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31 123
发新话题
打印

[其他] <故事接龙>刀灵 武侠开头 贯穿的却是一个感人的爱情(1.12更新)

<故事接龙>刀灵 武侠开头 贯穿的却是一个感人的爱情(1.12更新)

引子

  只听得擦的一下,一道白光闪过,那江洋大盗的头颅应声落地,血溅湿了一地。路边的妇幼都看得瑟瑟发抖,出刀之人却面无表情,手指缓缓划过刀背,幽幽地道:娘子,你今天已经饮了三十九名恶贼之血了,还饥渴否。

  刀身的青色映了一抹月光在他白净的脸蛋上,路人这才看清,这公子打扮的刀客,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上传说已久的艾滴,幽魂刀艾滴!

  曾经有人问起,刀灵的故事,艾滴总是惨然一笑,默而不答。江湖传言,曾有人在夜半听见他在屋里痛哭,与刀对答。听得人们都毛骨悚然 。

                   与阿朗闲聊于QQ开始的一个关于刀灵的故事
                          以上为阿朗的创意开头
                          2006.01.08.20:25始



  
幽灵刀追忆篇

(一)   空

西元1111年
那年,我11岁。母亲说,只要我打赢了空,就可以拥有一把自己的刀了。 空是和我同年的师姐,却比任何一个男子还要来的厉害。
三个月后,我才从她的手里拿到了第一分。师傅说过,要得到刀需要拿满10分,可是母亲的病已经越来越重了,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空,我们来一次决斗吧,如果我赢了,你要把剩下的九分都给我。”第四个月的时候,我在圣龄堂找到了做晚课的空,正式向她发出了挑战。
“我不接受没有意义的挑战。”空给我的感觉一直很冷漠,我不喜欢太过冷漠的女子,所以我一直不喜欢空,更不喜欢她的不可一视。
“我需要你剩下的九分,师傅说过,只要我可以挡的住你101式就可以取走那九分了。”
“可是你不能。”空突然正视我说,“一个月前的那一分,只是我的一个失误。”
空的眼神让我愤怒不已,可是我不能在圣龄堂与空比试。
“今夜子时,我在武场等你,我会等到你来为止。”
空看也没有看我就走了,我知道,我会等到她的。


西元1131年

“艾滴,今天我来替我的几个兄弟报仇,你的死期到了。还不束手就擒!”
“娘子,今天你又可以吃个饱了。”
也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周围的人甚至没有看见艾滴拔剑,这见那名高大的壮汉倒下了。
“我没有砍中你的要害,过个一个月你就会痊愈,只是武功全废了。我的刀只噬恶灵的血。”其实我今天并没有拔刀,因为我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特别凶残之人,想拔刀的刹那我感受到了娘子的恻隐之意。所以只是用念力让他倒下。

“贡,真的是你。”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找了你十年~”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我贡了,那是二十年前我在学院时师傅给我们取的学名。
我不想理会这个面若桃李却冷落冰霜的女子,心中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恨意了,同时却也不能彻底的原谅,她可以认出我也许是因为刚才用了念了的原因。

“看来你还是不能原谅我。”女子缓缓的走向我,“我承认,十年前是我故意失手的,可是,你也许不知道吧,那是师傅的命令。”
  我没有正视她,十年了,当时的真相到底是怎样已经于我无干了,如果说二十年前,我的人生是为了替爹娘报仇的话,那么,我剩下的岁月就是为了娘子,也许娘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仇在我20岁的时候就了解了,该死的人都死了。
“娘子,我们走吧,看这天,估计要下暴雨了。”
“贡!”身后的女子突然拉住了我,“就给我一柱香的时间吧,听我说完,我求你了。”女子跪了下来,泪如雨下,我第一次看见她哭,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她的无助,若是从前,我定会给她一个机会。
我甩开了她的手往前走,任凭身后的女子在那撕心裂肺的哭喊。


