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百鬼夜行宴》特别推荐。。。连载中。。。

第六十二章 萤火虫的希望

    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小蝶无法控制的瘫软在了地面之上,额头上趴满了冷汗,呼吸急促的跟刚跑完马拉松一般。

    “妈的,到底是什么妖怪?!竟然能放出这么恐怖的妖气……”双手支撑在地面之上,小蝶无法控制的颤抖着,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刚才是如何支撑身体屹立不倒的。

    可怜了这对灵感异常敏感的狐狸精,毕竟越是敏感越能明白八歧是何等的可怕。

    相比下,吴倩还有走动的能力,第一时间的冲到了许哲的身边。

    可许哲并没有给任何人照料自己的机会,支撑着身体自然的站立了起来。

    “你没事吧?”停在了这许哲的面前,吴倩仔细的上下打量,并没有任何的外伤。

    “我没有……”话未说完,许哲一个匍匐,趴在了吴倩的胸口,激烈的咳嗽着。

    角度的关系让吴倩看不见许哲的表情,只觉得胸口变得格外的湿润。

    伸手一摸,掌心中全是鲜红的血,粘稠的液体甚至还带着许哲的体温。

    “怎么会这样?!”吴倩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明明刚才风并没有做什么实质的攻击,可许哲却仿佛内脏破裂了一般。

    “笨蛋,竟然强冲那怪物的结界?难道你真不怕死吗?”小蝶微微低垂着头,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与妒忌,“要不是他施加的结界强度并不大,现在你已经被反吞的灵气杀死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太“专业”的词语,让吴倩无法理解。

    “我们在说什么?”小蝶鄙视的笑,“我们就是在说,刚才他为了救你,差点丢了性命!”

    “我……”吴倩茫然了。

    “不要再说了!”许哲停止了咳嗽,站直了身子,眼神依旧是那么的冷酷,不带任何的感情。挥动着手臂擦干了嘴角残余的血,“我没有事,只是吐点血而已。小蝶你还有事情吗?没事快走吧……”

    “许哲……”由地面上一跃而起,小蝶的眼中只有责怪,“你带着她,迟早会被害死的。”

    该说的话说完,几个跳跃的前冲,小蝶的身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公园只剩下了这一对搭档,如果换上一对,一场轰轰裂裂的爱情可能就从这里开始萌发。

    但正因为是许哲,所以他没有看吴倩那愧疚的双眸,没有看她哽咽的模样。转过身,向着公园的出口走去。

    跟上了许哲的步伐,吴倩不敢太过的靠近,也不愿意离开的太远。

    只是默默的跟随着……

    小蝶的话就如同刀子一样切割着吴倩的心,努力回想两人在一起的这几天,自己真的和小蝶说的一样。

    不断让许哲陷入没必要的危险,而作为搭档,自己唯一帮的上忙的地方便只有开车而已。

    换成任何一个司机可能都比自己做的更好吧?

    低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了拳头,可还是感觉不到力量的存在。

    从踏入社会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无能?什么法学院第一的成绩,什么国家公务员的称号,全都无法掩饰自己的无能……

    “你在发什么呆?”前面的许哲停了下来,已经随手拦下了一辆TAXI,正开门等待着后面的人。

    车向着总部的方向行驶着,司机难得的很安静,没有无话找话的罗嗦,大概是发现车中的气氛不对吧?

    从上车后,许哲便一直侧头看着车窗外的夜景。而吴倩却是异常的忐忑,时不时侧头看下许哲的反应,好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一个红灯,车停了下来,引擎的轰鸣声很大,似乎在催促着什么?

    深吸了口凉气,吴倩鼓起了勇气……

    “对……”

    “谢谢你。”许哲的话将吴倩的“对不起”堵在了喉咙中。

    “谢谢我?”吴倩茫然了。

    “好话不说第二遍……”从始至终,许哲都是看着窗外,表情是那么的平淡,“现在有个命令给你。”

    “你说!”虽然不明白许哲今天吃错了什么药,但知道他并没有生自己的气,这已经够了。

    “今天的事情不许跟任何人提起,就是你的报告都不许写。”

    “为什么?”吴倩不明白了。

    “你知道潘朵拉之盒的故事吗?”许哲突然莫名其妙的问着。

    “是希腊神话中的潘朵拉吗?”吴倩并不是只有看教科书。

    “在神话故事中,潘朵拉之盒包含了世界上所有的灾难。病痛与瘟疫,不幸与痛苦,自私与贪欲。”轻轻的靠在了摇起的车窗之上,许哲的样子感觉是那么的疲惫,“这些都是他妈骗人的鬼话,是人类给自己的贪婪,与残暴找的借口而已。

    整个故事唯一真实的便是,世界真的需要一个可憧憬的‘希望’。

    即便它是渺小的和萤火虫一样,它都必须存在。”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吴倩是说真的。

    “我想表达的很简单,我就是那最后的希望。现代的社会已经被神遗弃了,能救人类的只有人类……

    如果让其他人知道,就是‘希望’在那家伙的面前都不值一提……

    在被杀死前,人心会更早‘死’去……”

    真的是那么的疲惫,伴随着窗外的霓虹,许哲就这样的睡去。

    看着窗户上许哲那张倒映的脸,吴倩笑了,笑容是那么的悲哀。

    “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背负的这么多?明明总是一副天下与我无关的态度……”

