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小说] [原创]连载:全球大探险巨著:《藏地密码》

44


唐敏蜷缩在卓木强怀里低声道:“我不想听了。”
卓木强点头表示同意,友好地结束了马占豪冗长的词不达意的表述。他知道,这位队长带路或许是一流的技术,但是想说清楚他们那天看到的真实情况,恐怕还得花上好几天时间,何况,他已经知道笔记本的事情不可能出现新的转机,此刻唯一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回到拉萨,在天气进一步恶化之前。三人连午饭也赶不上吃就恳请离开,巡山队派出一辆车和两个老队员带他们离开。
就在卓木强等人离开的同时,可可西里深处的无人区,一块绝壁下的山洞内,有十来人正聚集在一起商讨什么。正中高高在上的是一名留寸头的青面人物,他左眼角那道直拉到耳根的伤疤使他看起来比别的人都更为凶残可怖一些,一双三角眼像锐利的刀子,狠狠地打量着每一个下面坐着的人。“我告诉过你们多少遍,不可以私自行动,在藏羚羊过冬的时候,就是巡山队守护最严密的时候,他们会派出比平时多一倍以上的人来巡山。现在牛大山他们四个人出去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你们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声音如夜猫子在怪叫,底下或站或坐的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一群蠢货,四个人也敢单独行动,还带了两个新手,如果说都死得干净那还好办,要是被巡山队抓住了,哼哼……”那人笑起来,牵动眼角的伤疤不自觉地抖动,那些下面的人只是看着都心惊肉跳。
“啊,这里的环境不错啊,外面风大雪大,一进这洞,就温暖如春。”随着那半生不熟的汉语声音,洞里守在洞口的两名虬髯大汉马上冲了出去。不多久,只听洞穴里传来打斗声:“什么人?!”、“干什么的!”、“给我老实点!”
很快,一人被两名虬髯大汉反押着双臂,给推了进来,左边一人道:“老大,要不要做了他?”
三角眼看了看这名戴墨镜的金发男子,穿的竟然是一身莫斯科红场仪仗队军服,身高和体形,都远胜过自己的两名手下。金发男子被压得弯下腰去,低声冷笑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他的中文虽然表达得十分精准,但发音十分拙劣,就好似嘴里衔着石头在说话。

TOP

45

忽然见金发男子没怎么动作,如同伸了个懒腰般直起身来。那两名押着他的魁梧大汉竟似小鸡般被举了起来,两人还是死死抱着金发男子的双臂,但就如抱着一根钢柱,金发男子双臂轻轻一抖,将两人往左右扔出好几米远。洞内众人一见来者如此强势,纷纷摩拳擦掌,拿刀拿枪,金发男子嗤之以鼻。
“给我住手,一群废物!”三角眼制止了他那些愚蠢的手下,既然人家能平安来到这里,外面放风的雷波肯定早就被制伏了。这里面的人,有几个能强过雷波的。他看着这名身材高大的外国人,问道:“你不是到这里来旅游的吧?”
金发男子习惯性地掏出一支烟,点燃,悠闲地吐着烟圈,道:“前几日我来游耍,无意中听说这一带有伙叫狐狼的盗猎者很活跃,早就想来看看了。”
三角眼的左眼不安地半眯起来,道:“不用废话,既然能找到我们,有什么目的就说吧。”
金发男子道:“好,我就告诉你,我准备做一笔大买卖,只是人手有些不够,所以得找一些够狠又够机警的人来入伙。”
三角眼警惕地道:“什么生意?”
金发男子笑道:“说出来你恐怕都不信,我们走的是边缘路线,可以说是绝不违法。我们去找一些被荒废了的东西,然后拿出来卖掉。”
三角眼轻蔑地笑起来,道:“你是说盗墓?”
金发男子想了想,微笑答道:“也可以说是盗墓,但又不完全是。我们只是去拿,而且,那和墓也有所不同,墓是有主人的,我们去拿的东西是没有主人的。”
三角眼道:“说得这么轻松,还需要我们吗?”
金发男子敲着自己的脑袋,向前几步道:“啊,是这样的,里面的东西随便拿,但是要进入到里面,路途比较艰难,只有像你们这些常年生活在可可西里极地环境中的人才可以胜任这项任务。”

[ 本帖最后由 藏地何马 于 2008-5-13 23:05 编辑 ]

TOP

46



三角眼凶狠地道:“少他妈给我绕圈子,你说,在什么地方,需要多少人,事成之后我们每人能分到多少?”
金发男子连连摆手,又向前走了几步,面对三角眼道:“不要着急,我是怕说出来吓着你。那地方现在具体还没有探清,不过大概范围是在喜玛拉雅山脉东南段。”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三角眼。
三角眼心中一惊,那眼角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暗道:“难道,他竟然是想去那个地方,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到底知道些什么?”
金发男子向前迈出一大步,已经来到三角眼的跟前。他比三角眼高出近一个半头,不得不俯身在三角眼耳边轻轻地道:“看来你很紧张呢,你果然是知道那个地方的。”接着又用英文说了一个词:“蜘蛛人。”
三角眼猛地一震,惊愕地抬头望着这个不可思议的金发男子,半晌说不出话来。只听金发男子又对周围的凶恶之徒们说道:“至于酬金嘛,还很不好说,不过我想,至少每人也能分到——几千……万吧。”
周围一阵喧哗:“他妈的,说清楚点,到底是几千还是几万?”“说你个奶奶,想清楚再说,说的是什么鸟洋话。”“不说清楚别他妈想让我们卖命”。
“几千万。”金发男子微笑着连成一气说出来。
一听这个数字,这群狼一般的人就开始热血沸腾,耳鸣鼓响,两眼放光,每个人都大口地吸着冷气,默默盘算着,几千万,几千万,那是个什么数字,那可以做些什么,车,房子,女人,还有什么不能有的。
金发男子补充道:“当然,最低货币单位也要是欧元,说不准也可以是英镑。”
那伙恶徒又失望地张望起来,几千万欧元,那是什么数?换多少人民币?
三角眼却按捺不住了,欧元与人民币对价比,接近一比九,几千万欧元换作人民币,最起码也要上亿。但同时他也最清楚那个地方的危险性,除了死亡,那里什么都没有啊,这人到底能在那里找到什么呢?他的话可信吗?一个连名字也不敢自报的家伙。他冷冷地问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的话?”
金发男子烟已抽完,扔在地上,用他那沉重的、嵌有钢板的大头皮鞋将烟头踩灭,如军人般直起腰板,取下墨镜,露出那双湛蓝的碧眼,眼中闪烁着毒蛇般诡秘的光芒,然后微笑道:“我,叫莫金。”

