好了,因为还要问寝室里其他人的意见。” 
  苏若冰看着他白白净净的脸,让他把他们寝室的人指给她看,却没告诉他自己寝室和人家已经结成了“联谊寝室”。不过比起渣滓洞来说,225的人倒更像爱好学习的人一些。
  带动整个寝室的学习风气是一方面,苏若冰还想起了昨天放学后,班主任把她留下来时,交待的有关秋游的事。这么大的班本来就人多嘴杂不好管理,每个人又各有各的主意,如果现在不协调好跟各寝室的关系,以后就更难办了。 
  “我明白了!我们是很诚心的!我们寝室的徐聪好像对你们328的麦金很有好感,虽然昨天向蔡婷打听她的情况时碰了钉子,回来后还是在寝室里夸了她半天,你们可不可以帮他在麦金面前说说好话啊?。” 
  对方还真是会套近乎,一下子要求苏若冰她们当起“媒婆”来了,真让人想不佩服他还不行!
  “原来是他啊!” 
  苏若冰终于知道是谁对麦金有意思了,原来就是那个又黑又瘦的男生,现在他还坐在麦金的旁边找她讲话呢! 
  蔡婷和麦金好像是不胜其扰,在上课前又换了个地方坐,远离了自己寝室的势力范围,也没空去管周莉的闲事了。 
  周莉扁着嘴抱怨道:“蔡婷还说要帮我跟周林搭话的,闪得那么远,完全就把有关我终生幸福的事情忘光了!” 
  苏若冰差点一不小心倒在地上,这家伙需要说得这么夸张吗?“终生幸福”的话都出来了,居然一点含羞的神情都没有,真叫苏若冰不佩服她都不行! 
  “周林!” 
  苏若冰用笔戳戳斜前方的人,既然周莉这么急切要人帮她跟周林去套近乎,那她就勉为其难一下好了。 
  “全班就只有你和我们寝室的周莉同姓呢,她觉得很亲切,想人你做哥哥,你觉得怎么样?”苏若冰见对方很吃惊,好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她忙加了一句,“她可以每天帮你提开水!”
  周林被她的话逗笑了,一向只听说男生帮女生提开水,还没听过“女生要帮男生提水”这种说法的。他们寝室的人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一脸笑意地冲她们点点头。 
  “你们都是328的吧?呵呵,大家都是同学,以后互相照应一下也没什么。”
  看这样子肯定没戏!苏若冰见他的目光撇过周莉后没什么反应,反而在看到李纯时亮了一下,不由得在心里为周莉被“扼杀在摇篮中”的感情默哀三秒钟。 
  “你自己也看见了,可别怨我没帮你啊!” 
  正好上课铃声响起,苏若冰在周莉的耳边小声叽咕着,周莉似乎还感觉良好似的,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些,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多亏你帮我,还是你最好了!我很有信心,以后我肯定会和他处得很好的,下次我可以自己直接找他讲话了。” 
  周莉怎么也像是少根筋的人啊?苏若冰无奈地摇摇头,觉得她还真是笨的可以,这家伙绝对是属恐龙的,哪有人迟钝到这地步的? 
  * * * 
  中午吃饭时,李纯被班主任叫去了,等她回到寝室,蔡婷终于等齐了全寝室的人,开始宣布新的消息。果然不愧是“喇叭”一族的人! 
  “今天早上有两件事,首先是225的徐聪给麦金写了小条子,提出要跟她交往哦!然后229的人也想跟我们寝室作‘联谊寝室’。我早上跟他们说了半天话,他们都是些好人,你们看怎么办?”
  苏若冰适时地加了一句:“225的也说要跟我们结‘联谊寝室’,他们看起来都很爱学习,可能可以带动我们寝室的成绩。”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一个寝室,而且已经和228结了‘联谊寝室’,再答应他们的话,不太好吧?” 
  李纯提出疑问,周莉却像没听见似的,还在那儿喃喃自语地道:“为什么周林他们寝室不向我们提这种要求呢?” 
  苏若冰自动跳过说起话来有点神经兮兮的周莉,向很少出声的袁郡和方晶道:“你们的意见如何呢?” 