西元1111年

晚饭以后,我便等在了武场。

我是一个遗腹子,但是因为母亲的坚强,从来没有人因此而欺负我,母亲一直说,我的父亲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是每当我问到父亲为什么离开我们的时候,母亲只是沉默,时间长了,我也就不问了。

直到去年,我十岁生辰后的一天,母亲把我送到了武学堂,母亲说,这是父亲以前学习过的地方,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把刀,这把刀会伴我们一生,人们称我们这样的人为刀客。当我拥有自己的刀的时候,母亲就会告诉我父亲的故事。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每天努力的练习,师傅说,我们进了武学堂,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学名,但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叫贡,师傅说,以后我就会明白的。

母亲每个月来看我一次,每次,都会给我带很多好吃的,四个月前,母亲在见过师傅以后,告诉我,只要我打赢了空,就可以拥有一把自己的刀了。在武学堂里,每一级的学员中师傅会先挑选一名资质最好的学员,然后对她进行一年的严格训练,在她可以抵住师傅101式后便会赐于她一把刀。其余的人要在一年内与她挑战,直到也可以抵住她101式后便可以得到刀了,其中,如果有次比上次多挡住了10招便可以先得到一分。


很多别的师兄弟都已经拿到了3分以上,而我,是这里成绩比较差的,其实我一直很纳闷,因为无论是功力还是内力,我都不比他们差,但是每次与空对决的时候,她出招总是特别的狠。所以我在上个月才拿到了第一分。

“当 当  当……”子时的钟声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子时了……”我喃喃的自语道“空,我会等到你来的。”

今夜出奇的安静,我听到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空,是你吗?

……  ……


西元1113年   小雪

以前的小雪我都会带娘子回到灵岛,因为娘子说过,她出生在灵岛,她的眼睛还没有瞎掉之前和姐姐住在这个世外桃园,一直到那些人的入侵,岛上的大人都被残杀了,岛上所有的孩子都被带走了,然后那些人烧了所有的房子,娘子的眼睛就是在那次火灾中被熏瞎的。

也因为娘子的眼睛,所以中途被他们抛下了海,被一个好心的鱼夫所救,所以那个时候开始,鱼夫给娘子取了一个名字,叫小渔。

其实娘子的本名叫烨。

可是那次事件以后,我已经有五年没有和娘子回灵岛了。

记得我问过娘子有没有想过要报仇,她却反问我,报了仇之后呢?
就可以了无牵挂了?还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告诉她,那天,正是我杀了所有仇家的日子,就如她所说,我的内心有过一时的快感,却马上被无尽的空虚所占领,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将来还应该去做点什么,脑海里也偶而会出现刚才那些人死前的狰狞。

“烨,我们回来了,我答应你,等我杀了第999个恶灵,会在这里和你厮守终身,放心,不会等多久了。”我只有在灵岛上才会换娘子的真名,娘子说过,这个世界上,还会记得她叫烨的只有她的姐姐了,可惜不知道她是生是死,所以我答应她,我会把她的名字刻在我的心上。
“烨,还记得这个茅屋吗?是八年前我第一来的时候盖的,那个时候,我还打了一头大黑熊,结果你和怄气了好几天,就因为是只怀孕的母熊。呵呵,结果三天,我都不能拔刀。”
“烨,既然空已经找到我了,看来师傅也会很快的找来了。我一直不想和师傅动手,毕竟他也是我父亲的师傅。”
“烨,我知道,你一直想让我原谅空,可是,我怎么可以原谅害死你的人,如果不是她,我又怎么会把你的魂封在了刀里。”
“呵呵,烨,你看,我们院子里种的梅花今年终于开花了,是不是说,我们就快可以团聚了呢。烨,你看到了吗?”

……   ……   ……






————————————————————————————————————————————————————————————————


本故事为接龙游戏,故事分一线和二线

一线是本人继续故事的原来情节,二线是有兴趣来玩的个位充分大家的想象。

另外,为了增强故事的可看性,每次的接龙故事不少于400字,谢谢.