    车继续行驶在拥挤的马路上,这一夜吴倩看见了许哲不为人知的温柔与善良……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引用:
原帖由 下雨不打伞 于 2008-12-21 17:34 发表
今天所有的帖子都没人更新[tu:46] 。。
风剑你跑到哪里去了阿。。
不好意思哦~这几天都出去工作的。。。没在单位上网。。呵呵~~回家就忘记了。。玩游戏去了~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今天来不及看了,要停电了阿。。
你不是一般在白天更新的么,今天好晚,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结果 结果 结果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引用:
原帖由 下雨不打伞 于 2008-12-23 23:57 发表
今天来不及看了,要停电了阿。。
你不是一般在白天更新的么,今天好晚,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结果 结果 结果
白天就是再单位更新啊~~最近要去单位外面干活。。所以没空更新了啊。。呵呵。。只能回家更新了。。。可惜我回家容易被游戏诱惑。。HOHO!不好意思!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第六十三章 埋藏的力量

   清晨,又是一个明媚的开始,城市的运转和往常没有任何的不同。人类继续扮演着在社会中属于自己的角色,努力去做的更好。

    其中,妖怪也拥有属于妖怪的角色。

    对于八歧风来说,作为跨国投资集团的总裁,太多烦琐的工作都等待着他去处理。

    虽然他主要的工作为负责百鬼进驻此城,与“宴会”的编排,但公司的运营与决策,也不能有怠慢。

    所以不过8点而已,这总裁已在自己的办公室中翻阅着上报的资料。

    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便是左手腕上缠绕着雪白的绷带。

    透过落地窗的阳光让办公室变得温暖,有引人伸懒腰的魅力。

    可惜八歧却并不在意,继续安静的批阅着文件。

    直到,童子出现在了自己的桌前……

    “又发生了什么吗?”放下了手中的笔,八歧的笑容就如同阳光般和蔼。

    “大人,您吩咐我去机场接的人……并没有发现它的踪迹,请您责罚。”低垂着头,童子有点无颜以对,毕竟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出来吧,戏弄我的属下很有意思吗?”靠在舒服的沙发椅背上,八歧奇怪的说着。

    “没办法,旅行太无聊了,总要找点东西调剂一下生活吧?”一个轻浮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之中。

    那汇报的童子,猛然的转身,就在不过3米开外,本不见了的人竟直直的站在那里。

    “怎么可能……”童子倒吸了口凉气,只因为就是自己都未觉察到他的存在。仔细的又确认了遍心中的感觉,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丝毫的妖气,或者是人的气息,好像他就是一团空气一般。这样的状态,自己只知道八歧大人可以办到。

    “小子,别太相信自己的灵感了,偶尔也锻炼下直觉吧……”来人得意的提醒着,慢步走上前来。

    仔细的打量,一米七零的个头,一身日本传统高中学生灰色校服,一张斯文又普通的脸,却带着邪恶的笑容。

    “童子一直都干的不错,不用你来指责。”八歧似乎见不得自己的部下被人羞辱,或者说对这来人没有什么好感。

    “是吗?”无所谓的拢了拢肩,来人完全不将八歧放在眼中。再自然不过的坐在了八歧宽大的办公桌上,玩弄起金属摆球,“听说你最近这边进展很缓慢,天狗大人才叫我来看看,顺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帮帮。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注意你说话的语气……”童子已握紧了双拳,淋漓的妖气充实着整个房间。

    “收起你那可笑的妖气吧,我没心情再和你‘玩’了。”连头都未移动丝毫,高中生的嘴角挂着鄙视的笑。

    “童子……”八歧的表情变的严肃,童子本能的收起了妖气,愧疚的单膝跪地,表示着对大人的歉意。

    “你来这里如果只是想说这些的话,我想你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八歧回头看着面前的男孩,保持着一贯的绅士风度,否则他的下场就难以估算了……

    “还没有完,天狗大人可是有确实的任务交代给我。虽然没有必要让你知道,但还是告诉你好了……”男孩微笑的说着,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那便是听说最近你这边来了个很有趣的除魔人,所以叫我来,干掉他……

    别以为天狗大人在日本就对这边的情况一无所知……

    你的‘宠物’这次要在驯服前就死翘翘了……”

    “是吗?”八歧的反应意外的平静,“许哲还真是有本事,竟然能让远在日本的‘老天狗’都动了杀机,他要是知道也该受宠若惊了。你需要我们什么协助吗?我可以派人帮你……”

    “切,本以为你会露出点担忧的表情,没想到却是这样……看来他也没有什么分量。”男孩显得有些失望,“算了,就当是份普通的工作吧,你只要不打扰我就行。”

    说完,由那桌上轻松的落下,男孩消失在了办公室中,如同融进了空气一般。

    “大人。”见那讨厌的人已经离开,童子疑惑的问着,“您就这样让他走了吗?”

    “不然还能怎样?他并不属于我管辖的范畴,是老天狗那家伙的直属部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八歧看向了窗外清晨的都市。

    “可您的命令不是谁都不许轻易接触许哲的吗?”正因为明白八歧对许哲的喜爱,所以童子才不明白为什么八歧对这危险的家伙不加以阻止。毕竟凭借大人的权威,就算他是大天狗的直属部下,也决不可违背八歧的命令。

    “是啊,如果换成昨天以前,我或许会阻止甚至杀了那混蛋,以免许哲受到伤害。”如此的话并不证明八歧有多么的讨厌那嚣张的家伙,而是证明八歧是真心想得到许哲,“不过也正是现在,我好想知道在那人类的躯体里埋藏着多大的力量?”

