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36 123
发新话题
打印

[小说] 酡阳 雪塔

酡阳 雪塔

酡阳  雪塔


第一部      无亲




第一章   三月里的剑





     “青青草,春风吹不倒,三月到,日头院里照……”

      春意在江南的三月里,绽开得特别妖娆,满地碎花新绿,在盛满柔涩夕阳的院子里铺满。院子里的桃树今年开得特别早了一点,粉得象羞赧的少女的脸,姹紫嫣红了一片。还有几枝攀出了红墙,风才吹过,就把桃瓣洒在门前缓缓静静淌过的小河上,河水潺潺,落花澹澹。

      在院子里,一个头上绾着两个结的小姑娘在荡着秋千,轻轻晃着。她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模样,瓜子脸蛋,一双机灵溜黑的眼睛,甚是惹人喜爱。左手上的绿玉镯子更给她增添了几分秀丽。就是她在唱着那段小草的童谣,春意在她嫣然的笑脸里透着一种恬静的感觉。

      “灵儿,吃饭了。你妈妈叫你别玩了,今天家里来了客人。”一个面目白净的少年出现在院子里,十七八岁模样,背负着一把木剑。
     “大表哥,你就再让我玩会,行不?难得那么好的天气呀……”那个叫灵儿的小姑娘撅着小嘴向少年乞求着。
     “什么大表哥,你只有一个表哥,就是我,那个黑小鬼,凭什么和我相提并论。”少年傲慢地把头一横。
     “对呀,你是江南绣雪碎梅剑的唯一传人呀,薛无名薛大侠。”灵儿说完就扑哧笑了出来。

      薛无名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显然表妹的那句恭维在他耳里是相当贴心。薛无名望着表妹,轻声叹息道,“我先回里屋了,今天来了好些客人,都是剑术名家。今天若不好好讨教一番,真是我们学武之人的莫大遗憾。”

     “可是我又不想学好什么武功,整天打打杀杀的。我只要简单的生活就可以了啊,整日和秋秋和夏夏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对不,秋秋,夏夏……”灵儿轻轻一唤,就只见花丛中跃出了两只颇为可爱的小猫。一只周身碧绿,只眼睛略带一点蓝色;另一雪白底色的金色花斑。两只小猫都扑在灵儿的怀里用柔软的细毛蹭着灵儿的臂腕。

      薛无名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他转身往屋子里走去,嘴里咕噜着:“若江湖人知道‘吟霜书雨’莫千问的女儿、‘二月无雪’薛千舒的外甥女莫芩灵整日只知赏花养猫,不好好练武,我们的脸可就丢大了。”

      原来这两个年少的男女孩子就是江南绣雪碎梅剑的第三代传人。绣雪碎梅剑本是源自西北雪山的一个门派,后来为了躲避仇家追杀,部分弟子便一路逃匿于江南安居。待到薛无名的祖父薛一珩接手江南分支掌门时候,门派里仅存他与师弟莫一言,其余的都已经退出或者隐遁,西北总坛更是为敌人所覆灭,但这二人硬是以自己的双剑在江南武林逞恶斗凶,除暴安良;他们门派的死敌也是闻风消失,从此杳无音讯。后来莫一言将自己的女儿莫千寻嫁给了薛一珩的儿子薛千舒,两家就此结为亲家。

      这些武林旧事可和莫大小姐没什么干系,她只是沉浸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此刻,莫芩灵紧紧抱着自己怀里的两只小猫逗乐,丝毫没回头进房的意思。而家里一直也没再出来人催她,想必是因为这次客人来得多,没人有空理会这女娃儿了。日头又落下了一点,莫芩灵见家人确实无人来到院子里,就偷偷从怀里取出一个绣了一半的荷包和小包的针线,坐在地上轻轻缝了起来。浅浅酡红色的夕阳掠过,照着少女初萌的情窦。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5-12-16 06:32 编辑 ]

TOP

哈哈,写武侠的

TOP

这里也有哈..强烈要求阿郎同志多贴点...偶能一次多看点哈....
茶也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TOP

我来贴了
老非莫急

TOP

连载二



      餐桌上晶莹剔透的珍珠虾仁,纯色清雅的芙蓉木耳汤,以及味美可口的柳叶鸡丝这几盘菜是相当对莫芩灵的胃口的,可抬首望去,大人们讨论的话题显然是她毫无兴致的。今日家里除了父母,姑父姑母和表哥外还来了三位父亲的旧相识。

