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短怪志

确实没有领悟。。。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回复 17楼 风剑 的帖子

是你笨么,我好像找到题目和内容的联系了,
  透过门底的缝隙
  能看见一双黄色的小皮鞋
  “我…我,我可以进来吗?”
我觉得是这里,不知道对不对。。。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短怪篇三——还你苹果

  非正常死亡的逝者属于非正常人类能量消耗者
  他们的身体和灵魂在双双分离之后,都会不程度的带着能量
  所以尸变或者是鬼魂飘荡在现实世界
  是人类能量的最后消耗过程
  所以,当你不小心偶遇这样的事情时
  请保持冷静
  这些逝去的身体和灵魂只是在短暂的消耗自己最后的能量
  他们的危害性是有限的
  只是,有一点需谨记
  非正常死亡必有一个非正常的理由
  正如世间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三三出差在异地,住在宾馆
  那是一家小县城的三层楼高的破败小楼
  她住在三楼331的大床房单间
  是三层楼拐角处最后一间
  门上有一张没有撕掉的小广告
  选择这么偏僻的角落,是因为这里安静
  为了当地野生动物申报国家保护
  她需要整理很多资料
  三三是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
  她曾经照料过难产的母狮子
  是个胆大且心底澄明的女孩

  晚上县里文化局的张副主任
  为三三提供了很多重要的资料
  其中,有不少是关于该地区一种稀有红鹿的二级历史文献资料
  张主任特意交待三三要小心保存资料,不要遗失
  直到很晚,三三才拾掇了大包的材料走出文化局。
  回到宾馆,草草的吃了两个肉包子就倒在床上睡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三三意识到身上被子一寸寸的往下滑
  她迷迷糊糊的拉着被子
  却明显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脸上喷出一口气
  睁开眼
  黑乎乎的房间里只听见她自己一个人的微弱喘息声
  是个梦吧
  
  三三开了灯
  去开洗手间的门,那该死的锁再一次卡住了
  已经是第三次了
  扭了半天,门终于开了
  坐在马桶上
  三三能看见洗手间门口大面镜子反射的房间里的境况
  床上的被子落了一地
  被角下面有一滩深色的污迹
  记得曾听过的一个传说
  被子爱拉在地上的人
  是被阴阳相隔的亲人牵挂着的
  他们的亲人从地下上来偷偷看望他们
  通常都会把被角撤下去护着嘴鼻
  被角隔着阴气,免得伤到阳间的亲人
  想到这
  三三条件反射的打了一个冷战
  她手伸到脑后
  挠挠忽然很痒的耳朵
  却无意中抓了一把头发在手里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那头发潮湿冰冷,是长发
  显然那不是三三的卷毛短发
  她手里的头发越变越多,也越变越长
  好似从三三头顶上慢慢垂下来的
  从温暖的被窝中出来的三三
  身体立刻冷却下来
  她鼓起勇气慢慢的,慢慢的抬起头
  向自己的头顶上方看过去
  那是一双幼稚的脸庞
  双目紧紧闭合,红褐色的血枷厚厚的糊住眼睛
  嘴巴诡异的闭合着,似乎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六七岁的女童
  垂着湿湿黑黑的长发
  她手里抓这一个干瘪瘪的小苹果,向着三三的方向递过来
  她的身子从浴室的通风窗里一寸寸的挤了出来
  被这样的情景吓懵了
  三三呆在马桶上不知所措
  
  “wing,wing”
  桌上的手机振动起来
  三三猛然回头
  即看见了镜子里自己和那不断从天花板生长出来的小鬼
  一时间明白了处境
  她嘶吼着冲出了浴室
  开了大门,夺路而逃
  跌跌撞撞至三楼楼梯口
  三三却忽然间想起来那一大包红鹿的证明资料
  其中很多是仅存一份的文献
  没了那些资料
  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三十几只红鹿
  最终无非是县里野味餐厅一斤五十元的主打特色菜——红烧鹿肉