    “埋藏的力量?一个人类?”童子想笑。

    “吃惊吗?我也同样的吃惊……”抬起了那只缠绕着绷带的左手,八歧缓缓解开了这雪白的束缚。就在看清里面包裹的东西之时,就连童子都是瞬间的瞳孔放大,张大了嘴巴。

    因为在八歧那雪白的手腕上,竟印着一个深红的手印,好象被无形的手抓住了一般。

    “真是厉害的人类啊,催动着灵压不光突破了我给他设立的结界,甚至还伤害到了我的身体……”看着自己手臂上的印记,八歧是越看越喜欢。

    “那家伙到底是人类还是怪物?”童子茫然的感叹着。

    “很快就会知道了,帮我们确认答案的正是刚才的‘鬼’。虽然他的实力没有他的嘴巴厉害,但终究他也是挂着‘神’的名号。”八歧等待着看一场好戏。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第*不良词语*章 杀戮的游戏

    “完了,完了!”一边奔跑,一边看着腕上的手表,已经是10点多了。吴倩有点郁闷,昨天要不是半夜2点钟许哲那混蛋还要自己跑去大排挡,取“玛莉”回来,也不会让自己睡过头。

    终于进到了办公大楼,吴倩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要不说人家也是练过的班子,穿着皮鞋也不影响那速度。三步并成两步,直冲到了办公室前,喘息的看看手表,还好,刚10点20。办公室里挺安静的,估计自己还是第一个报到的队员。

    当然,住在这里的许哲要排除在外。

    心情不错,满意的推开了大门,吴倩茫然了。

    就像老天故意耍自己般,那些懒散的组员今天来的倍齐,还都是一副严肃表情的坐在位置上。

    没有写字的,没有游戏的,连摸鱼打混的都没有。

    而许哲,铁锤,耗子也都是异常严肃的围在欧阳的办公桌前。

    “开会啊,这么安静?”低声自语,吴倩尽量将动作放的很慢,脚步也轻的让猫流冷汗,恨不得化成空气飘进去,只是不愿被人觉察到自己的迟到。

    “迟到了啊你?”可是,总有那不懂事的人,提起不开的“水壶”。

    本沉思般的许哲,在这“猫”刚走了两步时就打起了“招呼”。

    “还不知道是谁害的……”打断了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咽。

    随手关上了大门,坐回了属于自己的办公桌,吴倩本好好的心情又被彻底破坏。

    可刚坐下不到十几秒,便自然融进了办公室死静的气氛中。

    根本不用什么直觉帮忙,有眼睛都知道,今天的灵异调查科很是诡异。

    好奇的也围到了老大的桌前,才发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一部电话上。

    正在吴倩想提问之时,电话响起。

    老大的模样看上去竟有些紧张,手帕捂嘴轻咳了两声,才接起了电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反正老大在十三分钟的通话过程中只说了五个字。

    那便是“属下明白了……”

    挂上了电话,老大遗憾的摇了摇头。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他们是不会同意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耗子一副早就料到的模样。

    “可我们整理了那么多资料发过去,怎么也该认真考虑一下吧?”铁锤显得有些失落,毕竟就是自己都参加了“整理工作”,他具体负责按传真机的按扭……

    “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老大……”吴倩很少能从许哲脸上看见不甘心的表情,但今天见到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一旁的吴倩听得一头雾水。

    “禁令……”耗子回答的足够简洁,“许哲想申请对创始集团的国内禁令。”

    “这有那么困难吗?”吴倩不觉得。毕竟按照程序,作为安全局的稽查部门之一,只要整理的资料够充分,完全有能力要求任何公司停产,甚至将跨国公司赶出国去。

    “这有什么困难的?……”耗子都有点懒得解释了,“小姐,你到底明白不明白状况?创始集团你真以为和普通的财阀一样吗?别说想彻底清理干净国内的创始分支,就是命令所有跟创始有关系的企业停产一个月,都足够影响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点了。”

    “上面也是这样回复我们的申请,一副敷衍的态度。强调着我们这样做的严重性,还有什么对国际形象的影响……”欧阳只能淡淡的叹息。

    “也就是说即便狼就躺在我们的身边,我们也只能看着它是怎么将我们活活咬死的吗?”那下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了拳头,许哲又一次明白身为人的悲哀。

    “可惜我们所做的一切,甚至包括我们自身都没有得到世人与国家的认同……所以就默默努力吧,默默拯救这个可怜的国家……”欧阳似乎是在对许哲做着请求。

    “希望我们能撑到最后……”由座位上站起,太多的遗憾憋在心里,也只能埋藏着。许哲默然的向着自己的“床”走去,包裹在黑色的睡袋中继续呼呼的“发泄”。

    办公室一上午的气氛都很沉重,大概因为许哲的心情不好吧?

    一直到了中午,似乎出现了转机,不过却是“坏”的转机……

    中午12点整,那摇篮曲的独特铃声响起。

    “妈的,打错电话了。”睡袋中的许哲接通了电话,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只想挂机。

    “喂喂喂,别这么大的火气,你们国家的公务员都这么没有礼貌吗?”对面的人冷笑的讽刺着。

    许哲顿时由睡袋中坐起,朦胧的睡眼也异常的精神起来。

    “你是谁?”许哲的语气变的平静,但透着摄人的冷酷。

    “暂时你就叫我‘玩家’吧,有兴趣参加我的游戏吗?”并没有丝毫的胆怯,似乎因为许哲的认真对方更加的有了兴致。

    “对不起,我对带孩子没什么兴趣,想游戏你应该找幼儿园的阿姨。”尖酸刻薄的讽刺,就像许哲的招牌。

    “嘿嘿嘿嘿,看来你还确实挺有趣的。”对方的笑变得更加放肆,“可惜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游戏,参不参加你无权选择……

    游戏的名字叫,‘杀戮半小时’。

    由现在开始半小时后,我便会杀一个人,而你则要努力在这半小时内找到我。

    如果办不到,接下来的半小时,我便会杀两个人,以此类推。

    顺带的提醒你一句,离第一个半小时还有28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带我问你妈好……”

    电话中只剩下了嘟嘟的忙音。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
那么,有时间的时候其他的也顺带着更新一下吧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第六十五章 第一轮的失败者