嘿嘿,期待大家的参与哦.

我会即使把一线的发展更新在本楼

二线的发展更新在2楼~
我的新作 <<猫又>>  <<散文>> 即将隆重推出.

没有复杂的剧情,我只是在叙述生活,而不是描述生活.

TOP

二线故事发展....
我的新作 <<猫又>>  <<散文>> 即将隆重推出.

没有复杂的剧情,我只是在叙述生活,而不是描述生活.

TOP

残刀月华

(一)




“每个人都给我努力点,听见没!二十多天后这块土地就是全江湖的注目了,你们要工钱的就给我卖命!”筑台上一个中年男子一身锦衣华杉,戴着一顶黄麻的帽子,用镶金红丝绣着一个“杨”字,正挺着铜炉般的肚子,指着工地上的乡下工人们吼道。

他身旁贼眼眨巴的男子在这个中年男人耳侧细语道,“胡管家,今天来的江湖客又多了三十余人。重要的角儿有‘铁背虬柳’龙萧,‘泛水仙子’邱可羡。而且……还有那个……”

“谁?”胡管家粗鼻一哼。

“就是那个呀,去年迷得您家女儿团团转的‘南山剑客’钱秀清。”

胡管家訾须一颤,整个嘴巴气得撅成了只粗面馒头。“他小子也想来杨家堡参加比武招亲!”这句话胡管家越说越响,声音远远从筑台上传到了工地上,好几个工人都抬起了头。

钱秀清的名头还不算响,但琴南庄钱家却是江湖无人不知的大门派。大约百余年前琴南庄出了一位武学奇才,使一柄南山剑,因为他从不透露名讳,江湖人便以南山剑客相称。他以一套七七四十九剑‘清琴伤音剑’大破江南栖霞庄,塞北虎牢庄,从而使琴南庄成为江湖第一庄,隐隐有与引领中原武林百年的冲天堡杨家堡一争之势。江湖人为表对琴南庄庄主的敬重,每任新庄主都以南山剑客相称,而那把曾经让江湖为之震颤的青紫色南山剑也一直成为钱家代代相传的庄主信物。

所以一听说南山剑客,即使是孤陋寡闻的乡下工人也不禁有几分动容。而对武林传闻略有所知的几个年轻人更是唾沫横飞,加油添醋说了起来,惟恐旁人不知自己有多所谓的博学。工地上只有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自听见“钱秀清”三个字后一直默不作声,只是轻轻攥紧着拳头。他右手一道浅浅伤疤在握拳时候更加突显破裂的感觉。

“唯,小艾,你干什么呢,你是不是病了,脸色好差!”他身旁的一大汉抗着横木问道。“你名字里有个‘滴’字,不会人也娇滴滴吧!”

那个姓艾的少年侧目望着身旁的大汉,眼角微扬,剑眉双锁,一字一顿道:“我的名字是我母亲取的,请你不要拿这个字来开玩笑。”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6-1-14 04:40 编辑 ]

TOP

泪色雨滴
(一)



“二夫人,您怀了孩子,早点歇了睡吧。”丫鬟小橘轻轻将被沿提了两个角,裹住斜倚在椅子里的怀孕的少妇。

“不,我还不睡。我想等相公回来,他今日未时已经动身出门,此刻已过子牌,为何还不归来。我心里担忧。”少妇脸色惨白,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雨水,一直打在芭蕉叶上,音色很脆,仿佛归人的马蹄声。

“二夫人,您身体要紧……”话音未落,一人推门走了进来,正是当家的拜把子兄弟,武扬飞。只见他满头不知是汗还是雨水,一滴滴落在地上。武扬飞气喘吁吁地说道,“凌霜姐,艾大哥出事了。”

凌霜乍听之下,整个人险些从椅子上摔落下来,幸而小橘上前将她扶住。

凌霜急促问道:“今日不过只是琴南钱家在十五里外的蓝田镇摆宴,感谢上次我家相公为他们保镖而已,又怎会出事?”

