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节目] [正在播出]广播剧 IF affected 第三话

[正在播出]广播剧 IF affected 第三话

收听地址:radio.yunjian.com

http://radio.yunjian.org/20080216_IFaffected3.mp3

演员:

莲石:火垂之墓浪腰阿姨
轻颜:芸
该隐:明何存
水母:七海羽
读白:污水之海


第一话播出地址:

http://radio.yunjian.org/20080214_IFaffected1.mp3


第二话播出地址:

http://radio.yunjian.org/20080215_IFaffected21.mp3


今天是结局。

[ 本帖最后由 甜到哀伤 于 2008-2-22 15:18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sf~

TOP

BD~~~
为你留下最完美的空白
                                    孤独并不可怜 可怜的是孤独还要伪装

TOP

23:00~

TOP

[tu:40]

TOP

[s:24] 我白天要捆高要陪帮有

TOP

第三话小说稿

第三话

by甜到哀伤
第一集
“隐叔,这是怎么回事啊?”
“三日后午时有雪,大宁公园盼君一叙,轻颜字。”
“这怎么看怎么象是战贴啊?”
“呵呵,傻子,这个是多云转晴的帖子啊,看这个盼字用的多么亲切啊。”
“那她当初还弃我如蔽履……”
“破鞋也是鞋啊,看你穿不穿啦。”
过了一会,该隐才一字一顿的说了句
“我觉得,你嫂子和她好像有点阴谋。”


“你来了”
“嗯,找不着人陪着堆雪人了。”
“他呢?”
“呵呵,哪个?”
“哇,你坏。”
“哈哈,你GMAT考的怎样啦?”
“莫谈国事,堆兔斯基。”

我发现当初无论怎样的幽怨或者愤恨,在轻颜面前我都提不起那些爱欲情仇。

“你去滚个雪球,我做兔子耳朵。”
“这个……我不会耶……”
“不会滚雪球你堆什么雪人啊?”我觉得有点好笑。
“上海没下过能堆雪人的雪嘛,人家觉得你是北方人应该比较喜欢堆吧。”
“看不出你还挺体贴的哦,北风烟雪的,我还想躲屋里喝点烧刀子呢”
“你不是不喝酒嘛”
“骗你你也信?我还不吃饭呢”
“那天你可是喝得什么反应都没了哦,衣服都是我脱的。”
“一个人喝两个人酒,能把猪灌多了。衣服,你的我的?”
“你坏。子路”

“看好,先弄个小球,然后放雪地里慢慢推,就越来越大了,不能着急,功夫活”

看着没堆过雪人的轻颜连着弄了好几个雪球都滚不大,我不由得笑了
“呵呵。”
“笑什么笑,不许笑,雪不粘,沾不上”
“那我的怎么就滚大了啊”
“看招”
不经意,轻颜的一个雪球打了过来,呵呵,我做兔子耳朵可以弄个十多个雪球在旁边放着
于是就是一场雪仗。

“冷不冷啊?”
我看着轻颜冻的通红的手,有点心疼。
“没事,别沾水就行,不然生冻疮”
“呵呵,用两只手互相擦,就不冷了。”
看着我们堆了三个小时才堆出来的雪兔斯基。有点小自豪。
轻颜甚至弄来了一个很卡通的熊掌,当作兔子的手。
“这不四不像么?”
“不许嘲笑我的创意。”
“唉,老啦,要是在家里的时候,和别人一个小时就能堆个比这个还大的。”
“不许嫌弃我。”

这句话说出口,我们都很诧异的看着对方,气氛立时就尴尬起来。
这不就是不离不弃的意思么?
“哈哈,别人是个男人啊,两个男人当然比女人堆的快啦”
“你,做我一天的男朋友好么?”轻颜仿佛不想下我这个台阶。
“你,该吃药了。”
“滚。”
“我滚啦……”
说着我作势往公园门口的方向走。
要不怎么说戏子无情呢,她没人陪的时候找到了我,快乐了又让我滚,这不是翻脸不认帐么,大爷我也不是被忽悠大的啊。
可是,我却在身后听到了哽噎的哭声,回首,已是泪流满面。
“人家不是想故意惹你生气的。你两个礼拜不上论坛,人家问别人都说不知道。很担心你,又不好意思主动打你电话,我们不熟……”
“嘿嘿,有什么不熟的啊,裸戏都拍过了啊。要说我生气就是你为什么就让我做你一天男朋友。怎么不是十天八天的。”
“呵呵,那你做我半年男朋友?”
戏子到底是戏子,哭笑都在一瞬间。
“不行,”我故意哭丧着脸
“你,是不是,有别人了?清倌人?”轻颜吃了一肚子飞醋这张脸可不是装出来的。
“是……我的钱就够养你三个月。”
“哈哈,那我养你啊。你,今天我包养了。”