  “耗子!”随手一抛,手机在天空中滑过一道清晰的抛物线。这几千块的“玩具”许哲并未放在心上,自己直接跳落了地面,整顿行装。

    “给我2分钟。”只是一抬手,便接住了落下的手机。连接上笔记本的传输线,耗子激烈的敲击着键盘,根本不用具体的吩咐,自己也清楚许哲要自己干些什么。

    “出事了吗?”欧阳发现了不对。

    “有个白痴,想玩游戏……”带上了那副漆黑的舍利手套,许哲的表情是那么的冷漠,“我现在就去‘玩’死他。”

    “找到了!”一个响指,耗子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屏幕,详细的地图与文字符号标出了那“玩家”的坐标,“看来那家伙是傻子,竟然用手机拨打,害我这么容易就到了,真是没意思……他在市中心步行街边,汪洋商城内,看坐标应该是大型游戏机广场里。”

    “耗子,征用你的黑珍珠。”既然是与时间的赛跑,那么必要的工具还是要配齐的。

    “算了算了,我跟你一起去,省得车坏了也没有人负责。”叹息的收起了电脑与手机,耗子跟上了许哲的步伐,一同跑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等等,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吴倩还坐在位置上,是看着这两人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她在挣扎,本能与意识的交战,本能的想与许哲一起出动,意识的明白自己就是一个累赘。

    没有等她的交战出现结果,一个人帮助她找出了答案。

    “今天迟到了,现在还想偷懒吗?”那本该已经离开的人,却刻意回到了门口,许哲一句讽刺的话,所以人都知道是对谁说的。

    “来了!”不用再挣扎什么了,吴倩迈开了步子追了上去,表情虽然依旧平静,但心里却是在幸福的微笑着。

    下到了地下停车场,那辆绚丽的黑色法拉利已经停在了电梯口前。犀利的引擎轰鸣如同急不可待的狮子,要去狩猎自己的猎物。

    “喂,你们当我是司机吗?快点好不好?”坐在驾驶的位置,耗子一副不爽的姿态。

    “等等,这车好象只有两个座位?”吴倩有点茫然。

    “是啊大小姐,想要我给你在车顶再按一个吗?”耗子冷嘲热讽的说,又踩了两下引擎,那轰鸣声真是百听不厌。

    到最后,果然还是吴倩坐在了许哲的身上,那高尔夫球包“坐”在吴倩的身上。

    要问这里面最痛苦的是谁,那便是开车的耗子。只因为硕大的球包一端正顶着自己的脸,直接导致面容扭曲,变成了臭脸。

    距离约定的半小时,还只剩下20分钟。

    在那游戏广场内,所有人依旧沉浸在机械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之中,却不知道死神的镰刀可能已经架在了谁的脖子之上。

    悬挂在广场正中的玩具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可惜注意它的人并不多。

    而其中,一个坐在赛车驾驶座上的青年绝对算是异类。他没有玩,但脸上的笑容却比游戏的人更加灿烂。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清晰。

    “喂,你玩不玩,不玩让一下,小子。”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手里拿着一袋的游戏币不耐烦的站在了青年的身边,看那架势,也不是什么好鸟。

    “你想玩吗?”青年笑了。

    “吗的,少跟老子废话,找揍啊。老子不玩站这干嘛?”男人似乎心情不好。

    “既然如此,让你也一起‘玩’吧……”微笑的让出了自己的位置,青年绅士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而男人只当遇见了*不良词语*,自然的坐上了刚才青年的位置,开始了“游戏”。

    “来不及了……”看看手表,距离那杀戮的时间只剩下了两分钟,而汪洋商城已经不过百米之遥。可惜这一百米却比爬更加的缓慢。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耍自己,正好在路口的位置一辆TAXI撞上了公交,一下就封了整条马路。最可气的是还围上了一群人去看热闹,车与车间的缝隙都被填满。

    一时间,上百喇嘛齐鸣的动静比防空警报更加嘹亮。

    那处理事故的交警都是急得满头大汗,不停呼叫着增援。

    毕竟这里是整个城市最中心的道路,每分钟的车流量都大的惊人。要是堵上半个小时,就足够引起十公里内水泄不通的景象了。

    可惜这些都不是许哲关心的问题,按开了天窗,硬生生将吴倩顶出了车外。

    “你干什么?”耗子是心疼被踩踏的车顶。

    “找路过去,一起来啊!”双手发力,支撑着身体爬上了车顶,耗子是看着许哲由挡风玻璃前踏过,借着车前盖跳跃上了另一辆车,那车盖之上甚至能找到清晰的脚印。

    最可气的是,背负着大包的吴倩也跟上了许哲的步伐,踏着车顶向前奔去。

    “妈的,回去跟你们没完!”怀抱着笔记本,叫骂的自己也爬上了车顶。

    终于冲进了商城内部,可正对大门的时钟已经清晰的显示着12点35分的数字……

    “不用急,那家伙的位置并没有变动,还在这里。”耗子喘息的说,看着笔记本上信号源,就在这大厦之中。

    “不,我们已经来晚了……”轻闭着双眼,许哲感受不到丝毫异样的气息,也正是如此才明白,“第一轮,我们输了……”

    同一时刻,那坐在赛车游戏机前的男人已经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面对着GAMEOVER的画面呆若木鸡。

    手中装满游戏币的袋子坠落了……

    晶莹的游戏币散落了一地……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难得能看见你在线
今年的目标:明年夏天穿着喜欢的比基尼在海边堆沙堡。。

TOP

第六十六章 追逐

    一步一步的靠近,显示屏上的信号源发出哔哔的响声。

    身边经过的人络绎不绝,脸上甜美的笑容是那么的快乐。他们并不知道身边已经有人失去了性命,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多么的幸运……