TOP

47

  
“莫金,是什么人?”三角眼心中想了好几遍,也没有什么印象,而他的那些手下,就更是一头雾水了,但他还是回应道:“我是这群狐狼的头,我叫西米。”
“哦。”人群中发出很多惊叹声,不少人跟了他们头领很长时间,却从不知道这个被称做狐狼的人叫什么名字,今天才知道。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不是汉族的人名,也不知道是哪个少数民族的。
莫金虽然对西米不知道他是谁的反应感到很失望,但他一听到西米这个名字就笑了,道:“瞧啊,我的运气实在不错,看来你注定要做我的拉客西米了。”
西米一听莫金的回答,心道:“他果然什么都知道。可是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呢?”他虽然没有听过莫金的名字,但是这个高大得令人望而生畏的外国男子进洞后的一言一行,都令他相当震惊。以前在部队时,除了他们的教官,还没有谁能让他感到如此战栗。
莫金顿了顿,又道:“你们没听说过我的名字,那没有关系,不过我为这件事做了大量的准备,我也不介意让你们了解我的诚意和我做的准备工作。你们进来吧,外面风很大的,里面的主人热情又好客。”
随着莫金一声招呼,五个人鱼贯而入,前面四个人都是清一色的雪地野战队着装,白色的野战装,带松紧的连衣帽遮着脸,墨镜和口罩遮住了其余面部,相比他们的装束,更打眼的是他们手中的武器,每人背上都背着肩扛式无后座力火箭筒,一人手里拿着两挺格林轻机枪,一人端着装了弹鼓的重机枪,一人斜挎着挂榴弹发射装置的冲锋,还有一人竟然拿的是在伊拉克战争中出现的带摄像头和视频的可转弯枪。仅这些装备,已经让洞穴内的盗猎分子们震撼不已,不说他们,就是他们的头目西米又何尝见过这些近年新开发的非常规部队的武器。他们唯一可庆幸的就是,幸亏刚才没有动手,否则被屠杀殆尽的,只能是他们。
莫金皮笑肉不笑地解释道:“不用紧张,这里环境恶劣,野兽也多,这些东西,是拿来打猎的。”
西米心中清楚,用火箭筒来打猎,其意义得自己领会,但这个莫金层出不穷的能力确实超乎了他的想象,这人动用了怎样的关系,怎么弄到这些武器,又是如何将它们带入中国境内的?仅是这一层,就让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是莫金办不成的。他既然已经拿出一些家当让自己看过了,那拒绝他提议的后果可想而知。同时,西米注意到最后进来那一人,他虽然也裹得严严实实,但是与前面四人有很大不同,那人比莫金矮了半头,他的秃顶尖得像夜叉,仅两耳上部有少许灰白凌发,如橘皮般坑洼的脸蜡黄,身体的其余皮肤又都是灰青色,整个人瘦如柴禾,指骨细长如鸡爪,皮包的骨头下面,血管如扭曲的蚯蚓般附着在上面,一双绿色眼睛如猫头鹰般又圆又大,分外地向外突着。西米自觉自己的形象已经十分蛮横可怕了,没想到还有人相貌比自己狰狞万倍,这个家伙冷冰冰不带一丝人气,活像在地下被埋了好几年,刚从坟里爬出来的僵尸。

-------------------------------------------------------------------------




《藏地密码》历经周折,于08年4月25日终于出版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封面很漂亮,定价24块8,不嫌贵的朋友,可以买一本看看。  
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202587

