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清明少年鬼故事

清明少年鬼故事

我无须证实这是个真实的故事。但是无论如何,你得相信。世上真有鬼神……  
  世上本没有鬼魂,只是人们胡思乱想得多了,也就有了鬼魂的存在。我一直坚持这个信念,所以,我喜欢走夜路,喜欢在坟冢上撒尿。(小时候)可是在那一件事以后。我变得乖多了。因为——撞鬼了!!  
  那年的清明。我象往年一样。在同一个日子,搭同一班车,去我表弟的家里玩。他那里因为是乡下,路很难走,车子一直跳啊跳啊的。在我的肺都快要掉出来的时候终于到达表弟的家了。当然是受到热烈的欢迎啦。当晚。万里无云。非常地闷热。我跟表弟商量,问他在晚上那里最是好玩。表弟一连说了十几个地方。我却总是摇头,在大家都觉得无聊得要死时。我灵机一动,问表弟:你这里有没有乱葬岗?表弟一听小脸都吓得白了,连连摆手说没有没有。我当然是不信啦。于是揪着他衣领说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我就把你去年偷你爸六十块钱的事。告诉你爸!!小孩子当然是怕大人多过怕鬼啦。所以当下急急地说出去乱葬岗的路向。但是很可惜我天生是个大大的路盲。所以听来听去都搞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于是乎揪着他衣服叫他带路,起初他死也不肯,罗罗嗦嗦地说那不能去啊。有鬼啊之类的话。可恶!!我偏要去一下,证明这个世上鬼只是人想出来的。  
  走在路上。凉风呼呼吹得不知多爽,我的心情也不错。所以把快被我揪得离地的表弟放了,任由他在前面带路。这时突然有一条黑影在前面闪了一下,吓得表弟跑了回来。推着我说回去啦回去啦。我推开他,迳自走到那里一看。靠。。哪是什么鬼。只是一条大大的钥匙,不知怎么的给吹得横在路中间而已。表弟走过来,说这么一条大钥匙哦,又怎么会风吹得动?我不耐烦地说:我说是风吹就是风吹啦。你人少少不懂就问!!表弟看我凶凶的样子不太敢出声。不过我想他现在一定在心里骂我。其实我的心里又何尝不是十五十六的。只是为了面子,我怎么都要撑下去。所以。路继续走。而钥匙就暂时放在我口袋里。以代表我根本不在乎。  
  走了不知多久。前面的山路都开始连树也不见一棵了,只是看见远远好象有一栋房子。黑漆漆的。一点灯光也没有。表弟说那栋屋子是乡下最有名的鬼屋,平时白天看都是阴气沉沉的。现在晚上,更加显得可怕。我不理他说什么。反而迈开大步比他走得还快。走到屋子的小斜坡前,看到门窗紧闭,了无人气的。就转过头来问表弟乱葬岗在哪里啊。怎么都看不到?表弟有点啼笑皆非地指指我的脚下说你正踩着就是啊!!  