第二集

既然是被包养了,当然是主人说了算。
轻颜带我七绕八绕的走了不少老弄堂,感觉真象桃花源,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这是什么地方啊”
“我小学啊”

看轻颜从门房那里很熟络的就借到了钥匙,看样子不像是好久没回来过的样子。
忽然想起了隐叔那句意味深长的话
“我觉得,你嫂子和她好像有阴谋。”
这小姑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既然都走到这里了,刀山火海也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你会拉手风琴么?”
原来这是个琴房。
“难道,最近周杰伦出了手风琴版的不能说的秘密,你也是穿越过来的?”
“死人,你嘴巴能不贫么?”
“死人,嘴巴能贫么?”
“不和你搞了”
轻颜给我拉了一只曲子。
“这是什么?”对于高雅的东西我一向不感冒。
“不能说的秘密啊,现在说给你听了。”
“你真会啊?”
“是个人就会,琴谱都出了。”
可是可是,我怎么始终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能说的秘密啊,现在说给你听了。”
轻颜究竟对我说了什么呢?
看来回去真的要翻出电影再看一遍了。


“这是我小学时候和同桌刻的字”
“这人字真丑,不认识。”
“呵呵,他小时候啊,现在可是书法家呢”
“是不是就会写‘同意,阅’这三个字啊?”
“哈哈,你怎么知道。”
“这个刻的什么意思?”
“就是某某某和轻颜十年之约,不离不弃啊”
“我怎么没看到那两个不字啊,我看到的可是离弃。再说他不离不弃你,我不重婚了么?”
“呵呵,你吃那门子飞醋,初中他就搬了,10年早过了,人影不见。若干年之后,鬼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我等你10年。”
不知道怎么的最近嘴巴总是不紧,这句话绝对不是我想说的。
再看轻颜,一脸羞赧。
“真的?”她幽幽道。
“我,说错了”
“去死啦”
“哈哈,要不我们也刻个字?”
“刻什么?”
“当然是莲石和轻颜雪夜到此一游啦。”
好在今天出门考虑到和轻颜一起,提防抢包的我随身带了把小刀。
“不理你了”
轻颜往黑板的方向走。
我说是那么说,刻出来的字却是“莲石,与(),白头之约,不离不弃。”
回头刚想叫轻颜过来做个填空题。
黑板前的轻颜却是怔怔的看着我
硕大的黑板上一行清秀的小字。
“轻颜,与莲石,二月十四,白头之约,不离不弃。”
啊?今天是情人节?
唉,今天发下的海誓山盟可是不好改了,不然天打雷劈。
可是,我和轻颜还有反悔的必要么?
“我们写的差不多一样耶”
轻颜听罢泪眼婆娑。



第三集。
临别十分,轻颜拿出一个很薄的日记本,说是她手抄的不能说的秘密的琴谱,听说我在学电子音乐,给我参考参考,写个loop。
我也没在意,送她到家楼下我就回了家。可是看到她看我手里的本子明显眼神有点不正常。
我最后还是忍住没问那天在上戏我看到的事。
回家打开电脑上网。
“嫂子好。”
“今朝哪能啊?哈皮伐啦?”
“嗯。”
我知道总爱灌水的人心里藏不住事,有点事总要拿出来说说。
看水母主动提到今天的事,她和轻颜有阴谋,在我心里做实了七八分。
“哈哈,不能说的秘密+东京爱情故事,这两个的经典情节把你小子拉下马了吧。表白了没有哇?”
表白?
我好像真的没有表白。
就连那个最想表白的白头之约不离不弃,名字那里我也是用了填空题。轻颜并没有做。
“没有。“
我只能老实的对嫂子说。毕竟骗嫂子要被该隐扣威望的。
“啊?你小子啊,觉悟太低。”说完了这句话水母幽叹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不正常啊。
水母从来不会说话留半截啊。
觉悟低?
难道轻颜想和我说什么我没有察觉?

想到这里我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开始捋。
堆雪人,嗯,这里她应该是想和我搞好关系,不应该有什么谜语在里面。
后面的刻字,东爱是我看的第一部爱情片,情节就是这样啊。
轻颜没有刻自己名字有点问题但是她人都和我在一起了不应该有事啊。
手风琴?不能说的秘密?

我立刻从床底挖出不能说的秘密,跳过了前面开始听琴。
轻颜拉的是,快版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
是剧情的最后
叶湘伦听出了路小雨的琴意。
我呢?


难道,琴意是,
离别?

