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节目] 2.14.云间电台新品广播剧"IF affected"第一话

小说稿

IF affected

by甜到哀伤

第一集。戳破相思,尽是离人泪

我想,我终于可以忘记她了吧。虽然从枫丹白露那些行色匆匆的异域女子脸上,时而依然能捕捉到她昔日的眉目,可是我心里应该也结痂了吧。想必她在堪培拉的暴风季也有新人搂着她的杨柳小蛮腰了吧,她终于不用再担心体重太轻被大风吹走了。我想,我和她也就这么回事了吧。
可是当我在网上再次看见该隐,我离沪已去经年,老友相见,难免唏嘘当年一起深夜灌水的日子。我问他最近哪里高就,毕竟他是我在来枫丹白露之前,见过的第一个活着的MBA。他说正准备跳呢,这家战略咨询太让人清减。反过来问我在法国是否习惯,回国有什么打算。我说还是准备留上海吧,当年没留下,今番应该可以了吧。该隐笑道就你这万事不关心的态度当初真不知道怎么去的枫丹白露,我反道屁股再大也坐不了两辆车。他讪讪道那你屁股底下现在坐了几辆雷诺拉,我知道这老家伙又贩黄了,遂道我告诉嫂子去。他连连告饶方才作罢。半晌无话。

“其实轻颜如果在,她倒挺适合做你贤内助的,当年你们在论坛夫唱妇随那叫一个快活啊”该隐忽然似是有所感悟,来了句前后不沾的话。
“可惜轻颜不是我的红颜。”我心下黯然。“和她没有与子偕老的命。”
“呵呵,这小姑娘直来直去,倒是与你这个八面玲珑的般配。可不知怎地当初分手吵的那么厉害。”
“我这人就像个气球,别人受不了的窄地方我将就将就还能塞下。”
“呵呵,你还真的有点忍辱负重的能耐。当年论坛100个人唯轻颜螓首是瞻,就你一个忍了她的暴脾气。”
“可是她是根针,一下子就把我戳破了,再也硬气不起来了。”
“呵呵,你意思不是说你小子受不了她索求无度吧?”
“滚”
“呵呵,不过据我和你嫂子看啊,你脸皮厚比城墙,她戳破了你,自己针尖估计也没什么锋芒了。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为他人做了嫁衣。”

感情这丫的还是要把她和我往一起拉扯啊。
掰扯到法国这边两点多,最后甩下了一句狠话“覆水不收,破镜不圆”,我就下了线。

不过肯定以后一周内我的所有邮箱,qq,msn都会塞满了该隐老婆,也就是我那嫂子的各种口气的邮件,从威逼利诱到软磨硬泡。说来也搞笑,该隐当初确实叫她妹妹来着,后来妹妹变老婆,就暗合了圣经。既然挂上了神圣 的名头,两人说话做事也就象神汉巫婆似的了,不过人确实还都不坏。
唉,想想活了20多年,我这瓷器活,想想也就轻颜那个金刚钻能揽过去。没有轻颜之前我洁癖一度重的来,就差象蛇似的每天褪层皮了。她来过之后,现在我在枫丹白露的宿舍,一度到了玻璃杯掉地不碎的地步,就连不洗澡的法国人都觉得看不过去。
想想,还是把msn签名改成了“被你戳破之后,我才知道自己原来就象一张纸那么浅薄。”该隐笑就笑去吧。
尔有三生未了情,云雨巫山尤断肠。
我放屠刀向天笑,去留肝胆向昆仑。
                     ―――某日某人博客的题诗。