武扬飞眼神闪过一丝犹豫,然后急忙说道,“钱家的人很快就走了,我和艾大哥正准备回镖局。谁知……谁知……”

“武二哥,你快说呀……”说话之间,凌霜已经披上了外衣,虽然怀了孩子,但烛光依旧衬着她如水的长发和白色如雪的肌肤,不由得让武扬飞看得有点痴了。

凌霜望见武扬飞脸上的表情,脸上也是闪过愠色。武扬飞也是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说道:“凌霜姐……”

“说了多少次了,我成家之前与你相识,相交甚笃。你以我闺名来唤我,我们本是江湖儿女,我也不以为忤。但此时我已经与你大哥成婚年余,我都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你又怎么可以继续这样称呼我呢。”凌霜语气中有一种淡淡的威严。

武扬飞低着头,咬了咬牙,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大嫂。”

凌霜这才脸色温和了许多,“二哥,快告诉我,我家相公如何了?”

“跟我来。老徐,背马!”武扬飞转身已走出房门。凌霜正欲随他而去,小橘拉住了她的衣服,“二夫人,您的身子……”

凌霜握住小橘的手摇了摇头,便拉了拉外衫的衣襟,取了把油纸伞,往门外冲去。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6-1-14 05:39 编辑 ]

TOP

残刀月华

(二)


大汉显然也是被少年的气势慑住了,楞了下后傻傻笑道:“我这不正和你开玩笑来着吗,你既然身子无恙,那我们继续干活吧。

艾姓的少年大约也是觉得对身边人无端动怒有点说不过去,便不再多话,只是低首做起工来。

远远筑台上,胡管家和他身侧跟班的说话声又立马掐小了。胡管家对着工人们几句喝骂,工头们就识相地赶着工人们做起体力活来了。

艾姓的少年也是跟着队伍里,只是耳朵却丝毫不离胡管家的说话内容,凭他的内力,才几十丈外的距离,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胡管家,那姓钱的可不是好惹的。何况,我们若是动手不慎惹出祸事来,这该如何收场?”

“裘四桂,你还真胆小怕事!那个家伙仗着自己小白脸,居然勾搭我千娇百媚的女儿,他难道当我‘穿山铁指’胡开甲的枯山指是假的吗?”

“胡管家息怒。我跟您做事那么多年了,怎会胆小呢?只是万一闹大了,变成冲天堡与琴南庄两派的冲突,庄主知晓的话只怕您也保不住您自己呀。”裘四桂谄媚的语气听在艾姓少年的耳朵里,着实鸡皮疙瘩掉落了一地。

就在胡开甲沉吟未答之时,从西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叫唤声。“爹!您在哪啊!爹!听说他也来了对不对?”工地上的工人齐齐望去,西边正走来一女子,腰枝足有四尺,走起路来左摇右扭,脸上更是涂满脂粉,一身花花绿绿。

她的出现可把许多工人给逗乐了,艾姓少年身旁那大汉也笑得直不起身。

“齐三大哥,你笑什么呢?”艾姓少年举头问道。

“艾兄弟,你没来几天不知道。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胡管家的千金。”

“只怕她也重有千斤吧!”身旁的工人们不知道谁说了这句,大伙可都给乐了。

齐三又接着说:“之前胡管家提到那个什么钱什么来着的,知道他为什么动怒吗?正是因为他女儿去年有次看上了他,可人家相貌堂堂,怎会对这肥婆动心。从此胡管家便对天下姓钱的男人恨之入骨,平时我们招工从不收姓钱的人的。”

说话之间,胡开甲已经拉住女儿的手询长问短了起来。

艾姓少年若有所思地望着胡开甲女儿的模样许久,然后忽然转身冲着齐三笑了笑,又低头抗木材去了。

“看来要挑起杨钱两家的冲突,借机报母亲之仇,得落在这个胖女人身上。”他心里想道。[/
color]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6-1-15 14:11 编辑 ]

TOP

泪色雨滴
(二)