TOP

48


莫金对四名持武器的人不闻不问,直到那死尸般的人进洞了,他才热情地打了声招呼,略带讨好的语气向那人说了些什么。两人商讨了半天,才见那死尸咧开烂柿子一样的嘴笑了笑,西米听得出,莫金他们说的是法语,那看起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叫索瑞斯。
莫金和索瑞斯刚刚停下,准备向西米发问时,一个人搀扶着另一个人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老大,牛二娃回来了。”那人说完,才发现洞穴内状况有些不对,凭空多出几个全副武装的家伙。西米没耐心地挥手让他们靠边站,心道:“上山的路只有一条,这个雷波搞什么名堂,这么多人进来了他竟然不知道。”
那牛二娃分明就是卓木强等人在冰溶洞里看到并逃脱的盗猎分子,他面颊消瘦,显然这些天也吃了不少苦头。他一进洞,就顾不得旁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我哥哥死了!他被几个貌似科考队员的家伙打死了!”接着,牛二娃大致说了说在冰溶洞里想干掉那几个科考队员的情况,最后狠狠地道,“他们中的某些人一定有过去冰溶洞的经历,否则根本没可能逃得出来!我一定要替我哥哥报仇。”
西米气急败坏,这几个没头脑的家伙,白白送了性命不说,还破坏了他在可可西里的全盘计划,但他目前没有心思理睬牛二娃,有更实际的问题就摆在他面前。不料,莫金听了牛二娃的诉说后,突然急着要离开,他先拍拍牛二娃的肩膀,安慰道:“有机会的,你一定有机会报仇的,呵呵。”接着,他拿出一张名片,道,“我得赶去见一位老朋友,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们可以好好考虑考虑,然后联系我。”最后,他抛出两扎捆得像砖块的人民币,迟疑了一下道,“这个二十万,算是……这次来访问你们的咨询费吧。你们考虑清楚。再会……”
说着,倒退着走了几步,和索瑞斯讨论着什么并肩走出了洞穴,四名武装分子也陆续走了出去。洞里的人都贪婪地盯着地上那两块砖头一样的钱,一时人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西米身上。西米却看着那张印着三国大使馆电话号码的名片发憷。
莫金快步走出洞穴,用法语道:“我还以为他死在可可西里了呢,没想到竟然和科考队待在一起。”索瑞斯道:“他来这里做什么?”
-------------------------------------------------------------------------




《藏地密码》历经周折,于08年4月25日终于出版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封面很漂亮,定价24块8,不嫌贵的朋友,可以买一本看看。  
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202587

TOP

49


莫金道:“我怎么知道,或许是来查线索的,我就是不知道他已经掌握了多少情况,但是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样子,一定打探到不少了。对了,想不到可可西里还有种奇怪的冰溶洞地貌,牛二娃说那些仓鼠被一种类似气体的东西驱散了,你怎么看?”
索瑞斯阴刻地笑道:“哼,试验鼠临死前腺体会分泌多种物质形成一种危险信号,目前可考查的包括尿液中的尿酸、荷尔蒙、鼠肾上腺素、伽马因子等多种易挥发物质,那些物质可以使五百米以外的鼠类感受到危险并逃窜。我想他们就是利用了那样的压缩气体,如果是我的话,就可以让那些仓鼠克服对这种气体的恐惧,那些人没一个逃得掉。”
山崖边上,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竟从崖下升起一架直升机。登机后莫金吩咐道:“快开,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趁暴风雪还没有形成之前。这个鬼地方气候实在是恶劣。”
莫金重新戴好墨镜,威严得俨然一位军官,点了一支烟,身后一名武装分子忙讨好地点火。莫金深吸一口烟,仰头自语道:“希望他还在科考队,如果返回拉萨再去找他就不容易啦。”
身后的武装分子突然发问道:“老板,我们人数已经足够,为什么还要找这些外行?”
莫金诡笑道:“做事要做得干净利落,总得先找好替死鬼,就算事情败露了也不至于让人怀疑到我们头上,懂吧。”这次又改用英文了。
“可是,他们会同意吗?”莫金要抖烟灰,那武装分子赶紧把双手捧了过来,问道。
莫金弹掉烟灰,解释道:“会同意的,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能让人们胆大妄为,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他们就可以违法乱纪,以身试法;利润翻番,就能让一些人疯狂,杀妻弑子,六亲不认;如果有五倍的利润,那么有人就会拼着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去做。鸟为食亡,这人……注定是要为财死的。”
那武装分子道:“那么,您给他们开出的价码是——”
莫金得意地道:“无本,万利。”他又用法语问身边的索瑞斯道,“我说得对吗?索瑞斯先生?”
索瑞斯干笑两声,好似吊死的女鬼在半夜号哭,一头毛茸茸的尖嘴狸鼠从他的衣衫里探出头来,四处张望。
卓木强三人在格尔木自然保护站就迫不及待地给拉萨方面打了个电话,随后搭乘另一辆车前往格尔木市。刚到格尔木市就开始下雪了,大风雪让卓木强想起了丢在可可西里的枭龙汽车,他和张立一商量,便决定坐火车回拉萨。原本在格尔木搭乘火车,很难搞到卧铺票的,但卓木强只打了几个电话,下午他们便躺在了舒适的南下火车软卧车厢内。若非这趟直达列车因人力不可抗拒因素晚点整十二个小时,他们还得等到第二天早上才有车南下。