    一直走到了游戏机厅中,根本不用什么导航的确认,许哲只用目光瞟了下就发现了那呆滞的男人。

    那身边散落的游戏币正被一群孩子哄抢着,而男人却连一句阻止的话语都没有。

    “就是他……”快步上前,仔细检查着驾驶舱中的男人,许哲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灵魂被掏走了,而且掏得真是干净,在对方觉察到以前已经死了……全过程可能只是一个擦身而过的瞬间……”

    “我也找到了。”耗子可检查不出许哲检查的层面,不过搜身还是办得到的。根本没费什么力气,从那上衣口袋中掏出了电脑锁定的手机,“那家伙丢弃了手机,线索断了。”

    “现在怎么办?”吴倩轻声的问着。

    “打电话报警吧……”说着,许哲随手捡起了两个游戏币,坐进了另一边的赛车游戏舱中,“叫人来把这活尸体搬回总部,现在只能等那家伙再打电话来。”

    “凶手还会找我们吗?”吴倩有些怀疑。

    “会的,那些自认为一切都在掌握的嚣张老鼠,不调戏下猫,赢了也会全身不自在。”一个一个投进了晶莹的游戏币,许哲开始了“等待”。

    时钟如同倒立的沙漏,一分一秒的流逝,随着时针的旋转,吴倩的心也越发的紧张。

    如果这真是一场游戏输赢也到没有什么……

    可当发现第一个牺牲者时,这游戏便不再是什么游戏,而是杀手与警察的较量,输赢关系的则是人命。

    有时,吴倩真的很佩服许哲对生死看待的竟能如此平静。就是一边的耗子脸上都是愁云深锁,积极敲击着电脑,不知道再忙些什么。

    唯有他,已经耍弄着没有意义的游戏,为一个个转弯做着漂移的动作。好像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游戏,而且游戏一直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准确时间,12点45分,第二场已过去了一半的时候,许哲的手机再次的响起。

    根本不用看号码,许哲也知道是谁的电话。

    “这么晚才来电话,我还以为你已经逃到火星上了。”一手接着电话,一手依旧握着方向盘,许哲的样子感觉不到丝毫的紧张。

    “呵呵,既然我赢了就该得到奖励的时间啊?”玩家笑了,享受着胜利的快感,“如果你再输,我会间隔20分钟时才给你信息,准备好了吗?”

    “等我……”没有继续的交谈,翻身从座位上一跃而起,许哲直冲出了大门。

    “他怎么了?”耗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询问着身边的吴倩。可吴倩也和他同样的茫然,只是反应比他要迅速的多,跟随着许哲冲了出去。

    “一个两个都这样没礼貌?”合上了笔记本,虽不明白,耗子还是跟了上去。

    脚下发力,用尽全力的奔跑,许哲比谁都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要去哪里……

    刚刚电话之中那清晰的浪声与轮渡独特的鸣笛,都是在告诉自己,那该死的家伙在哪。

    而距离汪洋商城最近的长江码头不过五百来米,可惜这里也已经被那场车祸堵得死死。

    市中心的的人群远比洪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中部特大型城市的人口密度,在这里让许哲深深体会。

    街道一旁,已脱离了拥挤的路段,一群孩子正刷弄着街头特技。滑板,自行车,滚轴,全成为了炫耀的工具。

    “让开!”奔袭而至的许哲警告的说,可似乎并没有人听明白的,只觉得一个黑色的影由身边穿插而过。

    “耶?!我的滑板!”一个孩子叫喊着,脚下空空如野。

    “借我用下!”还没有得到片刻的缓和,只见一个身影一跃而起。背负着硕大的背包,吴倩跨坐上一辆银白单车,几个蹬踏追了上去。车主茫然的看着眼前已空旷的大地,说不出话来。

    “这些家伙,怎么就不能温柔点?”叹息的走到了一个孩子的面前,耗子接过单车的动作则要温柔的多,还特地亮了亮自己的警徽。

    同一时刻,在那长江之上,一艘轮渡正横行而过。

    作为建设中的大型城市,渡江的工具更多人选择的是宏伟壮丽的桥梁,奔驰迅速的汽车。

    许多人已经忘记了那缓慢且陈旧的轮渡……

    可船舶却有着它独特的魅力,那徐徐透着凉意的江风,船下涌动的滚滚江水。

    虽无诗中形容的悠然自得,但也有让人心情平静的魔力。

    斜靠在金属的护栏边,看着江鸥轻巧的划过江面,捕捉着自己的食物。玩家收起了电话,也开始了认真的思考……

    “这次的食物选择谁呢?”微笑的转过了身,看着一船熙熙攘攘的人,倒数的沙漏,让死亡变得更加的接近……

    身前的长椅上,只依偎着一对情侣。似乎他们对江风的冷并没有充分的认识,短袖的他们紧紧的靠着,彼此温暖着对方的身体。

    看那模样也不过是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孩子,可他们却享受着这短暂的甜蜜与幸福。

    是啊,和成人那用金钱堆砌起来的爱情相比,这还包含着童贞的依偎,显得更加的真实与值得信赖。

    “就是他们了……”冰冷的嘴角微微的上翘,玩家的笑容变得狰狞。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引用:
原帖由 下雨不打伞 于 2008-12-25 13:24 发表
难得能看见你在线
呵呵。。。最近比较忙。。。老是要往外跑。。。我也难得跟你同时在线呢~哈哈。。。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第六十七章 主动权

    风呼呼的由耳边吹过,中午的街道被太阳晒的微微发烫。

    可惜滑板上的许哲却感觉不到,微妙的控制着身体,左右移动的躲避着行人与车辆,码头的斜坡已清晰可见。

    身后的吴倩与耗子努力的追赶,无奈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之上,许哲的动作也没丝毫的怠慢。