  三三停下脚步
  她矛盾的看着331号房间
  焦灼的心令她不断的敲起这一层其他房间的门
  一扇又一扇,急切的求救声下却没有一个人应门
  三三无意却发现
  三层里这些房间的门口黏贴的小广告居然是一张张黄纸符
  类似她在唐人街上一家风水用具专卖店见过的为枉死者超度的符咒
  这里,真的有枉死者!!!!
  三三脑海里快速闪过这几日的画面
  每次上了三楼,三楼的过道里的灯都是她自己开的,
  之前还以为这里的客人睡觉早
  其实是三楼仅有她一个住客
  楼下的女服务员总是提醒她晚上十点以后,服务员都会下班,没有服务
  更叮嘱她十二点前一定要休息
  之前种种不解,此刻正好说明
  三楼,有鬼
  
  此刻,死寂的空气中传出了木门的吱扭声
  331号房间的门开了
  似乎房里那鬼是明白三三此刻矛盾的心思
  召唤着她的到来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当三三还是黄毛小丫头
  爸爸曾带她来过一个叫谜鹿摊的地方
  她在那里第一次见到红鹿
  红鹿体形娇小,成年红鹿和土狗一般大小
  有两只粗又短的鹿角
  红鹿活泼好动,喜欢小朋友
  当时五岁的三三还和一个一岁多的小红鹿来了一场角力
  那张和小红鹿角力的合照至今还存在三三的皮夹里
  
  在这么幽暗且紧张的时刻
  三三使劲回忆着那些关于的红鹿的美好往事
  想为自己找回一些勇敢
  却没发现
  刚才从天花板长出来的长发女鬼
  此刻,正站在她的身旁
  试图把那个干瘪瘪的苹果塞进三三的手里
  这只小鬼的手僵硬且冰冷
  三三感觉手里奇异的变化
  一甩手扔掉了苹果
  身子一软,向后摊在墙上
  双眼直勾勾的瞪着身边这小鬼
  
  那只小鬼被三三大幅度的动作吓了一跳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她的脑袋无力的耷拉着
  腥臭的黑色的眼泪流出她残废的双眼
  这小鬼满身是滴滴答答的液体
  身体浮肿过度,皮肤灰白中带青
  应该是淹死的

  “姐姐,还你的苹果!”小鬼边哭边说
  “我没找到妈妈,但是有个叔叔给了我一些苹果,现在我有苹果了,还给你”
  小鬼不停的重复着
  “姐姐,还你苹果!“
  “姐姐,我不是小偷!“
  她的黑色眼泪还在不断的留
  不知为什么
  三三对这个小鬼有了一种奇异的怜悯
  
  三三捡起了苹果
  状着胆子,小声对着小鬼说“你不欠我苹果啊“
  “你不是卖苹果的那个姐姐吗,不是吗?“
  “不是“
  “哦“小鬼应了一声就消逝了
  
  三三先是一惊
  当她回过神来,立即冲向331号房间
  收拾好一切重要的物品
  正要离开房间时
  她又看见了那只干瘪瘪的苹果
  真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情绪从她心底振荡开来
  恐惧、好奇、怜悯、担心交织在一起
  心就会无端的做出了一些奇异的事情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三三对着房间中的空气试探的问
  “小妹妹,你还在吗?“
  “恩,我一直都在“
  小鬼现身,正坐在三三落在地面的被子上
  她的身影似乎浅淡了一些
  三三放下手中的物品
  把苹果放在了小鬼的附近
  “你很喜欢吃苹果“
  “恩“
  小鬼回答的神情和一般的六七岁乖巧的孩童无异
  “能给姐姐讲讲你的故事吗?”三三很小心的问
  小鬼扭着手指,点头答应了
  
  这个小鬼生前李笑笑
  家在这个镇附近的一个“石坑”村里
  爸爸是这镇上的职高老师
  去年夏天,妈妈带她到镇上找爸爸
  结果母女不小心走失
  孩子在大街上找了一天妈妈,
  找累了就睡在街边的树坑里
  醒来看到一个摊子上买苹果
  饿晃了的孩子,捡起一个就吃
  买苹果的姑娘一见她
  就骂她是小偷的,来打带骂的驱赶这孩子
  笑笑哭着说,自己不是小偷,自己找到妈妈就一定还她一个苹果
  