TOP

50


这是辆典型的观光车,车载广播不停地宣传着高原知识和景点关注,通过广播,他们了解到首期运行在青藏铁路上的十八辆列车,每辆有十六节车厢,由八节硬卧、四节硬座、两节软卧、一节餐车和一节发电车组成。青藏铁路建成以来,卓木强还是第一次搭乘。这次让他们有时间放心地欣赏沿途的风景,列车驶出格尔木,呼啸在渺无人烟的昆仑山区,两边是被白雪覆盖,姿态各异的起伏山峦,在风雪中如钢铁巨人般矗立着。不多久又进入连绵不断的昆仑山脉,列车开始平缓地爬坡,广播里播音员柔和地解说道:“在昆仑河北岸,紧邻青藏公路旁,有一股四季不冻的清泉从地底喷涌而出,长流不竭,称为昆仑神泉,传说是西王母用来酿制琼浆玉液的泉水……”
三人就沉浸在这一路的风光和一路的讲解中。唐敏一路都在懊恼,早知道这条路,说什么也不去横穿可可西里。
卓木强和唐敏一个房间,张立在隔壁,还不到休息时间三人就在同一个房间。在来格尔木的路上,卓木强他们详细地告诉了唐敏在可可西里的经历,只有仓鼠一节卓木强跳了过去,他实在不愿让唐敏担心得睡不着觉。唐敏对他们的经历也是无限向往,为自己没能参加这次历险而感到十分失望。此刻,他们又在车厢内谈论着笔记本可能的下落,很肯定,唐敏的猜测十分正确,唐涛的笔记本无意中落入了寻山队的手中,而五名寻山队员的死和失踪,都与笔记本有着直接的关系。
张立分析道:“十分明显,那个笔记本记录着的内容很容易让人动心,至少是能让人们相互残杀的东西。”
唐敏道:“可是那里面只有我哥哥的旅行记录啊。”
卓木强道:“你到底仔细看过那本笔记没有?”
唐敏摇头道:“没有,我都是听哥哥念上面的故事给我听的,自己看没有哥哥讲得好听。”
张立和卓木强交换了一个眼色,起立道:“这就对了,你哥哥的笔记本都是一些探险记录,里面记录了许多别人没能到过的地方,说不定就有古墓啊、地宫啊什么的,有大量的金银珠宝也说不定哦!”
唐敏道:“我哥哥没说过这样的故事。再说,那宝贝什么的,哪那么容易就被发现了。”
卓木强笑笑,道:“不用争执了,没有看到笔记本,我们姑且只是这样假设,感觉比较合理而已。”
唐敏问道:“但是我不明白,最后失踪的三名寻山队员,为什么要去那冰溶洞里?”

TOP

51

卓木强道:“我想,是因为你哥哥的笔记里,详细地记录了某个冰溶洞的内部情况,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利用险要的冰溶洞脱身,二是想让别的队员死心,不再跟着他们。然后……伺机离开,去找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张立点头表示同意,但他颇感惋惜地道:“经历了那么多危险,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卓木强不同意道:“不,我们得到很多,得到很多。”他神色木然,这次的经历给他带来的影响无比巨大,他曾在茫茫冰原感到孤立无助,欲哭无泪;也在数万只仓鼠面前瑟瑟发抖,双腿生根;在逃离的时候手脚发软,在冰桥上寸步难行,那些经历,都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以前,卓木强不懂得什么叫害怕,认为这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了,只要有经济实力,人就可以很舒适地享受生活,却不知道原来在远离文明的地方,需要的是另一种实力。
唐敏的话把卓木强从思索中拉了回来,她负气地撒娇道:“好啦,都是我不好,耽误了你们的时间。现在我们可不可以暂时不讨论这个问题了,肚子好饿,去吃饭吧。”
卓木强刮着她的鼻子道:“没有人怪你啊。”
三人来到餐车进餐,吃了没多久,只听一名女游客惊呼起来:“谁偷了我的钱包?谁偷了我的钱包?”
餐车内顿时喧闹起来,张立在卓木强耳边小声说道:“右边,第三个餐桌穿蓝色羽绒服的人是小偷。”
卓木强看了一眼道:“穿牛仔裤那个?不会错吧?他和被偷的人隔了五桌呢。”
张立道:“不会错,你看,他偷去的钱夹没有放好,还从衣服口袋露出一角来呢,而且,他口袋里的,是个女式钱夹。那女士呼叫的时候,餐车内别的游客都惊慌起来,只有他不动声色,这个反应也不正常,看样子是个惯偷,胆子挺大的。我去揭发他。”
唐敏看着张立过去,低声问卓木强道:“这样,没事吧?”
卓木强道:“没关系,他也算是军警吧,观察能力这么细致,分析和思索也比较完善,不愧是特种团里的啊。”
卓木强他们看见,张立先是拍拍那人的肩膀,然后两人说了些什么,张立取出那个皮夹,接着丢钱包的女士也赶了过去,大骂那人,但那人好像极力争辩着什么。卓木强道:“情况好像不对劲,走,过去看看。”
只听张立大声道:“赶快把这位女士皮包里的钱拿出来,不要让我动手。”
那男子不承认道:“我没有拿!我说了,我不知道这个皮包怎么来的,我不知道它怎么跑到我口袋里去的,我被人栽赃!”
那女士破口大骂道:“你还敢不承认,人家都亲眼看见你拿了,把钱还给我,还有我的照片,你还不还,你还不还!”她开始手脚相加,又抓又扯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旅客各出建议:“叫乘警,叫乘警。”“先关起来,先关起来。”“搜一搜就知道了吧,让乘警搜。”
“小子,哪里跑!”就在大家围观的时候,门口餐桌又起了变故,一名穿军绿大衣的男子突然扑向另一名眼镜男子。那眼镜男子似乎想夺门而逃,但抓他那名男子右手一把抓住他手腕,脚一靠,跟着左手压在他肩上,反手一别,将那眼镜男子制伏在地,让他动弹不得。

-------------------------------------------------------------------------




《藏地密码》历经周折,于08年4月25日终于出版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不方便去书店购买的朋友,可以到当当网,卓越网进行购买,目前活动期间五四折销售。
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202587
卓越网购买地址: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 ... p;prodid=bkbk826994