第二章,侬轻如烟,无颜如雨

这事情还得从去年这个时候捋起。
那个时候是要毕业的样子吧。树倒猢狲散,大家找工作的找工作,考研的考研。真应了辅导员大一时候劝我们不要寒假留学校的那句话,大学是个聚散无常的地方。这帮畜生 ,大四一结课,立刻做鸟兽散。不过也怨不得人,毕业是个饭碗夹裤裆的活,一步跑不到位,饭碗吧嗒一下掉地就是稀碎。倒是我这一心想做假洋鬼子的人不怎么着急,因为大部分学校都是第二年9月入学,我比起他们,多了一年时间可以败坏。
不过行有行规,古语有云,要想出国,G托雅思。就算我是语言学校读金融管理的要走这个程式。该隐正好在我上大学的那年,那是零几年来着,不服老是不行拉,我现在唯一能记住的,就是我大学是07年毕的业。我不找工作的问题后来他们在论坛上讨论了老久,我就留了一句话,小学填不上来,不知道哪年毕业。该隐那年在成都一战GMAT就考了800,一炮串红大江南北,成了无数思春小娘子的偶像,当然,呕吐的呕。于是携余威办了个行内小有名气的论坛,叫JYD,别人都说叫假淫荡,就我中西合璧说是贼淫荡。当然我这个年年考试必亮一门红灯,美其名曰叫年年有余,一年余一门的人,只能在里面潜水。
好的论坛必是奇人辈出。贼淫荡论坛也不例外。该隐的自定义签名叫做亚当的儿子,就会造人。后来还真让我们打听出他的本家和周树人是一个,叫周昭仁。光是这个名字就让论坛的人有了无数谈资。罩着小弟的那个罩吧,他爸就该是黑社会老大,偏偏他爸还是警察,我们就取笑他家是身在汉营心在曹。招摇撞骗的招吧,名字就总招惹人家,我们就是这家伙是个事儿精。也就是这个名字扯上了他老婆,也就是我嫂子。
嫂子的论坛大号叫海的女儿,当时一听还觉得和安徒生有点关系。因为论坛主机在成都,我们都觉得这个女孩子应该是温婉婀娜的那种。可就偏偏是她非说该隐是没老婆想造小人想疯了,该隐当时为人方正,和小姑娘家在这个问题上确实讨论不下去。最后我来了句,那你还是海的女儿水的母亲简称水母呢。于是大家就都乐了。结果是嫂子在论坛上连着追索了我三个月。我的名头从此打响。
不过再母牛倒立的人,自己过GMAT这独木桥的时候也有心魔。我当时觉得自己怎么的也是半个科班出身,没报班也没找伴,自己就看起来了。结果发现这独木桥过的跟奈何桥似的,OG过了一遍跟喝了孟婆汤一样,硬是啥也没记住。无奈屈尊参加论坛的所谓杀鸡帮,就是学习小组。结果后来G是杀了,却沾了一身鸡毛,掸也掸不掉。

我们那时的组长就是该隐,论坛刚建没太多人,所有的讨论组都是他一个人包干到户。他的成绩佛挡杀佛魔挡杀魔,队长没第二人想。没想上来第一句话就跟面试似的让大家报名字。当然大家也不能把真名报给他,那时候论坛不是正流行暴么,暴工资暴照片,反正什么都能暴,什么都是料,万一说了这家伙给你暴了就火了。很黄很暴力。

“我叫忍着,后面那个是语气助词‘着’不是‘者’啊,因为忍了5次了”
“靠,者不也是语气助词”我随手敲了过去。
“是‘生活就象被强奸,痛并快乐着’的着,不是‘一阵地杀气,烟雾做武器’的者”
之后报的都是很乖张的名字,我正想着要不要换个队伍或者干脆自己喝孟婆汤去,一个回帖勾了我的三魂六魄,应该说是那个名字。
叫轻如烟颜如雨。
如果是轻如燕,长年打雁必被雁啄的雁或者昔日王谢堂前燕的燕,颜如玉,白璧无瑕玉石俱焚的那个玉,我心里肯定会觉得这人一定是面如菜色肥胖臃肿的恐龙。因为轻如燕肯定是反话,反正谁也没见过,颜如玉,玉即为碧,碧色即为绿叶菜色。
可是轻如烟颜如雨,缥缈空灵,我好歹是读过两年圣贤书的文人,心里就动了兴趣。只是当时没想到的就是,轻如烟颜如雨,正暗合留之不住求之不得之意。
半晌,我敲了一句
“那我就叫你轻颜吧”