  原来这就是乱葬岗啊。我低下头看。正是踩在一块硬硬的石头上。好象还有字。我蹲下来。只是隐约看到道光什么的。我想这只是个古代的坟墓吧。没什么可怕的。反而觉得有一些无聊。没什么特别。我就跟表弟说还要去鬼屋探险,也不管他反对不反对。揪着他衣服就走到屋子前。推了一下门。只是觉得沉沉的,纹丝不动,表弟矮我很多。他突然看到门的下面有个洞洞。好象是钥匙孔哦。我也就想不会这么巧吧。表弟这时也看着我。他脸色有点红。我说你是不是认为刚才捡的钥匙,可以开这屋子的门?表弟想也不想地用力点了点头。  
  靠。。吓得你这个衰样。我把钥匙插入洞洞。喀嚓一声。居然毫不费力地开了。我也不禁一呆。同时感到头皮有一点点发麻。好象有个人在轻轻地用针刺一样。而现实当然不是这样。我认为是心理效应。于是一用力推开了门。那门发出扎扎的声音。在宁静的夜里很是吓人。我勇敢地一步进了去。却搞到一头的蜘蛛网。等我清理了那些讨厌的东西后。继续前进。才发现这里地方广阔得吓人!!一眼望过去竟看不到对面的墙壁。我们在黑暗中手牵手象个盲人地走着。耳边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发出的嘭嘭声。我心中大感刺激。不自觉地抓紧一点表弟的手。他的手突然间一沉,差点把我都拉到了地上,我急急地问他干什么啦。他只是呜呜地说好痛好痛,有东西踢他的脚,这下子连我也吓怕了。只好大声地说:你吓我啊。我才不信哩!!有本事你出来给我瞧瞧,不要藏头露尾地象只小乌龟。。  
  四周回荡着我故作勇敢的豪言壮语,可是并没有人回应。这时表弟又“啊”的一声,我连忙问他你又怎么了啦!他说原来刚才是撞到了楼梯了。我一想。在大厅大概是没有东西可以玩的啦。不如上去二楼。于是又强拉着表弟的手一步一步摸着上楼。楼梯被我们踏得有节奏地响起来。很象是早期的恐怖片一样。嘿嘿。这又怎么吓得了我大内第一高手(小时候自封的)走到楼上。有一点点的月光洒在地上。形成一圈圈的光点。很是有点鬼片的味道哦,在隐约中看到楼梯的左边有两排房间。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角落。我的神经兴奋起来了。一把轻易地推开左边第一间房间。里面很臭。而且有一张烂得不成样子的床。除此之外就只有飘荡的窗帘。  
  跟下来我们依次打开了所有的房门。看到里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本来就是不可能有值钱的东西嘛)于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走廊的最尽头那一间房,这间房有点特别。因为别的房间都是单门的。它却是双门而且是上了锁。看样子满华贵的。我试了试真的一点也推不开。叫表弟也一起推。也不动。有点泄气了。这时表弟提起了我们捡的那一条大钥匙。我说你脑袋真笨。那碰巧只是大门的钥匙啦。谁个人这么笨把房门的钥匙和大门的钥匙一样哦。话是这样子说,我却一边把那钥匙塞进洞洞里。喀嚓。又是一声熟悉的响声。门竟然就应声而开了。我惊愕地望了望表弟。他无奈地摊一摊手。样子真是淘气可爱。我捏了他一下。深入到那奇怪的房间里。只见里面其实也很简陋。一张大大的办公台差不多快被老鼠蛀空了,上面满是牙痕,地下散乱地堆着一些烂烂的纸张,透过办公台我似乎看到后面有着一些发出闪光的东西。  
  本着好奇的心情。拉着表弟走到办公台的后面。看到地上斜斜地放着一个深红色的盒子。我蹲下看了看。那盒子是没有锁住的。扣子不知是什么时候被扯掉。已经锈得不成样子了。我的手慢慢地碰到了盒子的边缘。传来一阵阵好象是电到的感觉。但是又不是痛。有点痒。令我心跳加快了起码一倍有多,我不敢肯定这是什么感觉。但是我没有告诉表弟。怕吓着他了。总之。我现在感到一定有必要打开盒子来看看。于是。我双手都出动。左手紧紧抓住盒底。右手用力地打盒盖。盒子打开时,我的心紧张得快跳出来了。可是一打开盖子。我只是感到一阵阵的失望。原本以为是什么奇珍异宝。原来只是一只小小的怀表,表已经显得很旧很旧了。但是细看起来,做工还是不错的,翻过背后。借着一点点的月光,我看到那里被人刻了一些奇怪的符号。根本与表一点也不配。  
  我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就顺手把表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那时真是有点贪心哦)再仔细地找了一找。没有什么宝藏。我跟表弟都有点泄气。可是今晚都算是有点不错的收获了啦。我又把怀表拿出来看了看,对表弟说不如我们走罗,明天再来?表弟没有开始那么害怕了啦。但还是猛点头还扯着我衣服向外走。  