TOP

52


大家还没看过火车上这么热闹的,不少人又赶过去看了。那男子押着眼镜男子却朝这边走来,对丢包的女士道:“大姐,是他偷了你的钱包,和这位先生没关系。”
有人出来说话了,第一位被认作小偷的男子这时底气更足了,“喏,我说不是我嘛。”
那女士不依不饶地问道:“那钱包为什么在你口袋里?”
穿大衣的男子道:“这位大姐,他真的是被人栽赃。小偷偷了钱包拿走了钱,把空钱夹放在了他的口袋里。因为他穿的羽绒大衣,口袋比较大,容易让人栽赃,而且穿羽绒服比较厚实,小偷拿或者是放东西都不容易惊动穿羽绒服的人。”
张立道:“刚才这位女士大叫丢了钱包,全车厢的人都注意到了,为什么他没有反应?”
穿大衣的男子微笑着,从嫌疑人的衣领里扯出一根线来,还连着耳机,他解释道:“因为他在听MP3。”
张立转过头来,穿大衣的男子约二十五六,一张方方正正的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卧蚕眉下一双炯眼,稍厚的唇让人感到朴实忠厚,他旁边那位眼镜男子相貌斯文,穿着体面像名白领,怎么看也不像小偷。张立问道 :“那你是怎么发现他的?”
穿大衣的男子解释道:“我一进餐车就发现他不对劲了,人家都是看有没有空座位,食品区里有些什么吃的,他的眼睛却是在看人。方才这位大姐说丢东西的时候他也像别的人那样起哄,但他却瞟了这位先生的口袋一眼,这个钱夹颜色和这位先生的羽绒大衣颜色很近似,不仔细看很难发现,而能在第一时间一眼看出钱包外露的人,恐怕只有把钱包放入这口袋的人吧。待大家都围观过来时,这家伙还想再次出手,却被别人注意到了,他才没有得手,他想从门口开溜,我就捉住了他。”
穿大衣的男子从眼镜男子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叠钱来,另一只手仍然牢牢抓着眼镜男子的双手,令他没有一点反抗能力。他举起手中的钱问道:“这么大一摞钱却不用钱夹装,你就不怕掉吗?”他把钱交给丢钱的女士问道,“大姐,你数一数,是不是你丢的钱。”
那眼镜男子急了,道:“那……那是我的钱!你凭什么说是她的?”
穿大衣的男子不慌不忙,从一摞钱里却捻出一张贴证件用的一寸半身照,问道:“这照片,也是你的吗?”谁都看得出,正是那女士的照片,那眼镜男子终于低下了头。
正巧,乘警赶到了,乘客们都不约而同地给那穿军绿大衣的小伙子鼓起了掌来。乘警带走了蔫耷耷的小偷,并对失主、张立、那小伙子都录了口供,张立得知,那小伙子叫岳阳,今年二十六。


-------------------------------------------------------------------------




《藏地密码》历经周折,于08年4月25日终于出版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不方便去书店购买的朋友,可以到当当网,卓越网进行购买,目前活动期间五四折销售。
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202587
卓越网购买地址: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 ... p;prodid=bkbk826994

TOP

53     
   

卓木强巴对岳阳也挺有好感,四人坐在了一起吃饭,很快就熟悉起来。张立道:“从刚才你抓那人用的擒拿格斗来看,你是部队上的吧?”
岳阳微微笑道:“是啊,这次去拉萨执行特别任务。”
张立一点头就没有再问,他知道部队上的规矩。岳阳道:“张大哥你也是部队上的吧,在拉萨当兵?”
张立愕然道:“你怎么看得出来?”
岳阳有些腼腆地笑道:“你手上的老茧是常年打靶留下的,你的腰板挺得比常人直,你的步伐非常准确,步幅几乎都一样,那是常年操练的结果。看得出,你已经非常适应高原环境,而且你又一眼看出了我用的擒拿,所以我想,你应该是青藏高原某部队的。”
张立暗暗吃惊,这小子的侦察术学得比自己还好,他指了指卓木强巴,问道:“你看,他是干什么的?”
卓木强巴没想到张立会突然考岳阳,微微一笑。唐敏饶有兴致地看着,岳阳沉思了片刻,说道:“这位大叔身体素质非常好,很强壮,虽然在内地待了很久,但身上还是有很明显的藏族人特征。如果不是这位姐姐,我会认为大叔是特种部队的退伍军人。”
唐敏脸一下就红了,心道:“姐姐?我可比你小多了。”
张立看着唐敏问:“为什么你看到她就觉得他不是退伍军人了呢?”
岳阳道:“姐姐的狐皮大衣十分考究,而且做工精细,气质典雅,这些都是暴发户不懂得欣赏的,那么必须是长期富裕的人,而退伍军人不可能在短时间积累这么多财富。而大叔的眼神很凌厉,仿佛随时都准备接受对手的挑战,所以我认为,大叔可能是一名商人,大商人。”卓木强巴咧嘴一笑,唐敏咬着嘴唇,很认真地听着。
张立不解地道:“等等,你等等,你怎么断定这件衣服就不是这位姐姐她自己买的,说不定这位姐姐家里就很富裕啊,和他没有关系啊。”
岳阳乐呵呵地道:“这位姐姐对狐皮大衣十分爱惜,吃饭时唯恐食物落在了衣服上,起身前必先掸一掸衣服上的灰,坐下时小心地把大衣后摆铺好,害怕弄皱了。据我所知,只有心上人赠送的礼物,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岳阳不等张立继续追问,俏皮地又说道,“张大哥不是还想问我为什么知道大叔和姐姐的关系吧?只要是有一双明亮眼睛的人,都看得出。”
卓木强巴笑道:“很敏锐的观察力啊,你在部队是侦察兵吧?”
岳阳“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张立解释道:“部队上很多事情都不能随便透露的。”
卓木强巴他们和这个叫岳阳的部队小伙子越聊越投机,说起了天南海北的事情,自然也谈到了这次可可西里之行,说起那冰洞里的情形。张立发现,不喜言谈的卓老板表达能力非常强,说到惊险处岳阳连饭都忘了吃,呆呆地听着。岳阳也告诉卓木强巴他们一些关于青藏铁路的知识,并告诉他们,如果是第一次走青藏线的人,那绝对是一场视觉享受,玉珠峰、辽阔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唐古拉山口、念青唐古拉山……

