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寻 梦

寻 梦

 又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关了灯心里有点发毛、还带着些许的不安,总感觉房间里除了我之外,一定还有些什么,可我拼命张大眼睛仍然是漆黑一片,突然想起今天是七月十五- -鬼节,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困惑我八年的梦境,更是无法入睡了,于是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捧起桌上的一面镜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一张眼睛,“哇!”吓了我一跳,我看到了一个黑影儿,自己吓自己,明知道那是自己。听说镜子是有灵性的,在零点时如果点燃一根白色的蜡烛,对着镜子梳头可以看到另一个世界——就是人们常说的冥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虽然我胆子很小,但我却对冥界充满着好奇。所以我常常会在午夜时对着镜子看,希望真的能看到那个神奇的世界,可这一晚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再盯着镜子看下去了,放下镜子,缩在毛巾被下,心跳得极快,是紧张还是害怕自己也说不清,就是感觉似乎会有什么事将要发生,可心里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在心里默默地数数,不知何时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又好像是醒着,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我又来到了这片小树林,好像起雾了,突然什么也看不清了,只有白茫满茫的一片,隐约中我听到喜乐声,我壮着胆子闻声寻去,迎面过来一支送亲的队伍,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说来奇怪,雾气在这个时候全散去了,而这些人仍然都穿着古时候的衣服,我穿过轿帘儿,看到了坐在轿中的新娘,红红亮亮的凤衣,漂亮的红盖头下闪亮的凤冠,还有一张苍白而忧郁的脸,时而看到一串串的泪珠滚下来,奇怪的女子,新婚竟然会这样的悲伤?!我的心底有丝丝的疼痛,这时我头痛的毛病又来了,那张脸是那么的熟悉,可我却如何也想不起是谁,我试图让轿子停下来,可是所有的人根本就当我是透明人,没有人看得到我,于是我拼命地喊,但是我却只听到喜乐的声音,正当我无注时,我看到新娘抬起泪眼看我,是的,她能看到我,她向我伸出手,眼中有太多的乞求,她似乎认识我,我看到她的口张了张,却听不到她说了些什么,这时她将一把刀子递过来,天啊,刀上有血,到底怎么了?乐声突然停了下来,我不敢转头,我想那怪风又要来了,今天我要坚持住,不能再让怪风吹走,我已经在这儿徘徊太久了,每天都在等待着解开心中的迷团,我听到尖锐的风声,听到哭喊的声音,同时我听到一个忧忧的声音在喊一个人的名字:“铃儿——铃儿——铃儿——”……遗憾的是我又在关键时醒了,现在我的心是一种非常失落的感觉,还有一种隐隐的痛,令我很想哭,可又哭不出来,眼前又浮现出那张忧郁而苍白的脸,和那双忧伤的眼睛……这个梦困了我八年了,每每想到这个梦我的头都会像要裂开一样的疼痛,那张脸,怎么会这么像?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闹钟,已经五点了,再也无睡意了,于是晃晃荡荡地走进浴室,洗漱完毕,我爬上了楼顶,同往日一样,我先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扭动着身体,我把这些动作视做是一种锻炼,太阳很快也起床了,我该准备上班了……  
  今天的精神很差,总是出错,经理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我身边转来转去。  
  “小美,今天精神很差,脸色很不好啊,是不是病了?”终于他还是忍不住了,“啊,没有,谢谢经理关心!”  
  “嗯,好吧,中午一起吃饭吧。”还没等我反驳,他已经得意地走开了,我明白他的心思,一直以来他对我很好,甚至同事们都在嫉妒我,如果没有那个梦,我想我会接受他,我不知道为何我会如此在意那个梦。以至于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我不是因为哥哥,或许我早就辞去这份工作了,因为我承担不起这份真诚。突如其来的阵痛,让我清醒过来,我得坚持下来,哥哥还等着我的钱医病呢。一想到哥哥,就很心酸,今天的一切都是哥哥给我的,当初因为车祸我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智力如同一个婴儿,张开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那么陌生,哥哥他没有放弃,他教我读书,识字,我们就这样相依为命地生活着,我是他生命中的唯一,哥哥似乎知道一切,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唯有柜子里那套凤袍的故事他从不肯对我说起,也不准我问,我知道他非常爱我,而我也同样爱他,或许那套凤袍里有哥哥心伤的往事,我不愿哥哥伤心,尽管心里充满着了好奇,但我绝口不提。我想如果这世界上没有哥哥,我不知道自己将会怎样。那段日子我是幸福的,快乐的!直到有一天,哥哥病倒了,他将我叫到病床边,告诉我关于那套凤袍的故事。  
  ……  
  “小美,最近你精神一直不好,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你哥哥好些了吗?今天你的脸色很差,要不要吃过饭我陪你去看医生?”看着倪俊一脸真诚,勉强笑了笑,“经理,我说过真的没事,谢谢您的关心。”  
  “不是说过叫我阿俊的吗?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的。”说着他握住了我的手,这个动作令我很不安,“倪经理,谢谢,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我还有几个文件没做完。”我挣脱了他的手,起身向门口走去。  
  “哎,小美,小美,你等等,哎——”我想我应该换个工作。  
  ……  
  今天带了些哥哥爱吃的豆腐干,我想哥哥看了一定会高兴的。真希望哥哥能早点好起来!  
  一边走一边想,突然看到走廊的前面很乱,不知道怎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加快脚步却看到医生将哥哥推进急救室。  
  “哥——,医生,医生,我哥他——”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脑中一片空白,……  
  一片混乱,根本没有人肯理我,似乎我是个透明人,我只能无注地站在急救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不停地祈祷着。“哥哥,你千万不要出事,求你了,为了我,哥哥,你要坚强一点!……”时钟滴哒滴哒地走个不停,我似乎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终于门开了,我看到精疲力尽的医生走了出来,我的心突然停止了跳动。  
  “医——医生,他——我——我哥——他——”我看到医生无力地摇着头,我的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知道是怎样走进了屋子,我看到一块白得刺眼的布盖住了哥哥的全身,包括头,轻轻地拉下布单,哥哥睡得很沉,哥哥总爱逗我,每次我去叫哥哥起床时,他都会将床单蒙住头,等我来拉,平时我这样轻微的动作他一定会半张着眼睛用沙哑的声音说“我的小公主,让哥哥再睡一会儿,一小会儿好吗?!”而我总是不依不挠,然后去瘙哥哥的痒,然后和哥哥笑成一团 ……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就这么结束了??凤袍的故事捏??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