  唉
  老天有时还真不长眼
  笑笑没找到妈妈
  却被镇上医院一个眼科医生看中了
  这眼科医生手头正好有一个病人
  是镇长的八岁瞎眼孙子,正缺一对眼角膜
  这泯灭人性的医生为了巴结那镇长,把自己媳妇孩子的户口办到镇上
  用一兜子苹果骗了笑笑
  就在331号房间里
  这白衣天使把笑笑的双眼挖了出来
  之后在浴缸了溺死了这个苦命的孩子
  那孩子,临死时手里正拿着要还给人家的苹果
  …………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短怪志3-还你苹果,,完。。。

 三三听完故事
  早已泣不成声
  她伸手将这个可怜的小鬼揽进怀里
  难得这个诚实的孩子
  始终记得要还人家的苹果
  这冰冷的世界又是怎样对待这样一颗赤子之心
  “姐姐别哭”
  小鬼伸出僵硬的手,试图抹去三三的泪水
  她身体的颜色变的更淡了
  在于三三的交往中
  她这一世的力量即将消耗殆尽
  这个可怜的小鬼遭遇枉死横劫
  又一心怀着还人家苹果的念想
  才把力量锁进灵魂里
  被拖延在这冰冷的房间,一日又一日的等待
  “姐姐,给我唱首歌好吗?”
  三三微微摇着怀抱里的小鬼,轻轻的哼起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我们将怀念你的微笑……”
  小鬼一点点消逝在空气中
  三三希望她的下一世明天都能微笑
  “你的眼睛比太阳还明亮,照耀在我们的心上……”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短怪志四——素女倩魂

 吕素素是翠玉堂一等一模样的花官
  乘丽日春景
  与一位熟识几年的豪客湖上泛舟
  不知怎的就落入水中
  那豪客性张,名弱胆
  素素落水之即
  只见他在船上着急跺脚
  却不见他施展架势救人
  素素自觉双脚似被人拖住在水中无限下沉
  知觉渐无
  
  素素的尸体顺着水流
  被送至鹅公岭的小河沟里
  洁白的尸身晾在河沟的石头滩上
  白花花的月光撒泻在泡涨的肉身
  一身绿衣裳在水中游舞、散乱
  远远的
  河沟旁的树林子里
  出现了一个又一个乱窜的影子
  
  不久
  这群黑忽忽的影子都围在素素的身边
  十几条血红色的舌头
  冒着热腾腾的气
  在素素尸身上一遍一遍的滑过
  有一张按捺不住的嘴巴咬向素素的左脚
  “慢着”
  一个凌厉的声音喝住
  那双阴齿只在素素的脚上烙下深深的梅花印子
  血红色的印子下
  几丝细细的血液顺脚腕滑落下来
  那十几只饿鬼似贪吃的锦鲤
  互相厮打着以吮吸这新鲜的滋味
  只有那付声音的主人置身之外
  她细细端详着素素的容貌身躯
  把一个念想横在心头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她赶开身边众鬼
  即使众鬼心有诸多不服
  也不敢违抗主子的命令
  这帮鬼徒生前是这聂小倩的仆众
  死后,小倩生父通过一追魂法师
  将这帮与小倩一道惨遭枉死的徒众的投胎签买了去
  硬生生只待小倩顺利投胎
  追魂法师才可放了这帮鬼徒去转世做人
  
  谁知小倩
  恋上兰若寺一轩轩韶举的年轻画师,名为王生
  迟迟不愿去投胎
  一帮鬼徒只得一夜复一夜陪着小倩姑娘
  不能西去
  隔三差五只拣些肥鸡死狗填填肚子
  刚歇菜不久的完整人肉身
  还一次未能领略
  