雨依旧不停地下,凄凄落落洒在马车顶棚上。凌霜坐在车里不断向外张望,武扬飞不断挥舞着马鞭赶路。

“武二哥,到底我家相公怎样了,你为何还是不愿意告诉我?”凌霜蹙起了眉头,张皇之色溢于言表。

“凌……大嫂,我说了啊,大哥的伤势不重,只是雨夜我们不能将他挪回屋子,怕伤势恶化。”武扬飞低首说道,“所以我才先回家带你过来。看见了没,亮灯的地方就是蓝田镇了,过了这座木桥就该到了。”

“只是我们龙翼镖局的四大护法,你,刘三哥,韩四弟与我相公同行,他也会被人所伤,只怕这次我们的对头实力不弱。”只要不提及家门,凌霜依旧是当年聪颖的样子。

“哎呀”只听得一声残呼,黑雨里远方射来数十枝箭,枝枝向武扬飞身上招呼过去。武扬飞也是一个咕咚从马车上摔了下去,跌入桥下的溪流里。

“武二哥,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雨水依旧滂沱,溪流也是湍急不止,转眼他已经被冲走,再听不见凌霜的呼喊声。

凌霜赶忙拉住僵身,下了马车。往射箭的方位望去,静静站着三个黑衣人。

“你们是什么人?!”凌霜从衣袖里轻轻取出三枚天女绣花针,这正是她曾经叱咤江湖的暗器。

“凌姑娘,我们是蜀西青莲教的。当年你当家杀了我们三五个兄弟,今天我们是来报仇的。我们从不杀妇孺之人,今日就饶你一条性命。”中间那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伤了我家相公的便是你们?”凌霜已紧紧扣住天女绣花针,正准备出手,心中却想:“蜀西青莲教?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一个门派,而且我家当家的从来没去过西蜀,甚有奇怪。”

却容不得她细细推想,只见最左首的黑衣人轻轻一抬手,三把霹雳雷火弹已经袭向面门,凌霜一个后跃,避开了雷火弹,但雷火弹已经砸中了马车。马车瞬间火光冲天,在马匹的嘶叫下与木桥一起裂成碎片,掉入了溪流。

“我们可不敢拿自己的胸腹去尝‘巧织仙子’凌姑娘的天女绣花针啊……”阴阳怪气的说话声已经渐渐远去。那三个黑衣人迅速施展轻功,转瞬消失在视野里,凌霜站在溪流岸边,望着炸碎的桥,和天上黑色无休的雨,束手无策。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6-1-14 04:43 编辑 ]

TOP

西元1113年   小雪

以前的小雪我都会带娘子回到灵岛,因为娘子说过,她出生在灵岛,她的眼睛还没有瞎掉之前和姐姐住在这个世外桃园,一直到那些人的入侵,岛上的大人都被残杀了,岛上所有的孩子都被带走了,然后那些人烧了所有的房子,娘子的眼睛就是在那次火灾中被熏瞎的。

也因为娘子的眼睛,所以中途被他们抛下了海,被一个好心的鱼夫所救,所以那个时候开始,鱼夫给娘子取了一个名字,叫小渔。

其实娘子的本名叫烨。

可是那次事件以后,我已经有五年没有和娘子回灵岛了。

记得我问过娘子有没有想过要报仇,她却反问我,报了仇之后呢?
就可以了无牵挂了?还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告诉她,那天,正是我杀了所有仇家的日子,就如她所说,我的内心有过一时的快感,却马上被无尽的空虚所占领,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将来还应该去做点什么,脑海里也偶而会出现刚才那些人死前的狰狞。