TOP

54


餐后,张立毫不介意地让岳阳从硬座搬到他的软卧里去,四人玩了一会儿扑克,卓木强巴不是很精通,但也同大家高兴地玩到深夜。
天气原因让火车放慢了速度,足足开了十八个小时才到拉萨。张立遗憾地道:“可惜就要分手了,希望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四人惜惜道别,卓木强巴三人都对这个阳光般的小伙子的特殊任务感到好奇,最终还是没问。出了车站口,拉巴大叔早早地等在那里,一见卓木强巴三人,急忙迎了上来,嘴里念叨道:“哎呀,我的少爷,你怎么去了那么多天,又联系不上你,我们都快急死了,一接到拉萨这边的通知,我就赶来了。怎么样,少爷这次去可可西里收获大不大?”
卓木强巴微笑道:“可以说没有收获,也可以说收获不小。走,上车再说,对了,方新教授怎么没来?”
拉巴打开车门,道:“教授去联系一些事情,他让我们就在拉萨等他,还没吃饭吧,我们先去吃饭,边走边说。少爷,你们在可可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去找那个笔记本用不了这么久吧?”
张立在车门外道:“我想,我应该先回部队报个到,就不搭这辆车了。”几人挥手道别。
拉巴在车里又关切地问道 :“少爷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我看少爷脸色不大好。唐小姐,你们到底找到你哥哥的笔记本没有?”
唐敏摇摇头,却发现卓木强巴的脸色果然难看起来,轻轻碰了碰他,问道:“怎么啦?”
卓木强巴回过神来,淡淡地道:“哦,没什么。”原来,一回到拉萨,经拉巴大叔一问,卓木强巴突然想起,仅在可可西里就遇到这么多危险的事情,可谓九死一生;而据他们目前所了解的情况,那个未知具体位置的神秘地方只会比可可西里更加危险,该怎么办呢?
唐敏在车内又把他们在可可西里的遭遇复述了一遍,虽然没有卓木强巴说得那么惊心动魄,依然让老拉巴不住地拍胸口,不住地念佛经感谢佛祖菩萨。卓木强巴在车内前思后想,那前去探寻紫麒麟的计划竟是越来越渺茫,他意识到危险并不只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真正碰到危险时,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拉巴听完唐敏的讲述,叹道:“太危险了,比当初我们去勘测神山还要危险啊。少爷,你还是坚持要去寻找那獒吗?”
卓木强巴道:“对了,你弟弟的情况怎么样?”
拉巴神色黯然,就在卓木强巴以为巴桑并不同意时,拉巴却道:“他同意了,方新教授也通过做工作,得到了有关方面的支持,同意他参加这次行动了。前两天他还不愿意的,后来我开导他,他慢慢想通了,就算是对他以前罪行的一种弥补吧。”
卓木强巴道:“那拉巴大叔为什么还愁眉苦脸呢?”

-------------------------------------------------------------------------




《藏地密码》历经周折,于08年4月25日终于出版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不方便去书店购买的朋友,可以到当当网,卓越网进行购买,目前活动期间五四折销售。
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202587
卓越网购买地址: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 ... p;prodid=bkbk826994

TOP

55


    拉巴皱起眉头,不安地说道:“强巴少爷,经历了可可西里的事件,你还是一心只想早点找到那个地方吗?少爷已经不再是年轻的小伙子了呢,你已经是中年人了,你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再作出决定吧。我看着少爷长大、成熟,一步步走向成功,少爷在商业领域取得的成绩是大家看得到的,但这次与以往的经历都不同,你们或许要深入一个远离人类文明的地方,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双手,这样的经历,少爷你是从来没有过的。在可可西里被科考队救了,但不会每次都这样幸运。德仁老爷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卓木强巴笑道:“好了,大叔,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人生不可能什么事都经历过,以前我们家也没有人经商啊,不管做什么事情,总要有人做第一次吧。我记得父亲曾这样说过,每天,我们都在和未知的明天作拼搏,每一刻,我们都要闯过未知的下一刻。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学习、积累、运用的过程,我不怕挑战的。”听了拉巴担忧的话,卓木强巴自己心里的忧郁反而一扫而空,又燃起激情和斗志。
    拉巴又道:“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
    “嗯?什么?”卓木强巴问。
    拉巴道:“弟弟他……上次少爷探访过他之后,医生说,他的病情有所反复,因为刻意要回忆反而忘记了更多,或许只有抵达那个地方他才能回忆起来,恐怕在寻找那个地方的路途上不能给少爷你们太多的帮助了。”
卓木强巴皱起了眉头,这确实是个坏消息。现在蒙河的疯子已经失踪,如果巴桑不能想起他们行走的路线的话,他们就等于失去了唯一的希望和线索。他想了想,尽量平和地道:“没关系,记忆可以慢慢恢复,我们可以安排更好的心理医生。巴桑是一个身手和野外生存能力都很强的人,我们需要他的帮助。”他握住拉巴双肩道,“大叔,我可以接受任何挑战,相信我的决心。”
    三人找了家普通餐厅,随便吃了点什么,然后按照方新教授的要求,在金珠路等教授。卓木强巴不断向拉巴打听家里的情况和进展,拉巴大略知道一些,但离卓木强巴想知道的情况还差很远。直到方新教授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卓木强巴的视野之中,他才露出些许微笑。
    方新教授眼里布满血丝,看来卓木强巴离开的这几天他一直没休息好,卓木强巴心中也怀着愧疚,让一位老者为了自己的事而如此奔波。方新教授见面的第一句话也是:“进展如何?”
卓木强巴委婉地摇头,但面上流露出会心的微笑,方新教授也笑道:“看来此行还是有所收获的,但是一定没有我的收获大。”两人抱在一起,拍了拍肩背。
    上了车,方新教授道:“虽然我得到了你想象不到的消息,但是我还是想让你先说。”
卓木强巴道:“这事情说起来可就长了,我已经记不清是多少遍重复了。好吧,我们乘包机降落在治多,我让我公司的人把一辆改装过的枭龙车停在那里。张立开的车,敏敏带路,我们横穿可可西里。”唐敏撅起了嘴。
卓木强巴说到他们被悍马追击时,特意看了看方新教授的表情,但是方新教授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丝毫的惊讶。卓木强巴停下问道:“导师,为什么你好像……”