第三章.蓦然回首,灯火阑珊,欲语泪流

那年上海雨水大,淋漓不尽的雨下了几天,却转了雪。
于是大家也都像北方人一样,开始了所谓的猫冬的生活。我也连着几天,抱着微微发烫的笔记本在床上灌水。
轻颜性刚直,擅逻辑,别人想破脑壳抠挖不出的题目,她一眼知其所以然。我英语读了八级,语法不是白给的,眼力奇准下手狠辣,往往落笔就是四个选项排除掉,也算一绝。
忍着好歹是几进几出的常山赵子龙,题目见得多眼界自然开阔。另外还有该隐居中坐镇。渐渐我们的杀鸡帮在论坛里小有名气起来。一些语出莲花的大牛也从冷眼旁观到和我们争个不亦乐乎。
这日,头雪消荠,大家嘴里淡出鸟来,商量着一起出来打个食。毕竟都是上海一脉,版聚也好,战友见面也好,都有理由。


“你穿什么衣服总得告诉我们吧”
轻颜作为组里唯一一个性别为女的人,被版里偷鸡的黄鼠狼们从几点起床到三围各自多少追问的有点嗔怒,忍着尤兀自喋喋不休。
“不然怎么知道那个是大小姐您呢?”
“好吧,一身白,找去吧”
问到我的时候,想想我穿衣服确实没有什么鹤立鸡群的地方,告诉他们我左手戴了尾戒。
“哇,天这么冷,谁走路手还露外面啊,看我多好,一条红色领带”
我不置可否,轻颜倒是轻呻了一口。
“要是附近有小学就high了,一群红领巾,让我们找谁去?”
“哇,还没嫁人他就向着他啦?”
“你……”估计电脑屏幕前的轻颜肯定俏脸飞红,半晌没憋出一句话来。


约定了三日后十六点在上海博物馆门口见面。
不过我想这下忍着肯定糗大了,上海博物馆,下午四点,正是小学生出没的时段。

中间有个插曲。
该隐在论坛上暴了张非主流美女照,还一个人收了20块钱,非说是轻颜。那两天轻颜没上线。于是接连出现了20多个所谓下班顺路看看的,我就搞不明白,家住浦东在张江高科工作也算顺路。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盼君多采撷,此物寄相思。
                ――――某日某人博客





第四章,咋纨青丝,心尤戚戚焉
   “你是莲石?”
话说我来到上海博物馆,发现原来它有前门后门东门西门,以前一直走靠政府的那个,却忽略了建筑物都好几个方向开门。熙攘人海,找到传说中的一身白,红领带和精仿江总书记黑框眼镜不比考研简单。正叹分身乏术,一个俏丽的声音自身后幽幽响起。说话的时候什么东西顶在了我的腰眼上。
“你怎么知道?”
“呵呵,这句话就知道拉,再说谁走路会把尾指翘的老高啊,象女孩子家家。地铁站我就盯上你了”
我下意识一看,果真兰花指翘的象蜻蜓一样,讪讪笑笑,才转过身。
原来是个雨伞把。她人离了我大约一米,这孩子倒挺会保护自己。
这情节有点象无间道。
“再给我个掩饰同志的机会吧”我真诚的说道。
“呵呵,对不起,我是捕快。走吧。这门除了阿拉,没有成年人。”
我一直说不好哪个门是正门,反正就是北门往南门走的时候,我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轻颜。
果真是一身白,白色的靴子,白色的大衣,白色的围巾,白皙的皮肤。除了那一头黑发,别的地方都是白的。轻颜是个长的很精致的女孩子,不是很高,和我说话的时候两只小虎牙忽隐忽现的很可爱。
看着轻颜一跳一跳的在路基上走,我忽然感觉情节有点象情书还是雏菊。
“你丫的是不是上影的啊?”
“上影你个头,北影上戏。你怎么知道?”
“蒲巴甲呗。”
“我不是问你怎么知道的我们学校,是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上戏的。”
“呵呵,和你在一起总觉得跟演电影似的。”
轻颜忽然停下来,可是忘记了自己是在路基上走呢,单腿在路基上晃了半天才稳住。姿态曼妙,我有点呆了。
“别摔了。”我伸手扶助她。
“嘿”她顺手往下一跳。
“人生如戏嘛”喘了几口气,轻颜幽幽说道。

“快点快点,就等你们了,远远的就看到你们打情骂俏。”
红领带和黑框眼镜,看来确实是忍着和该隐。
“他们呢?”
“都加班,来不了拉。”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否?