  袁郡和方晶对望了一眼,由袁郡做代表发言道:“225好像有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吧?可是228的人会有意见的……” 
  苏若冰一听便明白她们是倾向225寝室的,所以才会对228的人感到抱歉。刚才支持蔡婷的麦金此时也点头道:“有学习委员在的寝室确实可以帮助我们呢!” 
  蔡婷一听急了,不高兴地说:“麦金,你怎么一下就‘叛变’了?” 
  麦金忙辩解道:“没有啊,229的人当然也很好。” 
  苏若冰因为麦金“墙头草”的作风皱起了眉头,蔡婷却满意地点点头说:“就是啊!要不索性两个都结成‘联谊寝室’吧!” 
  “那怎么行?俗话说‘一女不能嫁二夫’,现在可是三‘夫’了!” 
  苏若冰的话引来全寝室的大笑,虽然她这话十分形象,可听起来就是觉得很怪异。
  蔡婷按住笑得发痛的肚子,对她说:“没有关系的,反正我们班男多女少,多结两个“联谊寝室”应该算不上什么的。倒是你这个活宝,又说些经典的话,想笑死我们啊?”
  苏若冰耸耸肩,表示随她们便了。她一点也没觉得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对,不过这才是最让人想笑的吧!差点让人笑死,却还一脸无辜,这才叫道行深! 
  “那麦金的事怎么办?你打算怎么回答徐聪?他也是225的呢!” 
  苏若冰还是好心提醒了众人一句,对于他们寝室的人要她在麦金面前帮徐聪说好话的事,则自动略过。 
  “我了解了解再说。” 
  麦金话中的“了解”,说的好像是她要好好考察对方一番,给对方一个机会,苏若冰也是后来才明白她这句中的真正意思。 
  “那么纯刚才被班主任叫去,究竟有什么事啊?” 
  蔡婷解决完问题,又开始对李纯刚才的动向产生了兴趣。 
  身为文娱委员的李纯这才想起来似的,忙说:“哎呀,刚才我叫体育委员帮忙集合起男生,我自己却忘记叫女生了!你们赶紧上平台去,我去叫其他寝室的女生!” 
  “搞什么啊?” 
  大家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跑出去,还是听从她的话,上了天台。 
  一推开门,平台上黑压压地站着全班60多号男生,把她们吓了一跳,和乐天一个寝室的体育委员余涛最先开口问:“李纯呢?她不是说要大家一起学交谊舞的吗?” 
  “来了!来了!”李纯带着其他女生赶上来,对着全班人传达班主任的话,“班主任说每个星期的周末都有舞会,要我带大家学一点交谊舞,这也算是大学生的一种基本技能。”
  “可是我们班男女比例不平衡,怎么学啊?” 
  苏若冰总算明白了是什么事,却有点意兴澜姗,不过李纯好歹也是自己寝室的,自己不挺她,别人就更加未必听她的话了。 
  李纯用央求的眼神望了苏若冰一眼,摆明了是叫她支持自己的工作,苏若冰只好振奋精神,努力装出有兴趣的样子,听她接着说下去。 
  “我算了一下,我们班的男生正好是女生的两倍,那么以后我们每天中午在这里练习,练习两个星期。单号的日子,寝室号为单号的男生上来练;双号的日子,寝室号为双号的男生上来练;女生则是每天练习。这里有班主任影印的男女寝室对应表,请每个寝室的寝室长来领回去。”
  “那今天就开始吗?我还想去打球呢!” 
  乐天极不给面子的话,让苏若冰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哪有这种人来的?亏他还是副班长,一点也没有协作精神,完全不给其他班委面子。 
  “今天是示范!由我和体育委员教,班长和副班长跟着学,其他人可以观摩一下,有兴趣的也可以跟着跳。” 
  幸亏李纯装作没听见,直接忽略他的话,否则跟乐天这种家伙计较起来,今天的工作就别想完成了。 
  看着李纯面上微红,显然是对于和体育委员的搭档有些不好意思。一边的苏若冰则更是不明白了,这分明是天上掉下来的无妄之灾,怎么就偏偏砸到自己头上来。 
  乐天还在那边絮絮叨叨地大叹自己倒霉,说什么“男女授受不清”,苏若冰简直想抽他两下。
  接下来简直就是乱糟糟,她和乐天勉强站在一起,还隔着好远,几次差点把对方拉倒,远不如后来加入学舞的其他人。 
  当整个中午终于在混乱中结束的时候,乐天终于说了一句:“你早上穿着小裙子和练功鞋跳那种舞时,还优雅得多呢!” 