TOP

56



    方新教授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别着急,等你说完了我再说给你听。”卓木强巴又继续说下去,一直说到灰狼三兄弟时,方新教授才露出了惊异的神色。卓木强巴道:“很不可思议吧,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狼。”
    方新教授细细地询问了狼的外貌、毛色及体形特征,最后道:“如果不是从你嘴里说出来,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从它们的毛发和体形来看,这些狼有点像肯内亚狼的体形,但外貌更多的还是具有美洲狼的特点。”
    “美洲狼?”卓木强巴眼睛一瞪。唐敏道:“哇!从美洲过来岂不是要走很远?”
    方新教授道:“只是相貌相似,要知道,古生世的古猫兽进化为黄昏犬的时候,它们的子孙沿着古河道朝欧美方向扩散,不排除我们脚下这片土地曾生长过一群美洲狼。从你对它们的描述来看,这些狼应该长期生活在二至三千米海拔的地区,这一点你是对的。”
    卓木强巴道:“导师,为什么你只对它们的地域特征感兴趣,它们那超出想象的智商不是更该令人惊讶吗?”
方新教授道:“没什么好惊讶的,我认为,你们碰到的不应该称做狼,而该叫狼人。”
    看了看卓木强巴和唐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方新教授微笑着道:“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到了月圆之夜就能直立身子化身成人的狼,那是传奇故事里的事情。我说的狼人,是指进化史上的一种推论。科学界曾作过这样一个推论,如果人类没有进化成这个世界最高级的动物,那么最有可能取代人的动物里,狼是排在第二位的。”
    唐敏道:“那第一呢?”
    “海豚。”方新教授答道,“第三是大象。它们有几个共性,首先,它们有体积足够的脑容量,有相当于人类三至四岁孩童的智商基础 ;其次,它们都是群居生活,就为积累经验打下了基础;第三,它们有我识,这也是一个物种发生基本变量的必需因素。海豚之所以被排在了首位是因为它们生活在海里,科学家们认为,海水的浮力让它们的大脑更容易思考。而我不这样认为,经过我的研究,狼才是最可能进化为拥有人那样高智商的生物,原因很简单,海豚和大象的身体都不利于劳动,肢体的灵动性和工具性与狼相比差远了,就算它们有那样的想法,但是没有进化出那样的器官也做不到。狼在与人类的进化竞争中,它们只落后了一万年,如果它们提前一万年开始进化的话,此刻统治这个世界的应该是它们。”
唐敏道:“你说得不对,排在第一的应该是大猩猩。”
    方新教授笑道:“我们就是大猩猩啊。科学界讨论的是不同物种间的进化历程,而非同一物种。如果哪一天人类从这个地球上消失的话,重新站立在土地上的应该是我们养的那些宠物犬类,而非大猩猩,它们已经注定要成为进化链失败的淘汰者。所以,如果有那么一个地方,以狼为主宰的话,它们究竟会进化到何种智力程度,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诸如,你们那个……”

TOP

57



    方新教授愕然回过头来,卓木强巴那双诧异的眼睛正好也看着方新教授,两人同时想到了一个地方,人和狼如朋友般同居着。方新教授道:“太不可思议了,那究竟是个传说,还是真实存在的?”卓木强巴道:“我不知道,我现在思维很乱。”
唐敏不解地道:“怎么啦?你们都想到什么了?”
    方新教授道:“没什么,暂时不去想它,强巴,你继续说,后来你们又怎么样了?
    卓木强巴又说到他们被胡杨的科考队救了,方新教授一笑道:“原来是极限科考队长救了你们一命。”见卓木强巴不明白,又道,“我以前曾和那个大胡子有过一面之缘,他去过南北极,登过珠峰,是个视科考如极限运动的玩命家伙,别人不敢去的地方他敢闯,他有着强盗般的大胆和科学家的缜密心思,行内人都戏称他为极限队长。好了,继续说吧,后来你们怎么样?”
    说着说着,卓木强巴想起了那根骨笛,赶紧拿出来请方新教授过目。方新教授仔细地看了看骨笛,道:“这个我不是很熟悉,不过如果你想了解,我可以找一些朋友对这东西进行破解。既然胡杨他们见过,应该不会差太远。只是有一点,如果真是密教的法器的话,出现在可可西里的概率就太小了,我认为应该是你那些拥有高度智商的狼朋友从别的地方带到可可西里去的。它们极有可能是西藏的狼。”方新教授突然面色一颤,将一种惊人的想法埋在了自己心里:“可以进化成紫麒麟的狼!”
卓木强巴点点头,又接着说起了冰溶洞里的奇遇,这次方新教授没有插话了,他也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情况,只是最后说了句:“这个胡杨太冒险了,就算被盗猎分子气昏了头,也不该让你们去的。”
    卓木强巴辩解道:“当时胡队长没有考虑到洞内会是那样的危险。好了,导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听到我被人追杀而毫不吃惊的原因了吧?”唐敏也是一副急于知道答案的表情。
    方新教授这才缓缓地道:“如果是你们出发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恐怕也和你们一样,除了吃惊还是吃惊,但是你还记得吗?你临走时,德仁老爷托你请来了德尼大喇嘛,你可知道你父亲的用意?”
    卓木强巴摇头,方新教授道:“德仁老爷是想知道,我们这次出行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大。德尼大喇嘛就是西藏近一千三百年来的活历史。他们在房间内讨论了五天五夜,而我,十分荣幸地被邀请旁听,最后,他们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我想,那也就是强巴拉你们被人追击的根本原因。”
    在卓木强巴一脸茫然的注视下,方新教授缓缓地道:“强巴拉,我的学生及朋友,你可知道你寻找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你可知道,你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寻找那个地方的人。别的寻找者,把那里称做——帕巴拉神庙!”