我立刻半夜三更的又上了线。
“隐叔,我找嫂子”
“她睡了啊”
“推醒”
“行啊,命令起我老婆啦,她是你丫鬟啊?”
“不是,轻颜好像要走”
“啊?”我能想到该隐的嘴巴就象,妓院老鸨听说自己的头牌花旦给人赎了去,偏偏赎她的人还是自己身边的龟公一样,惊讶。
“你嫂子说她明天飞堪培拉”
过了半晌,我摇摇曳曳的心湖总于宁静了。
原来是这样。
“还有挽回的机会的,机场找她去啊”
“别了,5000多的机票呢。”
“你当是飞加拿大啊,没那么贵”
“可是机票也是钱啊。”
“钱钱钱,说的这么自信,好像她是你老婆花的是你的钱一样,好像你去了就能挽回一样。不去试试,后悔死你。”
“她是别人的女人啊。我哪有权力后悔。”

翻开她给我琴谱,我觉得今天发生的不正常的事情我都要看看。
也许是不想让自己留下遗憾,也许是不想让轻颜留下遗憾。
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琴谱。正着看倒着看,五线谱都组不成字。
难道里面夹了东西?
我立刻开始翻衣服,果真,在衣服口袋里,看到了轻颜清秀的小字。

“如信如面:
也许你看到这封信,我已经在堪培拉了吧。
那里在太平洋中心,风大,不知道我能不能禁受住那烈风。
同样的,我也不知道我的身边,还会不会有那个人呢
那个那天晚上在浦东大道上粗暴的搂着我杨柳小蛮腰的人。

哈哈,说笑啦,应该是母猪腰才对。
真不知道你怎么能搂的,可能答案只有一个吧,你是那头公猪。

都要离别了,希望能够开心点,可是今天我估计我肯定会忍不住落泪。
离别的话我说不出口,所以我只好先写下来。
不要怪我。

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执着的生我的气。
你认为我是那个方董的女人,这个水母姐和我说过了,想跟你解释又一直没有机会。
其实我就是想试探你一下,毕竟,你在论坛上和那些不知道是男是女的ID给你赢得了青楼薄幸名。我想知道,究竟,我的第一个男人是不是所得非人。
那天你在上戏看到的那个是我爸,那车是我生日礼物。
那天,是我生日。
方董,正如方文山和周董不可能和二为一一样,是个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人。
那封不知道怎么的被你找去了信,其实你仔细看看就该知道
那个论坛的主机也在成都,站长就是该隐。

看到你的时候我很惊喜。
可是,我是个戏子。演的戏太多,总是在心里担惊受怕,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虚与委蛇,我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是甘心情愿的在唱一台独角戏。
给了你之后,我真的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太轻率了。
不过这也或许就是你吸引人的地方吧,明知是露水情缘的一场戏,却能让我投入了全部去诠释。
所以那天我想大家彼此远离一段时间,才能看清是不是真的需要。
我跟我爸走了,你不会怪我吧。


呵呵,也许你不会看到这封信呢,
一向大意的你或许丢在出租车上了也不一定呢。
看了能不能原谅我也不一定呢。
反正也要离开了,就让我们优雅的道别吧,就像当初相见一样。
呵呵,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的心。

我在没有听众的时候遇见了你。
从此我的舞台只为你开。
那首歌其实不能说的秘密,是舞破君王始下来的霓裳羽衣舞。
不知君心,可解妾痴?”


结局。


“轻颜?”
我明显感觉到佳人的肩头一颤,不知道心头是不是也颤了一下。
“原来你也在这里。”
这句话如果我再不熟悉我那么多年文人就白自诩了,是张爱玲400字短篇“爱”中的破题句。轻颜之相思可见一斑。
“嗯”
我觉得已经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了。
伸手接过了轻颜的行李。
“怎么这么轻啊?”我自言自语了一句。
“你不和我一起走么?”
轻颜紧逼着又问了我一句。
“额,你让我去了再被驱逐出境啊,再说我没护照飞机都上不了。轻颜,我喜欢你。可是我跟不了你走。”
“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我很开心我听到的是我跟不了你走,而不是我不能跟你走。可是,飞云南也要护照么?而且,两张票,你以为我还有别人跟随?”
“啊?你耍我……”
“呵呵,怎么舍得耍你呢,是惊喜嘛。再说,人家是戏子嘛。”

TOP

[s:14] [s:10]
www.diyshanghai.cn 印像坊上海店
选择个性印制,一定要选最好的个性印制店!
因为最好的,通常第一次就把事情给做对了!

TOP

hehe...终于完结了,喜剧的结局(虽然老早就知道了==),还是要说一下的,呵呵
btw,上面的第三话剧本文字里“后悔死你”那段后面的有一段是前面的情节,重复打了呵呵
http://blog.sina.com.cn/minghecun"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留存下來的回憶,破碎,支離……"
"相信陽光可以感化一切!"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