  此时,众鬼吸溜着口水
  蹲在地上等这小倩主子发号使令
  小倩早已将素素的尸身,除尽衣饰,平置地上
  撩起自己一只黑色长指
  于素素咽前至肚脐划开一道长长的血痕
  四溢的血腥味立刻引起众鬼的躁动
  如同剥荔枝乳脂表皮一般
  小倩耐心且饶有兴致的
  将素素一身皮及齐腰长发
  一圈又一圈
  细细的剥将下来
  
  随后
  向众鬼一挥手
  十几只黑影即扎进素素的粉红色的肉身中
  一头 四肢 五脏 六腑 不消片刻 片甲不留
  吞噬人肉的鬼徒
  最后一丝人性泯灭
  各个双眼血红变异
  瞳孔缩至米粒大小
  小倩未碰人肉,并未变化
  
  三年前
  小倩与众仆路遇鹅公岭
  遭遇奸人所害
  夜宿兰若寺被火焚致死
  各个死后均是一身无肉焦黑的人骨
  小倩凭借幻术变出美貌,曾多次会过王画师
  只是幻术不能持久
  温香的日子总不过多时
  而如今小倩手上这身人皮却能挨上一段日子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第二晚
  小倩穿上素素的人皮
  以鬼徒从村里尸体上刮来的尸油粘合接口,贴平皮肤
  抹粉叉簪,点红描眉
  转眼就是一副绝色佳人
  圆月空中高挂
  小倩带这素素的面目来敲王生画室的门
  “王公子,久日不见”
  小倩欠身向开门的王生招呼
  
  那王生开门
  见此佳人眼前一呆
  失魂道“何方仙女下凡。。”
  小倩浅笑不语
  举步迈进王生画室,寻一处坐处
  “公子可为我一画”
  王生忙点头,立即寻纸笔墨砚
  那画室有一面白墙正挂着一少女的侧面肖像
  
  二人边作画
  边聊起心事
  小倩观察王生多时
  早已熟知这人生活起居等等各种习惯爱好
  种花,只爱兰花
  点香,必混入薄荷与山茶
  诗词歌赋,挚爱李白李商隐
  诸如此类等等爱好皆说进这画师心坎里
  令王生心为之千颤万抖
  ‘如此天香美人真乃天赐我也’
  即刻,关于聂小倩本人面目出现的前景种种
  王生早已遗忘
  
  鸡鸣之时
  小倩告辞
  王生因画未果挽居小倩于于此
  兰若寺是一所荒弃的庙宇
  尚有三间大屋干净可用
  王生殷勤的腾出一间许小倩暂住
  王生的私念小倩早已了然
  之前与王生来往,他总会半夜时分潜进室内
  求欢若渴
  
  至此之后
  王生白日去镇上买画
  夜晚与小倩相会
  谈笑欢颜之后
  必酣畅云雨
  可惜时日一长
  小倩在镜中发现尸斑已上面目
  额头脖颈均已出尸体腐败的霉迹
  终于,他人的人皮也抵不得多时了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小倩多日居于王生之处
  其手下数十个饿鬼自初尝素素滋味,已欲罢不能
  近日大开荤戒
  加害了附近数十家老小
  小倩手下一婢女名秋婉
  夜夜碰一碗鲜红的人心来侍奉主人
  声称食人心可换皮肤美貌
  小倩虽做鬼三年
  从未食过人肉
  其良心未泯
  端来数十碗人心
  均被她厉声拒绝
  
  这一晚
  在红烛的映照下
  小倩在铜镜之中
  只见自己一张黯然面孔
  五官耷拉着
  了无生趣
  挽起刘海
  即见密密的青黑色的霉斑印满了额头
  一股子油脂从双鬓落下
  吱起红烛一阵阵的兹嚓声
  臭皮子的焦味即扬在空中
  身边的秋婉还在坚持
  让主子吞噬人心以换取容貌
  小倩正色道
  “我虽为鬼三年,但如此恶心的东西决意不会吃的”
  “以后,不必送这些肮脏的血肉来”
  秋婉无奈,只得在墙角处隐去
  