TOP

58


    车内的气氛顿时凝结,卓木强巴只听到方新教授静静地说道:“德仁老爷只是根据我们发现的东西得出的推断,帕巴拉神庙,全名叫帕巴拉-仁博切神庙。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卓木强巴僵硬在车内,仿佛忘记了思索,失去了活动的能力,唐敏催促道:“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好半天卓木强巴才缓缓地道:“帕巴拉是圣洁、圣仁的至高无上的意思,仁博切是珍宝,稀世之宝的意思,前两个是藏文,常常是藏教中至高无上的尊者的称谓,它们三个连在一起,意思就是:多如大海般,圣洁而至高无上的珍宝。就……就是这个意思了。”
    唐敏也愣住了,喃喃地重复道:“多如大海般,圣洁而至高无上的珍宝,天!”
    卓木强巴忙道:“导师,告诉我,父亲他们究竟研究出了什么问题,请你详细地全部告诉我。”
    方新教授道:“这是自然,这都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最早可以追溯到1844年,英国探险家福马-特尼德,关于这个人,我这里有些资料,你可以看一看。帕巴拉神庙的名字,就是从他口中流传出来的。”
    方新教授从身旁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在卓木强巴仔细查阅时补充道:“他可以说是19世纪最富传奇经历的考古探险家之一,他的探险经历多次见于报端,曾引起一个时代的轰动,不少那个时代的人都是看过他的经历才被他感染而成为探险家的。发现特洛伊城的德国考古家谢尔曼和第一个登上北极点的美国人皮尔里,都是因为崇拜特尼德而走上了考古和探险的道路。特尼德的考古有个特点,那也是谢尔曼终身坚信的信条。他们深信,那些流传于人们口里的神话和传奇,一定都是真实的,它们是历史通过人们口诵的方式流传了下来。”
    方新教授又拿出一份资料,对卓木强巴道:“你看看这个,这是我刚托朋友从大英博物馆发过来的传真。”
    卓木强巴拿在手里,唐敏凑过头来,两人一起惊呼:“这个是!”
    方新教授道:“不错,这是一份1844年的英国每周新闻报,看这里……”在方新教授手指下,报纸的头版头条清晰地写着“伟大的探险家又开始新的旅程,目的地——神秘东方最高寒之冰峰”,下面是一些模糊不清的照片和介绍。
    方新教授道:“根据我目前所了解到的,这位19世纪最伟大的发现者,无意中听到了藏族说唱艺人的史诗,那是比格萨尔王更古老更为神秘的史诗,阿里王史诗,现在好像已经失传了。不知道福马从阿里王史诗中听到了什么传说,但是他当时就激动得几乎失去理智,而帕巴拉神庙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开始频频出现在他的口中。他前后三次进入西藏地区,似乎一直在寻找有关帕巴拉神庙的线索,最后一次收获最大,据说是寻找到了地图一类的东西,但是现在已无法考证,然后,就有了这报纸上的最高寒冰峰之行。那也是人们最后一次,看到这位伟大的探险家。后来的情况十分复杂而隐秘,我几乎找遍了我所有的朋友,八方打听,现在所能得到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 :好像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张图后来落到了英国人手里,在一战的时候又丢了,二战时被纳粹党卫军发现,所以后来才有1938年和1943年希特勒两次下令,派他的最佳助手希姆莱亲自组建了两支探险队深入西藏这件事。”
    方新教授拍拍神志恍惚的卓木强巴,微笑着道:“我只是尽可能简单地把一些情况说出来,如果真要详细讲述,一年半载也说不完。诸如大西洲、亚特兰蒂斯,都是西欧远古便流传的神话。二战后,情况又发生了变化,据说美国和苏联都有那地图的原图,不知道是在抢夺中被分作了两半,还是被复制了,不过,新中国刚刚成立之初,很多苏联专家援助中国,而其中有一支特殊的专家团前后五次进入西藏,当然最后依然是空手而回。而同时,就在1950年,英美对珠峰进行了一次联合探险,好像也是为了那张图而去的。再后来,那原本保存在美国的地图好像被窃,而后出现了复制图,最多的时候似乎同时有十几张地图,前往西藏人迹罕至地方的人也越来越多,科考,探险,勘测,理由繁多,各式的都有。然而,那些获得地图的人们无一例外地,走进西藏的无人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只是在新的探险者们进入后,不断发现更多的尸体而已。”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