“烨,我们回来了,我答应你,等我杀了第999个恶灵,会在这里和你厮守终身,放心,不会等多久了。”我只有在灵岛上才会换娘子的真名,娘子说过,这个世界上,还会记得她叫烨的只有她的姐姐了,可惜不知道她是生是死,所以我答应她,我会把她的名字刻在我的心上。
“烨,还记得这个茅屋吗?是八年前我第一来的时候盖的,那个时候,我还打了一头大黑熊,结果你和怄气了好几天,就因为是只怀孕的母熊。呵呵,结果三天,我都不能拔刀。”
“烨,既然空已经找到我了,看来师傅也会很快的找来了。我一直不想和师傅动手,毕竟他也是我父亲的师傅。”
“烨,我知道,你一直想让我原谅空,可是,我怎么可以原谅害死你的人,如果不是她,我又怎么会把你的魂封在了刀里。”
“呵呵,烨,你看,我们院子里种的梅花今年终于开花了,是不是说,我们就快可以团聚了呢。烨,你看到了吗?”

……   ……   ……
我的新作 <<猫又>>  <<散文>> 即将隆重推出.

没有复杂的剧情,我只是在叙述生活,而不是描述生活.

TOP

历史上的1100~1144

北宋(960年到1127年)
   960年 北宋建立
   979年 北宋结束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
   1005年 宋 辽澶渊之盟
   1038年 元昊建立西夏
   11世纪中期 毕晟发明活字印刷术
   1069年 王安石变法
   1115年 完颜阿骨打建立金
   1125年 金灭辽
   南宋(1127年到1276年)
   1127年 金灭北宋 南宋开始
   1140年 宋 金郾城大战
   1206年 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政权
   1227年 蒙古灭西夏
   1234年 蒙古灭金
   元(1271年到1368年)
   1271年 忽必烈定国号元
   1276年 元灭南宋
   1351年 刘福通等领导红巾军大起义
   明(1368年到1644年)
   1368年 明朝建立 盟军攻占大都 元亡
   明初 开始修建明长城
   1405年——1433年 郑和七次“下西洋”
   1421年 明成祖迁都北京

TOP

贡 好想告诉你

贡:

  我在你刀里日子过的很好,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情,和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了心里,却不能用任何的言语来表达,可是我知道,你能感觉的到.

  十年来,你为我杀了那么多的人,虽然那些都是恶灵,但是,你可知道,我吞噬着每一滴血的同时是那么的为你心疼,你每夜都会为刀擦拭,你的手指滑过刀际,我却不能让你感受我的温暖,假装坚强的你总是在深夜泪流雨下,你的泪水滴在刀上,流进我灵魂的深处,我却连"爱你"这句话都无法讲……

  贡,如果爱我让你如此的痛苦,我宁愿我们从未相遇。

                             烨

  

[ 本帖最后由 烨小渔 于 2006-1-12 13:40 编辑 ]

TOP

如果时间可以倒转

西元1110年

那年,我九岁.

我和别的小孩一起带到了一个武学馆,在那里,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现在的师傅给我取的名字叫空.

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眼神空空的缘故吧.

我被选中做了这届的第一个拿到刀的人,记得还在灵岛的时候,长老曾教导我们,作为灵岛的孩子,我们是不可使用任何武器的,因为我们本身就是武器,灵岛出生的孩子与生具来就有巨大的念力,长老教导我们要好好的利用,念力和我们的心志相同.

可是我不得不拿起刀每日的练习.为了见到我唯一的亲人.

在来到这里以前,我叫凌,还有个妹妹叫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


西元1118年

那年,贡走了.

贡是我的师弟,在我入门后的一个月入的门,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师傅带着身材还不高大的他来到武场,告诉我们他就是我们的新师弟,叫贡.

我无意看到了他的眼神,充满了坚定和信念.那一刻,我爱上了他,或者说,我爱上了他的眼神.

可是我是寡言的人,更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我觉得唯一可以让我和他相处的办法就是不让他拿到十分,这样,我就可以和他多接触了,所以,每次对手是他的时候,我总会特别的狠.

贡有个美丽的母亲,这也让我羡慕不已,我和烨从小相依为命,虽然长老很照顾我们,可是怎么比的上其他小孩有母亲呢.想到这里,我便更加勤奋的练习了,只要这样,我才可以知道妹妹的下落.