饭局上我说我喝饮料好了,轻颜眼睛转转,说那我也喝饮料好了,不然大瓶他自己喝不了。过了一会服务生说没有大瓶的,只有小瓶的。
“行啊,那一瓶换一杯呗。”忍着一脸坏笑。
刚开始我还说不喝酒,喝到后来,他俩轮流敬我“还是不是爷们拉?”
“册呢,回去看得看书呢”
“装”
“装”
他们看喝我不过,开始灌轻颜。饶是有我怜香惜玉挡着,她也喝了个小脸通红。
“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你丫的son of bitch,他们灌我时候你咋不帮我挡两杯?”
“爷们的酒爷们喝。”


酒喝好了,他们一个一个眼睛里精芒四射,都留了量,只有我喝了两个人的酒
“走了,回去还得学习呢,今天还有100道语法呢,哈哈”
“靠,你们阴我。”
“你有小情人送,我们可是孤家寡人,喝多就回不去了。”
“那是那是”


最后还是轻颜送我回去,我说我暂住陆家嘴。
过了江,我才发现我确实是不记路,只好和她说咱们在浦江大道上晃晃吧。醒醒酒。
“你是不是找不着家了啊?”
“哪能呢,我可是在上海生活了4年啊。”我是没撒谎,不过前4年都是住郊区。
于是和轻颜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你抽什么烟?”轻颜忽然问我。
“你怎么知道?”我忽然酒就醒了一大半,我是抽烟,可是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抽,她怎么知道?
“呵呵,看你饭局上两只手指玩手机玩的挺好的。就猜着有点象。你看看你现在怎么抓着我呢,就知道了”
“嘿嘿”我一看笑了,原来我是两只手指夹着她的食指,难怪人家说我抽烟。“老毛病了”
“雪天路滑。”
倒是轻颜不怎么避嫌的抓住我的手,还一甩一甩的在路上走。象对情侣似的,就是太晚了没人看到。
“牵过手就算约定哦。”我想想说
“恩?”轻颜一时没搞明白,后来忽然懂了,咬咬嘴唇。路灯下面轻颜的侧脸红扑扑的是可爱。
“你还可以放下啊。”
手上压力一松,紧接着又紧了。
“算了吧,借你个胆你也不敢。”
要不说酒壮英雄胆呢,平时我肯定是不敢,毕竟第一次嘛,今天我就装喝多了。酒精一向是乱性的男人的好借口。
轻颜小巧玲珑的,很容易让人起怜爱之心。
我胡乱抱了她一下,两个人继续在浦江大道上尴尬的压马路。

“你上戏的为什么要考G啊?”
“我啊,高考时候还挺喜欢的,后来上了大学,每天都是戏,搞得后来自己生活也象戏似的了。想考个G然后去国外转个行。再不就精神分裂了。”
“呵呵,圈里圈外的事儿吧。”
“嗯”
“想不想到对面放烟火去?”
“外滩?算了吧,绿皮狗多着那。”
“哈哈,你也管警察叫绿皮狗啊。”
“是啊,不过在学校的时候有时候要叫条子有时候要叫公安有时候还得叫捕快。”
“还有六扇门和锦衣卫呢”
“还是绿皮狗亲切啊,想想就可爱。”

后来还是折衷决定去世纪公园放几个大炮仗。
出租车上她靠着我的肩膀感觉很好,说我的锁骨就是给她脑袋长的,靠上去正好,一点都不觉得难过。不过我觉得我俩是都喝多了。

几个炮仗一上天,我们站在烟火下面觉得真的有点永恒的感觉。
不过好景不长,烟花还没燃尽我们就被保安追的到处跑。象小时候做坏事一样,心跳的很刺激。

“嘿嘿,别跑拉,这么黑,保安早看不着我们拉“
“没想到你跑的也挺快的啊,居然能跟上我”
“我可是捕快。”
“呵呵,谁相信。”
远处忽明忽暗的烟火照的轻颜脸上一闪一闪的,不知道我喝多了还是怎么的,我就觉得她眼睛闪烁的很漂亮,像是天上的两颗小星星。
“你真靓。”
“瞎说。”
“是啊,你没觉得你脸被火光照的很亮么。”
“呵呵,你夸人都夸得不露形迹的。”
可能是喝多了,不然我怎么就总想亲她呢。
“哎呀,不是火光,是手电筒,快跑,翻墙跑”