  也不看看我现在是被谁害的呀?混球!苏若冰狼狈得差点摔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 * * 
  两个星期过完,所有事情开始变得清楚明了起来。每天周林都避着和周莉说话,几个中午却一直邀请李纯教他跳交谊舞。 
  完了!典型的四角恋!苏若冰冷眼旁观,一早看出了苗头不对,却又不好说什么,只得佯装不知。  麦金如大家所料地拒绝了徐聪,蔡婷却跟229的寝室长罗浩成了男女朋友,苏若冰有种原来如此的感觉。难怪她要和229结成“联谊寝室”了,听说蔡婷还是其中相对主动些的那一方。
  袁郡和方晶两人还是有点脱离集体,她们总是一起行动。朱弛邀苏若冰一起去上自习时,常常能碰到她们俩在那儿专心致志地学习。 
  虽然滕真说过怕早上看她练芭蕾时走了神,读不进书,但其实他一直还是有早起在阳台上读书的习惯。 
  苏若冰和他互不打扰,偶尔也会交谈两句,她发现滕真确实是个内在和外在一样优秀的男孩子。
  连苏若冰听他说他有喜欢的人,都觉得十分惋惜,可以想见,全年级其他的女生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失望透的。 
  乐天偶尔仍会上来收衣服,每次碰见他们,都会主动来打招呼,苏若冰想装没看见都不行。但他确实没在外面传什么谣言,连蔡婷都没有告诉。 
  除了这两人外,因为总跟学习委员朱弛去上自习,讨论学习上的问题,苏若冰对他也熟悉了许多,如果说班上温和上进的男生有五个,朱弛绝对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一路想着住校两个星期的一些心得,苏若冰出了校门。心里想着事情的她刚要过马路去搭车,却被人拉着衣袖猛地拽了回来。 
  “你不是227的田靖吗?” 
  苏若冰一眼认出眼前高高壮壮的男生,然后身后极近的距离有辆车驶了过去,她才知道自己方才过马路有多危险。 
  “没想到班长你认得我?你过马路太不小心了!” 
  对方好像很愉快能被她人出来,苏若冰笑着点了点头。对方是她单号那天的舞伴,苏若冰因此没少被他的女朋友瞪。尤其他的女朋友还是“盘丝洞”的人! 
  “刚才谢谢你了,你是要回家吗?” 
  苏若冰随意问了一句后发现他没背包,便知自己肯定是猜错了。 
  “我想去‘图书世界’买新出的动漫杂志,还不知道怎么去呢!” 
  田靖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大的男生还喜欢动漫的东西,很多人都觉得他不可思议,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真的吗?我家就住在那旁边,我也正准备去买今天出的动漫杂志的。”
  遇上同好,苏若冰尤其高兴,不免对人家热切了好几分。两人临时结伴去买书,最后还依依不舍地谈了好半天动漫情报才回家,当然,也顺便谈了谈学校里的趣事。 
  “你都不知道!我啊,估计是班上第一个过生日的人,只那天一天,就发生了三件有趣的事。”
  田靖平平的语气,照例说应该不会引起人家对他讲的话产生兴趣,但苏若冰看着他的表情,还是好奇起来。 
  “什么事啊?男生那边的事情我完全都不知道呢!” 
  田靖还没说,就先笑了两声,可能是他自己都想着好笑吧! 
  “那天中午,我和寝室的人去取生日蛋糕,进学校来的时候,正好途经图书馆,我们就想进去看看,参观一下。你也知道的,大家住进来之后,还没进去过图书馆,当然是比较好奇了,然后我们就直接往里面冲。” 
  “你们肯定会被人拦住的吧!” 
  苏若冰插了句嘴,田靖示意她别打断自己,接着往下讲起来。 
  “确实被人拦住了,可是我们几个也比较年轻气盛,就不服气,非要进去,你猜怎么着,这时候走出来一个美女,我们其中拿着蛋糕的那个人,丢了魂似地跟着人家跑了,我们剩下的几个还在跟人家吵,根本没注意。结果吵完了,才发现他不知道去哪里了!” 