    最后一条马路,那头顶的黄灯已开始闪烁。

    如同忽略了色彩的变化,许哲踏地的频率更高,沿着笔直的马路呼啸而过。一时间引起一连串刹车的尖叫,紧接着便是破口的怒骂。

    就是在后面看的吴倩和耗子都是倒吸了口凉气。

    “那小子就是个疯子啊……”耗子难得和许哲出门一次,由衷的感叹。

    而吴倩只能嘴角抽搐,庆幸自己与许哲不在同一件交通工具之上。

    沿着许哲“开辟”的通道,两辆单车并排的冲了过去。刚到码头售票处,看见的场面,只能用震撼形容。

    踏在滑板之上,许哲竟没有半分减速的意思,也不顾售票员的询问,直闯了进去。

    倾斜45度的极限长坡,一个飞身跳跃,脚下的滑板翻滚的旋转,稳稳当当落在了陡坡正中的护拦之上。

    那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如同老师的长指甲刮过黑板一般,撕心裂肺。

    绚丽的火花即便在白天也同样眩目,长达30米的超长护栏,估计全世界也没几个人敢如此的玩。

    并列的单车刹车在了长坡前,吞咽了口口水。

    吴倩都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勇气,沿着坑凹的石阶冲了下去。车身颠得噼啪乱响,就是想喊叫都怕咬断了舌头。

    “一对疯子。”耗子可不觉得自己的命是铁打的,放下了单车缓缓的走了下去。

    一直来到了停靠轮渡的灯船,才发现还是晚了一步,那载着玩家的渡轮已到了长江的正中。

    “一班船大约20分钟。”最后赶到了耗子站在了许哲与吴倩的身边,为他们命大的同时解说着轮渡的规则,“等我们过去时又要晚上20分钟。”

    “我可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浪费……”看看手表,已经是12点50分,距离下一个牺牲者出现还有不过十分钟而已。

    “必须追上去。”当许哲说话之时,目光却死死盯着灯船边一艘破旧的小巧渔船。

    “小子,你不会是认真的吧……”耗子有些后悔跟来了。

    “是他先要玩的,我奉陪……”

    于是,伴随着轰鸣的柴油引擎声,一叶“孤舟”沿着轮渡激荡起的波浪追了上去。

    站在船头,双手插在裤袋之中,任凭风吹乱了头发,舞动起黝黑的风衣。许哲就像天空翱翔的苍鹰锁定了自己的猎物,那只大江上行驶的渡轮。

    而吴倩和耗子可就没有这么“激昂”的斗志了,窄小的船棚中一人怀抱着一边的船杆,被颠得七昏八素,深深明白了什么叫做晕船。

    而坐在船尾的掌舵人则笑得如向日葵般,紧紧攥着手中的三张百元大钞,硬生生将小船开出了快艇的速度。

    也不考虑船散架了,今后吃些什么?

    正所谓要钱不要命,小船竟真在轮渡距离渡口五十米时拦了下来。

    许哲也没费力的解释,只是对天开上了三枪,船长心领神会的关上了引擎,双手抱头的趴在了地上。一整套动作是从前在海上遇见海盗时锻炼出来的。

    可怜现在在江上行驶,还是过不上“安分”日子。

    小船的主人似乎也被这几枪给吓傻了,看着最后的耗子翻上了轮渡,大气都没有出上一口直接掉头的开走,速度似乎比拿了钱的时候更快?

    来到了船上,随便的看了看,乘客也相当配合全都爬在了地上。

    而相比之下,那一对依旧依偎在长椅子上的恋人则显得格外特别。

    缓缓的走到了两人的面前,和许哲想象的一样,又是两具被挖空了灵魂的活尸体。

    看看他们脸上幸福的笑容,便可以知道他们死得并不痛苦,可能连丝毫的感觉都没有。

    “刚1点过2分,凶手还在船上。”吴倩异常警惕的打量着四周,那把被许哲抢过去的枪,现在就在自己的手中,并没有将子弹退出枪膛。

    “不,他已经不在了,现在估计正在某处看着我们。”许哲凭借的是直觉,也相信着自己的直觉,“算是你的仁慈吗?没有留下痛苦的一方……”用带着舍利手套的手,抚过了那两双已没有灵魂的眼,也是一种简单的超度吧……

    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他们都必须安息。

    “去通知船长吧,将船靠岸。”叹息的坐到了尸体的一边,许哲有些疲惫。

    “恩。”本想说些什么,可吴倩只能默默恩了一声,走去了船长室。

    “许哲,你看。”耗子从女死者的背包中发现了一个异样的东西,那便是一台宽大的商务手机。按照常理推断,女孩子肯带着这种“昂贵砖头”在身边几率低得值得怀疑。

    “查查号码和注册身份证。”许哲将自己的手机也交到了耗子的手中,一个设想在脑袋中成型。

    “果然没错。”耗子的脸上顿时出现得意的笑容,仿佛玩穿了什么超难的游戏一般,“这手机是第二次通知你的手机,号码查询为刚才死者的身份证注册,应该是刚才死者的手机。”

    “后面的事情不用我说了吧……”许哲明白耗子一定和自己想到了一起。

    “女孩的身份证我已查过,只注册了一个号码,而具体的地址也用卫星搜索了出来。就在这里……”转过了笔记本电脑,清晰的地图呈现在了屏幕之上。

    “也该我们当主角了……”下垂的双手握成了拳头,许哲已知道在哪去找这该死的混蛋。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第六十八章 黄鹤楼之战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靠在古老的城楼之上,默念着文人骚客对它的称赞,好像建筑本身都被这些诗句赋予了灵魂。

