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四川投资人任述柏敬告:千万不要去江油市太平镇投资

四川投资人任述柏敬告:千万不要去江油市太平镇投资

尊敬的各级领导和媒体朋友以及法制周末网: 综下所述,多次向江油人民政府胥市长、贺市长、江油市人大、政协及江油市纪委,江油市财政局冷局长、农发办尚股长、绵阳市人民政府、人大、政协,绵阳市信访办沈书记,绵阳市财政局农发办杨主任,绵阳市纪委信访室、四川省纪委信访室、四川省财政厅农发办刘主任、综合科贺主任,相关部门书面反映。他们都说只有找江油当地政府才能解决,他们只听江油市农发办、太平镇、龙门村相关人员片面之词,加之地方保护主义思想,以各种理由推辞,不予理会。在 2009 年 9 月 2 日上午 11 时接江油市财政局农发办尚股长电话,他说,如果我在进行上访,他们将叫人把我收拾了,见于现状我家人及本人生命安全无法得到保障。在 2010 年 3 月中旬接江油市畜牧局纪检书记 . 了解情况后事实真实性属实 . 呈报江油市委市府 . 他们借口已忙于灾后重建为由 . 未得到任何解决 . 现本人已卖血浆为父母小孩凑生活费,实在走投无路 . 呼吁广大朋友及社会各界人士给予关注 . 急盼救我于水火之中! 本人任述柏,来自中江县万福镇投资养殖獭兔者。 2004 年由江油市兔业协会法人代表罗关友引荐,从 2004 年至今一直在江油太平镇龙门村(原河西二小报废校内)养獭兔,自己投资修建兔圈笼位,带动周边农户,发展养殖销售网络,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使江油的獭兔养殖日趋壮大,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但随着政府对獭兔产业优惠政策的启动,我所经营的兔场就成为江油市太平镇龙门村个别干部等人非法谋利的砝码。通过种种卑劣的手段,置我投资者利益于不顾,赶我出场,从而妄想骗取国家项目补助资金。以向各级有关部门多次反映情况如下:恳请各级政府给以调查处理,以减少我们返乡农民投资者的损失,得到应得的合法利益。 一、 我所经营的太平镇龙门村七社(原河西二小报废校内)獭兔养殖场,原系罗关友在太平镇政府租赁的场地发展獭兔,罗为扩大养殖名义又无资金投入故引我投资。将该场一次收取伍仟元租给我养殖獭兔,同时在他处购买种兔 300 只,并口头承诺租金政府要收就收,反之则不收,可任你养殖獭兔多少年都行,当时包括各相关部门均无人提出异议。在此条件下用我多年在外企打工赚来的血汗钱投资修建笼位和维修场地,共投入资金 12 万余元,养殖獭兔以五年,自负盈亏,无人干涉。 二、 由于政府出台项目: “ 凡项目区时间内新修建笼位,在规定有畜牧生产许可证的场地引种兔,每口笼位补助 20 元,每只种兔补助 80 元。户养獭兔最低标准 20 只种兔, 60 孔笼位。最高标准 50 只种兔, 150 孔笼位。可是在项目实施过程中,相关部门违规违纪操作,又搞联户养殖或农民专业合作社,凡旧位笼都可以申报,最多业主可报 6000 孔笼位, 2000 只种兔,而户养 20 只种兔, 60 孔 ; 位补助 2800 元每户。由政府安排农民专业合作社或业主提供农户名单,按手印、抄身份证号码就给 100-500 元每户,其余钱就补给联户业主或农民专业合作社。太平镇龙门村个别干部看到有利可图,就串通本地人妄想用我修建的笼位和养殖场地骗取国家项目资金。千方百计赶我出场,为赶我出场,在 2008 年 7 月 16 日有畜牧马 老师、胡科长、太平镇宋镇长,高顺、龙门村两委主持调解中,由于太平镇及龙门村个别领导干部耍阴谋串通本地人,要搞所谓竞标,当场龙门村支书提出高于原价 30 倍的标价叁万元每年,中标方支付落标方 1 万元笼位补偿费。使我想不到的是在我赶回中江筹款之时的第二天,于 2008 年 7 月 17 日龙门村背着我就和本地人罗关友签定了一个假的场地租赁合同,不但未支付壹份钱的合同费,更没有给我一万元的笼位补偿费。由于罗关友有了假的场地租赁协议,用五仟元于 2008 年 9 月 22 日左右在某种兔场,购买 2600 只种兔发票证明,妄想骗取政府项目补助资金 36 万余元。罗关友从 2007 年年初就没养殖獭兔,并且他的兔场是租给何容、王琼秀、孙春艳等人在此养殖獭兔。 “ 5.12 ” 大地震中致使我场兔圈跨塌,砸死兔子 600 多只,其中种兔 310 只,直接损失 6 万多元,损失惨重。按照江油市人民政府抗震救灾指挥部通告,常住江油一年以上的外来人员就可获救助。我在太平镇龙门村养兔已五年,况且我事实上受损,应属救助对象,他们根本不予理会。反而村上采取威胁和各种手段骗取兔场钥匙,更换门锁,使我无法在场内居住。吃住都成问题,多次找镇上有关领导反映,都得不到解决、请他们吃喝玩乐。半年多来,只能住旅馆吃饭馆花掉现金 3 万余元。本可以在生产自救中挽回损失,却由于镇村个别干部的干预无法开展正常工作,只好隔几天翻围墙进去喂兔子,兔子饿的饿死,跑的跑掉,半年多来直接损失 79 余万元,现身陷绝境、身无分文流落他乡。一家五口分居四处,八十多岁的父母失去生活来源、失去亲人的照顾,现已卖血浆为供上中学的孩子筹生活费,面临着家破人亡的惨景。 三、 从项目规划到实施中,我作为真正的养殖户这些年也为江油的獭兔产业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在养兔五年来,从未向政府开口说过自己的困难,也未向政府要过一分钱。同时,也为江油当地政府增得荣誉和脸面,但却受到项目违规违纪操作流落他乡的惨景。就连 “ 5.12 大地震的救助也没有得到一粒米,一把灰面 ” 还处处受制。这种现象的发生说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拿我们返乡农民投资者合法利益于不顾,违规违纪现象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他们每月工资拿起、每天下午在河边或茶楼盖碗茶喝起、年终奖领起,找他们解决问题,给予拖起。却置老百姓生死于不顾。这样欺上瞒下的作法,党纪何在,天理何容?在我国大力提倡构建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的今天,特请领导为我们返乡农民投资者做主,看这种做法是不是符合构建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我们返乡农民投资者的合法利益如何得到保护,往后还会有返乡农民敢来江油 . 反映人:任述柏(附带本人身份证号码 510623197305137315 ) 电子邮箱: renshubo2009@163.com 2010 年 7 月 16 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OP

....这帖子无奈了....
的确有这种地方政府的存在...
但是 你发到这个论坛里来  能帮你的还真不多...
不如找些大媒体帮帮你吧..
你那边的事情 说穿了 在理论上就是上海市市长也帮不了你...权利职责很明确的...
愿好人一生平安
此贴 顶了
逆着悲痛...寻找最真实的自己...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