烨,我发誓,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找到你.

TOP

西元1111年

来的人原来是悬,而不是空。

悬比我早进武学馆一个月,也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

“贡,为什么不去睡?”

“我在等空。”

“空?我前面看到她已经回房了,你等她做什么?“

”是吗?“我很失望,原本以为今夜可以大战一场。”下午我向她下了战书。我一定要尽快拿到那九分。“

”难道你的母亲的病又重了?“

我点头默认,此时的我心中出现了母亲慈祥的恋,母亲,您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尽快成为一个刀客的。

”其实..."我发现悬有话要和我说

"悬,你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有什么,你就直说吧."

"贡,你是不是很狠空?"

"恩?"我很惊讶悬怎么会那么想."没有."

"那就好,其实....空的身世很可怜."

"悬……“

”贡,答应我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要狠空。好吗?“

悬说的很诚恳,我无法拒绝。

看来,我今夜是等不到空了。



西元1144年  我死了……  (未完待续)

TOP

真的有刀灵吗?

我在云间的ID叫黑边月,来云间是因为认识了上外斑竹的缘故

去年参加了云间的情感驿站的版聚,因为临时有事情,去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五个斑竹,才知道原来和蛋黄是一个学校的.

认识了蛋黄、11、阿班、袜子和阿朗以后,我的生活开始有了改变,一直很低谷的我终于走出了那段灰暗的生活。

11很开朗,总是会说很多好玩的事情给我听,袜子是个很细心的女孩,我和阿班的话不多,可是却觉得他是个温柔的人,阿朗则总是说我应该去写点东西,因为他觉得我的文笔还是可以的,呵呵,其实我是一个很懒惰的人.

最好的就是总是能在学校与蛋黄擦间而过,每次,他都会微笑的和我打招呼,时间长了,我和蛋黄也成了好朋友。偶然我还会把自己的故事告诉蛋黄,蛋黄也总是劝我想开点,生活是继续的。

直到上个星期,11让我来看她新写的苹果派日记,我才注意到原来他们一伙人在这里扎了根.我本来就是一个言语不多的人,却在这里看到了很多,也特别喜欢静静的在一旁看着大家的故事.

一直到前天,看完了11和阿朗的故事接龙,我连续两个晚上做了相同的梦,下午的时候我告诉了阿朗,他笑我看的太认真了.我想大概也是吧,可是刚才我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面我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她长的极其漂亮,缓缓的向我走来,然后我听到打斗的声音,我看到一个女子扑倒在我的怀里,没有看清楚那女子的摸样,却看到了那个眼神,是的,那样的眼神我是第一次看见.不知道应该去形容,也知道自己形容不好.可是,我却真的记得好清楚,仿佛本来就刻在我的记忆中.

醒来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云间看看刀灵,11说过,她今天会有新的文章.

现在的心里有中异样的感觉,希望是我最近考试刚结束所以才会有点恍惚........
真的有前世吗。。。

为什么我总是梦到你。。。

还有那把刀。。。。。

TOP

2006.1.13  黑色星期五

早上醒来的时候 头混混沉沉

又是同样的梦...

今天 已经是第三天 同样的场景 同样的梦  画面如此的清晰 却又荒如隔世

梦里的女子是谁 梦里的我又是谁

最头疼的就是11今天去了松江 一直没有给我回信 也没有到这里来继续她的故事

我知道 她也做了奇怪的梦...

只是她说还不是时间告诉我.