  田靖歇了口气,才接着讲下去。 
  “结果晚上等了很久,他都还没回来,我们以为他失踪了,他却提着蛋糕,失魂落魄地回来了。我们一见他鼻青脸肿的样儿,就纳闷他到底是去哪儿了?原来他跟着人家女生绕着湖转了好几圈,人家女孩子以为遇上了变态,进男生楼叫了一堆男生下来揍他!这还不是最好笑的,最好笑的是,他被围住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要对我动手可以,请对蛋糕手下留情!’” 
  苏若冰幸亏这时没吃东西,也没喝水,否则不是被噎死,也要被呛死!天靖居然还意犹未尽。
  “那天他们乱扔蛋糕,我好不容易躲进了房里,还有我们寝室的两个人也躲在里面,锁着门不敢出去,结果他们把门敲的“咚咚”响,还有人下楼去抗议了的!” 
  “原来那天是你们啊!好多人都烦死了,最后还听到‘轰’的一声很恐怖的声音,那也是你们做的吗?” 
  田靖乐不可支地说:“这个我最后讲,先讲完我们躲在里面的事情。他们在那里乱敲门,我们死也不开,要知道,一人手上可是一大团奶油呢,弄得到处都是还是满可怕的!就那么嘈杂的情况下,突然外面全部安静了下来,我们当然觉得奇怪了。我贴着门听了半天都没动静,便打开门往外瞧,想不到走道上居然一个人也没有了。” 
  “他们放过你了?” 
  苏若冰还是忍不住插了句嘴,田靖笑着摇摇头:“你也知道顺着门开的方向只能看到左边,我走出去的时候,看着空旷的左边还庆幸着呢,然后一转身才发现,全部人都贴在右边的墙边,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最不讲义气的,就是我们寝室的人,我急忙想冲回去,他们居然死也不给我开门,把我关在了外面,我的下场可想而知!” 
  “哈,那副景象一定很好笑,看着空空如也的左边,才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结果转过身发现,自己身后都是人,想想也让人笑死了!” 
  苏若冰想象着当时的的场景,笑意就没有停过,还以为田靖这种高高大大的人不会说笑话呢,还是因为他们那边的笑料实在太多了? 
  “晚上无聊之际,我们做了个试验,也就是你听到的‘轰’的一声的由来!”
  田靖的话令苏若冰只能不解地眨叭着眼睛,什么试验会做到寝室里去了?她倒真的想不出来。
  “我们四个男生,一个一个地上了空着上铺的那张床,我是最后上去的……”
  田靖说到这里,苏若冰轻“啊”了一声,她看着田靖的块头,虽然有些猜到了,却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没错,我一上去,那块床板所能支撑的力度终于到达了临界点,立刻‘轰’的一声,我们全部都掉到下铺的那个人床上,幸亏当时下铺没人,否则说不准真的会压到人,出人命的!”
  “你们太胡来了!” 
  苏若冰虽然是嗔怪的语气,可也掩饰不住自己语气中的笑意,这些男生啊,真是无聊和无所事事到这种程度了! 
  “今天真得很高兴认识你,虽说开学也知道你,可我们没讲过话,不是吗?我还以为你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呢!谈了两句才发现,你也挺和气的!” 
  苏若冰笑着望了他一眼,突然想起他刚才提过,要向她借的东西,点点头道:“我会记得下次把那盘比较经典的主题曲合辑带给你听的!” 
  苏若冰刚想问他寝室里有没有CD机,忽然记起上次就是因为看到他的CD机和自己的一模一样,才记住他这个人的,便免了自己的一句废话。 
  “那么星期一见了!我那也还有两本好书,可以借给你看。” 
  田靖坐上车,两人宛如认识了多年的老友,根本不像是几小时前还不算太熟悉的一般同学。
  苏若冰露出了笑容,目送他离开。大学生活还是不错的,不管那个讨厌的乐天如何,其他人都很好啊!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把乐天拿出来跟别人做比较了,她应该会喜欢滕真那种好男生才对!只可惜,如果他没有喜欢的人就好了! 
[img]http://xs41.xs.to/pics/05321/jolin.jpg[/img]

TOP

好长哦~~~顶拉
http://photoimg14.qq.com/cgi-bin/load_pic2?verify=Emdz8piy3ZEATjM%2FfBQznQ%3D%3D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