  须臾
  王生推门而入
  “小倩,快至画室,你的丽人图已完成”
  说罢,即牵着小倩的手往画室去
  越过昏暗的过道
  小倩悄施展法术,暂时还愿美貌
  却自袖间带出一缕异香
  王生闻香转身
  于小倩心间烙下深情一吻
  小倩心下只想
  “为了这般缠绵,即使吃人心也是值得”
  
  二人至画室
  王生将小倩画卷已挂至画室中央
  原先那位少女画卷此刻踩在王生脚下
  画中的素素娇秀可人
  对
  是素素
  绿衫黑发,一如当天泛舟河上一般清新
  王生将小倩身上这皮囊描绘的入骨三分,呼之欲出
  他也似迷了魂魂对着画叹
  “如此佳人,世上不存啊”
  
  小倩有些恍惚
  丝毫没了赏画的意趣
  只瞪着王生脚下的那张少女侧面图
  故意问道“这女子,从何而来”
  王生冷眼脚下的画卷
  抛出冰冷冷的解释
  “孤魂野鬼,庸粉之辈,她天生一双斗鸡眼,我刻意画一幅侧面,算是留足情面”
  继而,只沉醉于新画卷之中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短怪志4——素女倩魂,,完。。。

 小倩倚在王生背后
  问道 ”王生,可爱奴家?”
  王生转身将小倩拥进怀中
  也无限深情的回应着
  “爱,爱,爱,我爱你娥眉横翠,粉面生春,蜂腰翘臀,双峰玉润”
  小倩听罢,
  余一声冷笑
  一只手从王生前胸插入,后背插出
  翻手一转
  一颗跳动的心送活生生挖了出来
  当着王生稍存思想的躯壳
  大口大口的吃起王生的心来
  血肉汁四溢,沾了王生一脸
  
  此刻,秋婉现身在小倩身后
  “小姐为何要吃掉王生的心”
  小倩命秋婉捡起地下的画卷,
   “当日,她与我作这幅画时,赞我肌肤胜雪,眉目如画!今日,又这般诬陷,谄媚于这身皮囊”
  哼,什么翩翩公子,什么爱深意重……
  不过是,一个只识人皮,不识人心的淫荡无耻的下流胚子
  秋婉在小倩身后悄悄撇嘴
  心想“你自己又何尝不是”
  
  小倩以丝巾擦拭嘴角
  感觉新鲜的人心向体内传递的真气
  “恩,人心滋味还真是不错,秋婉,以后日日献来。
  秋婉趋前一步
  “小姐,听说,华村有一公子面如冠玉,眼如点漆,名为潘安,是否要去会会。
  小倩揉揉血红的眼睛道
   “恩,即刻引路。”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短怪志五——妆点

 卢姗姗是银行白衫黑裙的女职员
  在有空的时候也做做*不良词语*的义工
  基本上都是些只出笑脸不出劳力的软差事
  但是很能获得别人的赞美
  被贴上各式温柔漂亮善良可爱的标签是她做义工的初衷
  即五岁起
  “姗姗是个白雪公主”“多可爱善良的小妮子哦”“这小姑娘是天使啊”
  当她开始明白赞美的甜腻滋味时
  她的人生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此刻,她刚刚闯进门
  即把一层又一层的衣衫扯下来
  踢掉高跟鞋
  她在齐伟达盛大的家庭聚会胜出了
  将做为齐生的女伴出席
  为了把萦绕在他身边的狂蜂乱蝶气到七窍生血
  更获得满堂喝彩
  她必须令自己完美现身才可
  只是
  没有魔法师的灰姑娘又怎样才能变成白雪公主?
  