    黄鹤楼,江南3大名楼之一,历经不断的损毁,不断的翻修。

    今天,用最宏伟的姿态屹立与大江一侧,成为了见证WUHAN发展的古迹。有人说,WUHAN也许并不算一个值得去旅游的地点,能参观的东西也少之又少。

    可这黄鹤之楼,却用自身的文化与沧桑的历史,吸引着无数由WUHAN徒经的旅人。

    也让他们明白,那五十元一张的门票物有所值。

    而作为玩家,也同样被其所吸引。将这里做为下一场追逐游戏的场所,似乎让这杀戮的过程都变得诗情画意起来。

    站立在顶楼边缘护拦前,感受着独特清新的空气在体内循环。整个平原城市的脉动尽收眼底,有种一方称王的征服感。

    看了看腕上的时钟,1点20已到,自己得到的奖励时间变得更多,而可杀人的数目也变成了3人。

    掏出了那属于刚才女孩的手机,纯白的卡通外壳,悬挂着加菲猫的手机吊饰铃铛,在风中发着清脆的旋律。

    拨通了许哲的手机,玩家宣布第三轮游戏开始……

    “准备好来找我了吗?本以为你很厉害,已经输两次了啊……”玩家靠在边缘上,虽在叹息可嘴角却挂着笑容。

    “没关系,既然是游戏,不到最后我就还有机会,对吧?”许哲的语气也是格外的轻松,迈着平缓的步伐踏着平整的阶梯。

    “恩恩恩,就应该有这种永不言败的精神。快来找我吧,再过十分钟就又要有3个人死去了。而我也将获得25分钟的奖励时间,换句话说下一轮你也只有5分钟确认我的坐标了。”玩家的语气是那么的得意。

    “先挺过这一轮再说吧,谁输谁赢会比你想象的更快见到分晓。”许哲挂上了电话,留下了忙音让这嚣张的家伙思考。

    同一时刻,贯穿整座楼阁的广播响起……

    “各位游客请注意,因楼阁临时检查,请各位按次序的离开大楼。为表歉意,我们为游客准备了免费的上等好茶,在偏厅中等候。”

    本并不特别的广播却让玩家脸上的笑变得更加灿烂。

    “真是聪明的家伙,这么快就发现了‘规律’,这样游戏才有意思嘛……”收起了那独特的卡通手机,跟随在其他游客的身后,沿着木头的楼梯缓缓的走下。

    而在一层,唯一的验票口处,迎宾正在紧张的重复的广播着。那在站一边的耗子与吴倩都是一副严正已待的模样……

    惟有许哲背负着宽大的球包,就坐在出口边的金属护拦上,悠哉打量着由身边经过的人。

    “许哲!来了!”看着笔记本上显示的信号源已下到了二楼,耗子冷冷的提醒着。

    而吴倩收在身后的枪,也在无人觉察的情况下子弹顶上膛。

    “人撤了几成?”许哲询问着身边的迎宾,毫不理会别人紧张的近乎昏倒。毕竟许哲告诉她的是在稽查连环杀人犯……

    “已……已经快撤光了,大概只剩下最后一层上下来的客人了。”迎宾仔细清点着游客的数量。

    终于,过去了不过两分钟,最后的一批客人由楼梯口走了出去。熙熙攘攘二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几位外国的黄毛。

    耗子也将卫星信号近一步的放大,精确到误差不足半米,也就是说能具体锁定在个人的目标之上。

    一位,两位,三位……

    走出出口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越来越少,人的神经也越来越紧。

    呼吸仿佛也完全在这一刻停止了……

    直到第19位走到了出口之前,只差一步走出大厅。

    “许哲!就是他!”耗子咆哮的喊着,那坐在护拦上的他只是轻松的滑落便挡在了来人的面前。

    “把手放在头上!”一边的吴倩拔枪而出,怒吼的用枪指在了来人的脑袋。

    “啊!!!!”游客们慌张的快步逃走,就是迎宾都是转身的跑开。只有那几位外国的游客似乎见过太多的抓捕场面,竟好奇的站在不远处拍起照片来。

    “我……我做了什么?”双脚都在颤抖,不过十七,八岁模样的青年高举着双手眼中都渗出了泪光。

    “还他妈的装无辜?!”耗子微微上前,从青年的口袋中掏出了那带着加菲猫吊饰的卡通手机,“这是从哪里来的?!别告诉我有这方面的嗜好。”

    “我真的不知道……”就演技来说,这家伙足够当明星了。

    而许哲却一直未发一言,反倒颇有兴趣的打量起面前的人。那站在青年身后的最后一位游客,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六七十的年纪让他看穿了许多,眼中只有为面前这不懂事孩子的惋惜与遗憾。

    “耗子,吴倩,你们站开一点。”那下垂在身侧的双拳握得咯咯直香,手套皮革的摩擦带着摄人的气势。

    身体微微后移一步,右拳极限收于腋下,力量的聚集让许哲的这一拳仿佛拥有分山裂石的能力。

    光是看着,面前站立的青年已经吓的流出了冷汗。

    坚实一拳急速前冲,快得如同由面前消失了一般。青年紧咬着牙齿,紧闭着眼睛不忍继续看下去。

    “轰!”一声闷响传出,青年却没感觉到丝毫痛苦。

    怀疑的睁开了双眼,许哲那副冰冷的模样又是吓的自己一身冷汗。而那拳头似乎挥偏了一般,由自己的耳边穿过,挥到了身后。

    可怜一直站在青年身后的老人,那佝偻的身体完全的脱离了地面,硬生生飞出了五米,重重摔在了大理石地板之上。

    沿途还能找到依稀的血迹与短裂的牙齿……

    “你干什么?”耗子与吴倩都看傻了眼,毕竟想许哲失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你可以走了……”拍了拍那已经吓傻的青年,许哲让出了一条路。

    也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青年叫喊的冲了出去,快步的离开了“死亡”的边缘。

    “1点29分……我赢了。”擦拭掉了拳头上的血迹,换许哲的笑变得狰狞。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回复 86楼 下雨不打伞 的帖子

你怎么不在线捏?考试如何啦?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第六十九章 妖也杀 神也杀!