闹腾了半宿,再回到世纪大道上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对面外滩的霓虹就像在眼前忽大忽小一样。跑了那么久,酒精发作,我上下眼皮开始打架。
“送我回家。”
轻颜正玩到兴头,连送我回家的来意都忘记了。
“啊?”
“这是钥匙,地址银行卡上有,在钱包里。”
交代完这句,我就晕乎乎啥也不知道了。眼睛一闭,我相信她。

“人家在论坛潜水的时候,就听过你了。觉得你挺虽然有点坏,但是挺有才的。后来你和那个叫清倌人的分手在情感区说,我看了觉得你对待爱情还挺认真的。”
“清倌人啊,他是个男的吧,女的哪有起这名的。”
“那我不管,反正后来,后来我就…..”


“铃铃铃……”
睡的昏天黑地的我被闹铃吵醒。
小丫头还知道给我定个闹钟。不过早上不爱起床,那钟被我摔了好几回了,估计也不太准。
手一摸,触手一片冰凉。
“这啥啊?”
掀开被子一看,我脑袋立刻就象被门挤了似的,一个头两个大。
是血。
暗红色有点发黑的血。
有点干了,不过还是一大滩。
四下一张望,轻颜看来是早走了。
床头一张便条。
“不要动,要活命打110。”旁边是我的手机。
她不会把我肾给卸载了吧?
摸摸身上,除了没穿衣服,别的啥都不缺。
“丫的,开国际玩笑。”
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可是千金我也不能白扔啊,兼职还得去。
收拾收拾准备上班。
“嗯,这是什么?”我看见浴室里面垃圾桶里丢了几个沾满血的护垫。
昨晚我和她都做了什么?

TOP

哪能听啊

TOP

现在去听听看...
为你留下最完美的空白
                                    孤独并不可怜 可怜的是孤独还要伪装

TOP

引用:
原帖由 tomiko 于 2008-2-15 00:50 发表
哪能听啊
到电台区,或者你点我这里的『收听

很用心的后期。。。气氛协调的非常好,场景音也都很到位,非常好,享受!
http://blog.sina.com.cn/minghecun"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留存下來的回憶,破碎,支離……"
"相信陽光可以感化一切!"

TOP

引用:
原帖由 tomiko 于 2008-2-15 00:50 发表
哪能听啊
http://radio.yunjian.com/里听,嘿嘿...[s:37]
为你留下最完美的空白
                                    孤独并不可怜 可怜的是孤独还要伪装

TOP

3Q,开始享受

TOP

[s:20] 本来有一个更好的存在的.....可是上传的时候出问题被破坏了,这个是第二次作出来的,场景处理上面更得心应手一些,但是前面可能出现了一些小错误,比如那个法语的人声音效忘记裁减了

TOP

哀伤忘记还有污水来

TOP

拍手拍手。。。
期待。

TOP

哈哈 总算出来了~~~电台组的都辛苦了
    我守着生命的菩提树枯黄凋零
    我守着明镜台依然还剔透晶莹
    你会流泪 并不代表 真的慈悲
    我会微笑 并不代表 一切都好

TOP

TOP

无很喜欢乃~`忠实听众拉~`
无素西西饭!!!(# ̄▽ ̄#)

TOP

33欢喜就好

TOP

昨天后来睡觉来。。。今早来捧场~~~
the role is ....

TOP

引用:
原帖由 明何存 于 2008-2-15 00:54 发表


到电台区,或者你点我这里的『收听』

很用心的后期。。。气氛协调的非常好,场景音也都很到位,非常好,享受!
很好~~
the role is ....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