  冲进浴室的时候,她手里满是瓶瓶罐罐
  热辣的水在从浴缸中左右荡漾
  毒药、毒液带着诱人的气味纷纷落入浴缸
  这些是可以令她极速美白、焕然一新的法宝啊
  姗姗用细针把指尖点破
  放出一滴滴晶莹的血
  滴在一个本已经粉色的蜡
  血迅速渗进蜡烛
  凝结成为更深的粉色
  她要做一个做香薰浴
  蜡烛是在姥姥入棺材前
  她偷偷潜进去停尸间从肚皮上上一层一层刮下来的油脂,直到刮下来的油脂开始泛出血色他才停手
  一个懂行的师傅帮她把玫瑰精油和油脂混合
  制成了美白香蜡、护肤霜、润唇膏
  姥姥从她死去的姥姥身上刮下最好皮肤上的油脂
  她继而又从自己姥姥身上刮下油脂
  这是她家女人一代传一代的美白秘密
  
  姗姗从浴室出来是已经白了一圈
  赤裸的身体光滑如蛇
  丝质的睡衫不断滑落
  双颊粉红
  心跳加速
  仿佛褪去了十岁年华
  
  姗姗开始上妆
  手势完美精准
  神色居然肃穆
  如同一个暮年的皇后抢劫青春一般
  认真、狠命、癫狂
  她的目光有些散
  满脑子是一个骄傲的皇后如何收获胜利的辉煌
  所有的女人只剩下耻辱和愤怒的份
  羡慕是赞美、嫉妒是赞美、不屑是赞美
  其他的人都只是陪衬也只是陪衬
  卢姗姗的完美之夜正要盛放
  如同夜空的焰火
  加速度上升、打开
  霎那间,璀璨到死亡
  

[ 本帖最后由 下雨不打伞 于 2009-5-7 20:27 编辑 ]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短怪志五——妆点,,完。。。

 姗姗换上一身丝质的旗袍
  这是攒了半年的薪水在叶芝专门订做的
  订做前的预约就等了三个月
  雪白的大腿与鲜红的裙子相得益彰
  婀娜的曲线划一道S弧线
  姗姗对着镜子粲然一笑
  姥姥肚子上的油
  在她的嘴巴上放着光芒
  她胸口处那深红的团花
  在转身的瞬间
  更像是大口大口吐出的鲜血
  溢满全身
  
  她把上身埋在壁橱里搜刮合适的鞋子
  这些昂贵的鞋子刷破了她5张信用卡
  今夜的完美
  需要换回的除了五白万吨的虚荣心
  还要齐伟达——这个身价五百亿,能为她全部买单的男人
  本是一双耷拉在角落吃着沉重灰土的红布鞋
  被姗姗挖了出来
  这鞋子猩红面子,黑线纳边
  绿线捻住金线绣成朵朵小花散落在鞋面
  它老土、瘦小、肮脏不堪
  而此刻在姗姗眼里却是一双灰姑娘的水晶鞋
  它带着诡异的神采诱惑着眼前这个不顾一切的女人
  这双从姥姥脚上褪下来的鞋
  是一个裹足了四十多年的大家闺秀的出嫁嫁妆
  小巴掌大
  
  姗姗把鞋子套上脚
  看上去它只能覆盖脚趾一样
  脚跟光光的晾在外面
  姗姗找来白色的布条
  绑住脚趾往脚心里拗
  脚趾窝向脚心,骨节狰狞的响
  她勉强站起身把重心下压
  齐刷刷的爽脆声音
  十指俱断
  前脚终于进去了不少
  
  只是脚跟还突兀的露在外面
  姗姗从身后的水果篮里摸来一把小刀
  一刀下去
  一半的脚跟被削掉
  鲜血象小学生放学一样一下子涌了出来
  红红亮亮的闪烁一地
  还是不行
  手中的小刀一下下挥舞
  姗姗的脚跟似土豆块一样七七八八的撒在地上
  脚趾脚跟终于服帖的进了鞋子
  姗姗吁出口气
  
  面朝镜子
  她用沾满血的手指补了下唇上的妆
  对着自己的完美露出满意的笑
  她踉踉跄跄的拿起手袋出门
  双脚的血前赴后继
  画出一幅红地毯为她送行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可怜的小女孩。。。可悲的小倩。。。这个妆点看伐懂。。。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