如果时间可以倒转....
真的有前世吗。。。

为什么我总是梦到你。。。

还有那把刀。。。。。

TOP

残刀月华(三)


       胡开甲随着女儿一路摇摇摆摆走远了,裘四桂对着工人们狐假虎威一番后也是消失不见。工地回到之前的劳作声。黄昏渐渐慢开,斜阳落在杨家堡的旗面上,一片金色高贵雍容。落霞倚靠着炊蔼,彩云四飞。旗面上的“天”字在风里摇曳,隐隐透出冲天的意境。那艾姓少年望着旗面,不由得湿了双眼。

      “你也觉得这个‘天’绣得豪迈又不失温柔吧。”齐三拍着少年的肩膀说道,“传说那是曾经的江湖第一美女姑苏百绣庄凌姑娘出阁前亲手绣绘的。如今全江湖男子都在为杨家的二姑娘杨浣儿迷恋,比武招亲。但据我父兄说,这远不如当年那位凌姑娘所带来的满城风雨。‘琴舞月天’四个字听说过没,说的正是江湖的一庄,一教,一岛,一堡。那琴字便是琴南庄,天字便是冲天堡了。当时为了这样一个女子,琴舞月天四派全都陷入这场纷争。可惜哥哥我没早生几年,不能亲眼见见这个女人,听说啊她有着勾人魂魄的法术,怪不得男人都为了她神魂颠倒。”

      “她才没有什么千娇百媚,更不会勾人魂魄,她是那样温柔亲和。”少年低头自言自语。

      “听起来……”齐三笑道,“艾兄弟你好象认识她一样。对了,她后来嫁的人好象也姓艾的……叫什么来着……”

      “我只是听江湖人说起,偶然听说几句。天下姓艾的人多了,听说凌姑娘没有子嗣,他丈夫也没兄弟,我怎么会和她有关呢。”少年低着头,齐三这才没看见他表情里的无措。

      “不过啊,至于江湖人到底如何,我们这些乡下汉还是不说为妙,他们可凶恶得紧,你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加害。”齐三忽然眼里蕴满了怒意。

      艾姓少年抬起头望着齐三,心里一阵感激。自己藏匿身份潜伏在杨家堡里,但这个大汉却时时维护自己。

      齐三见少年不答话还以为他不信自己,没好气的捋起左手袖管,在肩臂处露出一道碗口大的伤疤来。“你瞧瞧,这还是我小时候受的伤,到现在有时候还会犯疼。”齐三锁着眉头说道,“我们一家几代都是为杨家做事。大概二十多年前吧,那时候我还是七八岁的孩子,有天更小的妹妹病了,我娘着急便抱着我去杨家后院去找做园艺的爹。谁知道那天正好有几个武林人物来袭击冲天堡的杨老堡主,其中有个黑衣男子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枚燕翎镖对着我和我娘打来。”

      齐三抚了抚伤口,叹了口气,继续道:“也是我命好,当时一个红衣女子见恶汉不由分说对妇孺出手急忙一粒石子击向那枚燕翎镖,这才使得燕翎镖的准头偏了几分没打中要害。后来我才知晓,原来那红衣女子正是舞衣教的,原来那日冲天堡集结了舞衣教,琴南庄的人商议些什么武林大事。这些刺客也真挑错了日子,不过他们的功夫倒也俊得很,可以和琴舞月天一等一的高手,一直从云霄楼打到杨家后院。”

      艾姓少年心念一动,问道“齐三哥,那些刺客后来还有来过吗,他们有什么特征吗?”

      “后来应该没吧,特征的话大概是在裤管上绣一个白色的小塔。这个啊也是后来我娘子,就是堡里在厨房帮工的那口子听到公子小姐们说话才知晓的。说到我那口子啊,我们俩可是青梅竹马……”齐三在絮絮叨叨着他和他妻子的种种往事,少年却眉头紧蹙,沉默不言。

      “白色的小塔,行刺冲天堡,二十年前……”少年的眼光闪过一道惊恐,“莫非是他们……!”[/
color]

TOP

空的爱情-一直很安静

空荡的街景想找个人放感情
做这种决定是寂寞与我为邻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
一直在进行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你说爱像云要自在飘浮才美丽
我终於相信分手的理由时候很动听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我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
以为自己要的是曾经
却发现爱一定要有回音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
一直在进行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除了泪在我的脸上任性
原来缘份是用来说明
你突然不爱我这件事情

TOP

 31 123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