    “厄……”躺在冰冷的地板之上,老人缓慢的喘息着。

    鲜红的血混合着唾液滑过嘴角,滴落在地面之上。

    努力支撑的想站起来,可许哲的一拳仿佛粉碎了全身的骨头,老人只是尝试了两下,便放弃了。

    远远看去,他是那么的凄凉,又是那么的无辜。

    可惜在许哲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仁慈,或者说是丝毫的怀疑。

    “你……你为什么打我?”老人颤抖的轻声问着,眼中充满了困惑,却没有对伤害自己人的责怪,感觉是那么的善良。

    “理由?在你开始游戏时你就应该明白,当我找到你时,你的下场只有死而已……”迈着平静的步伐,向着大厅内部走去,高十米的房间中回荡着清晰且冰凉的脚步声。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明白!”老人只觉得莫名其妙,擦拭着嘴角的血。

    “许哲……”吴倩也有些犹豫,开始思考许哲是否真认错了人。

    “都不要过来,守在门口,也不要让其他人靠近……”许哲可没有什么担忧,即便自己感受不到面前老人身上有任何的妖气的存在,“你想继续保持这副模样,到我活活打死你为止吗?”

    “小同志,你现在在犯法知道吗?杀人是要枪毙的!”老人颤抖的向后爬行着,恐惧由身体每一个细节透发出来。

    “看来你真的想坚持到底……”一直走到了大厅正中,许哲终于停止了靠近,可同时也放下了背后的背包,再自然不过的取出了那把黝黑的宽大桃木剑。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低垂的额头,没有人能看见许哲的眼,只有冷酷的嘴角轻念着不变的咒文。

    空旷的大厅中闪过一瞬夺目金光……

    “你……是妖怪吗?”看着面前怪异的画面,老人茫然的自语着。

    “死吧!”身体宛如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许哲身体前倾,3次踏步便已到老人身前,旋转的重剑从空而落。

    “轰!”地面都在为许哲的一剑微微颤抖,接触剑锋的大理石地面都出现了裂纹。

    不过最为恐怖的并不再此,而是本该奄奄一息的老人此时已经跃到了半空之中。身手矫健的甚至能让体操运动员羞愧,只是几个三百六十度回旋,便落在了10米开外的地面之上。

    “有没有搞错……”这回换耗子与吴倩茫然了。

    “你还真是个水火不侵油盐不进的家伙,我这么委屈与凄凉的看着你,你还是毫不犹豫的全力攻击?要是普通的老头不被劈成两半,也要被你活活吓死了……”微笑的擦拭着嘴角剩余的血,刚才还佝偻的老人,现在站得比青松更直,声音也由苍老化为了幼嫩,“其实有个问题想问你,我的伪装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破绽,也没有任何的妖气存在,你凭什么发现我的?”

    “太简单了……”轻松挥动着手中的剑,附着其上的石屑全部的落下,许哲的眼中只有鄙视,“既然你是这么嚣张的家伙,当然要最后欣赏我被刷弄时气愤的样子,否则游戏也就失去了最本质的意义……”

    “就凭这个?”老人干笑了两声,这次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还需要什么吗?”许哲的问题等于抽了对方一记耳光。

    “哈哈哈哈哈……”放肆的笑声回荡在了大厅之中,捂着肚子,老人笑得都站不直腰了。

    身上的皮肤如同衣服一般缓缓的滑落,轻松后退了半步,玩家真实的模样终于展现。

    一副黑色学生服,清秀的脸庞,让人无法与拿人命当游戏的妖怪联系起来。

    “你真是太有意思了……怪不得八歧那家伙那么的喜欢你……”青年断断续续的夸赞着,还是停不住那摄人的笑,“竟然仅凭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挥剑杀人?你到底是人还是妖怪?”

    “果然和八歧那家伙有关系。”自然的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讨厌的号码。

    “许哲吗?终于想通和我合作吗?”看见许哲的来电,八歧还是一样的高兴。

    “去你妈的,又给老子惹麻烦。”骂完,心情顺畅了些许,挂断收进了口袋。

    脚下发力,双手握剑,身体前倾,许哲快得如同一道黑色的光,直冲向了那没有妖气的妖怪。

    停于妖怪身前,强大冲击力化为了身体的回旋。拖行的大剑都带起了气流,加速斩向了玩家雪白的脖子。

    “当!”

    可惜……许哲那流畅的动作并未做完,挥动的剑刚过一半,玩家只是轻抬一根食指,硬挡下来。更恐怖的是,本为斩妖触魔之厉器的桃木重剑,现在却连伤他皮毛的能力都没有。

    “怎么可能?”吴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子,虽然我也开始欣赏你了,但你似乎还是弄错了一个概念……”玩家的笑终于收敛了起来,在嘴角凝固成让人颤抖的邪恶上仰,“我可和你从前收拾的那些垃圾妖怪不同,因为我正确的称呼叫‘鬼’……”

    “鬼……”先反应过来的是耗子,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日本最有名,最可怕的妖怪之一……传说为地狱里的狱卒,本身界于妖怪与神之间……”

    “小子,注意,你的措辞……”侧目看着不远处“解说”的耗子,玩家提醒着,“我就是‘神’。”

    剑缓缓由半空落回了地面,低垂着头,许哲倒退开了3步,保持着三米的距离。

    “你似乎明白了点?”玩家点了点头,满意的放下了手。

    “神又如何?”那清晰的吐词回荡在死静的大厅之中,气温仿佛一下低于了冷下。抬起了那张冷漠的脸,许哲目空一切的表情从未变过,“没事来惹我……神也照杀!”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