  但当我们准备下楼的时候。奇事发生了。前面的大厅好象是突然大放光明似的。灯光照得我们眼睛都睁不开。等我努力地把眼睁开时。却看到一幕在梦中也未必看得到的埸境。在刚才还是死气沉沉的一楼大厅里。现在起码云集了差不多有一百来人。全都穿着古代的服装,在超过五百支散布在各个位置的烛光中盈盈起舞。当埸吓得我和表弟傻了地张大口。一动也不敢动。他们好象一点也看不到我们这两个格格不入的人似的,跳舞的跳舞。交谈的交谈。一派旧时贵族大集会的样子。我和表弟这时脑袋空空根本不会思想。就这样傻站在一楼与二楼的阶梯上,看着他们在寻欢作乐。但是其中有一个女人令我们留下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在十几年后,我还深深地记得她那一头有如金瀑的秀发。那对似怨如泣。仿佛随时有无尽的情话向你倾诉的星眸。她显得那么的出众。又显得那么地孤独。好象是整个舞会的人都和她不相干。她是众星之中的孤星。她是世上最孤独的人。可偏偏身边一大堆的俗人都争相对她献媚。令她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动。为什么我可以读到她心灵的寄语?为什么我可以知道她有多么地孤独?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当时我就只有一种冲动。想走过去。到她的面前。为她做点什么。不管是什么。只要力所能及的。只要是她喜欢的。我什么也会给她。我不自然地从楼梯一级一级地走了下去。表弟好象看到我有点不太对劲。虽然他也是未从惊愕中恢复过来。可是还是及时拉了我一把。也就是他拉了这一下,就决定了以后所有情节的发展。也决定了我以后十几年的命运。所以我现在总是在想。如果当年表弟不是拉了我一下。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那个女人会怎么样的呢?不管怎么样。在不可逆的命运里。我只是一只小小棋子,并无一丝回天的力量,所以,我只有选择把这个故事讲下去。当时,我记得被表弟拉了一下。脑筋突然清醒了很多。立刻停下脚步,但是这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大阵阴阴的风。把我眼前的境象吹得灰灰蒙蒙的。象是快要随风飘散似的。我一惊。当然不愿眼前这么动人的境象消失掉,可是。影象越来越暗淡了。四周开始昏黑了起来。这时,我感到了那个美丽的女人望了一眼这里。只是一眼。我已经感到了一阵阵绝对无助眼光狂涌了过来。令我一下子感到了她一生所有所有的愁苦……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地喊了一句不知是什么地方的话。然后用尽全身的气力把手中的怀表向那个女人甩了出去。顷刻。整个大厅全部都陷入绝对的黑暗里了。什么影象都看不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世界象是一下子被抛进了虚空里。我整个人空空荡荡的。手足冷。不知自己怎么走出了鬼屋。也不知怎么走回了表弟的家。总之。那一夜。我绝对认为是我一生人之中过得最精彩。最动人的一夜!!!  
  后来。听乡下最老最老的一个长老说,那间大屋是旧时朝廷的一个外国大使的住宅,在哪时是这个地方最华丽最高贵的大屋。这个大屋里。曾经出过一对恋人。恋人的其中一方是大使的宝贝女儿,但另一个却是乡下的一个农民儿子。身份相差这么远当然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啦。老人叹息着说:后来果然如我所料,他们始终不能在一起,就在一个大屋最华贵,最奢侈的晚会举行的时候。大使派人杀死了那个青年,那个晚会大使的女儿也有参加。但是她在晚会进行到一半时,突然感到一阵悲哀的绝望,她知道。大使终于对她恋人下手了,她于是拿出暗藏在袖口的匕首自杀,在自杀前,深深地望了一眼当初跟那个青年相识的楼梯,不料,从楼梯的虚空中,突然飞出一件物事。她情不自禁伸手接住了。一看。却是她送给恋人的定情信物——一只怀表,她流泪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如果她自杀了。他会更加伤心。所以。这个女子活了下来。而且终身不嫁。无伴终老。到死时。一直抓着这只怀表。口里喃喃地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我知道一定是你。  
  我听得瞪目结舌。难道我在大屋看到的影象竟是几百年前的一埸舞会?难道是我用怀表影响了历史。而历史又同样不可思议地影响我捡到怀表?这真是一笔糊涂账了。但是我至少知道。这就是缘。  
  我回到城市里。忙碌的生活渐渐把儿时的记忆消麽掉了。只有这一件。大屋的探险。我将一辈子都会记得很清楚。我会永远记住那个闹鬼的夜晚。那个令人肝肠寸断的女人。那间……邪邪的大屋!!永远……永远……  
  年少哪个不轻狂?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