      席上对面那人一身白衣如雪,锦衣华衫,莫大小姐可是认识的。此人长身玉立,三十多岁年纪,姿态雍容,手执铁扇,正是姑苏慕容家的当家‘南公子’慕容秀楚,江湖的四公子之一。家底殷实丰余,武功更是出类拔萃,以扇代剑,挥舞起来风流优雅。他也是多少江湖女子的梦中情人,可惜在莫大小姐的眼里此君浮华矫情,每次来家里拜访为名,实际都借机对自己的母亲和舅母挤眉弄眼,装腔作势,好不害臊。莫芩灵摇了摇头,一脸鄙夷之色。往慕容秀楚左首望去,一人面容蜡黄,双眉下垂,整一副别人欠了他银子不还的样子,父亲称他“何保?涫狄运??幼阋宰鲎约旱囊??恕T偻?笸?ィ??笮〗闳从植桓伊耍?馊艘律礼荞诘挂舶樟耍?羁膳率撬?成弦簧砗崛猓?痔剐芈度椋?灯鸹袄葱孛?坏咭徊??吹媚?肆槎寂铝恕U舛?烁盖赘瘴?约鹤隽艘?????笮〗悴挪辉讣堑谜庋?拿?帧C娑宰耪庋??霾凰僦?停??肆榻裉焓翟诿皇裁次缚冢??ξ廾?牧成先词切绰?湓谩?r

     “慕容叔叔!听说你上个月在江陵府一扇独挑独行盗邵霄云,可是极度威风啊!能不能和我说说?”薛无名的眼神里充满仰慕,望着慕容秀楚。

      慕容秀楚微微一笑,缓缓地道:“其实他也不过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别人惧他单柄燕月刀,我可丝毫不畏。当时他那一招成名绝技‘烟雨燕双飞’使将出来……”

     “我听说过‘烟雨燕双飞’那招!乃是把单刀飞掷敌人脑后,身体纵身平地飞起如燕子般直击过去,实则袖里暗藏武器,敌人若非逃不过蓦然惊现的匕首就是逃不过那把回旋的飞刀……慕容叔叔,你是怎样躲过去的啊?”薛无名越问越急。

     “其实也很容易,你若是想知道,过会我们酒足饭饱后到园子里比划一下。”慕容秀楚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否此刻便去?”薛无名跃跃欲试。

     “名儿。现在是餐桌上,别乱了规矩。怎么可以打断客人的雅兴?来来,慕容公子,老夫敬你一杯,犬子胡闹,你可别放在心上。”薛千舒起身给慕容秀楚敬了一杯,“这可是我们酒窖私藏的十八年女儿红。”

     “真是酒如其名,看似窈窕婉柔,入口时却灼热深情,品味时分却回味无穷,其乐融融,正如莫氏伉俪的美貌千金莫小姐啊……”说话时分眼神还频频向莫芩灵睨了过来。那一脸横肉的大汉提听慕容秀楚这般说法,也是喉头“荷荷”干笑几声。莫芩灵被他笑得好不自然。薛无名转头一看莫芩灵的表情,激昂的脸上也抹上一了丝惘然。

      慕容秀楚一看薛无名的表情便心下了然,便假意怫然道:“可惜我已经一把年纪了,等到莫大小姐花开江南时候我已经不是什么南公子而是南大爷了,以我愚见,四五年后江湖上也没一位少侠的身世,相貌,武功,才学可以配得上她……”慕容秀楚的眼神停在了薛无名的脸上端详许久,扇子忽的一拍头,叹道:“真是该死!我怎么可以忘了‘二月无雪’薛千舒的将门虎子薛少侠呢,看来江南绣雪碎梅剑的两大世家要亲上加亲了。”

      此话一出,多年的师兄弟薛千舒与莫千问对望一眼,都是心上颇为得意,一个得意儿子被慕容秀楚这样身份的大名士嘉讲了一番,脸上笑颜逐开,端起酒杯便是一饮而尽;另一个深知外甥实力已是同龄少年英杰中的佼佼者,两家若可以亲上加亲确实是一件好事。两家夫人也是四目相询,微微颔首。薛无名更是满脸喜色,脸上光风霁月,直直往莫芩灵脸上望去。

      只有莫芩灵听着,心里越发觉得失意,难以按捺,倒不是讨厌这个表哥,两人青梅竹马,情谊甚笃, 可惜自己却只是把他当作了兄长。并非不了解家里长辈的打算,今日又被慕容秀楚席上这般突兀提了出来,以及对着这三个客人的浑然不舒服,鼻子一酸,筷子在汤碗里搅了几搅终于松开手指。眼里噙泪,起身一言不发只是往厢房走去。

      “站住,大人们筵席未完,你怎么可以这般没有礼貌,还象话吗?”莫千问一脸愠色,声如钟鸣,对着女儿就是一番训斥。

      “我觉得坐着不舒服,想要回屋里去。” 莫芩灵满脸委屈望向母亲。

      “就让她回去休息一下也好。”莫母向来是宠惯女儿的。

      “表妹大概是不舒服,舅舅你就让她先去歇着吧。”薛无名更是极力维护莫芩灵。

      “我们说的江湖琐事也是过于鲁莽无趣了,就让女孩子回去歇息也好。”一直默不作声的何所望,也就是莫芩灵当作老爷爷的那位浅浅地说了一句。显然莫千问对他也是相当尊敬,沉吟片刻,轻轻说了一句:“和客人道个歉再回去。”

      莫芩灵向客人们福了福就直冲自己的闺房,背后隐隐一句父亲的叹息,以及一道慕容秀楚诡异的目光。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6-1-8 03:57 编辑 ]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以前超喜欢武侠 ,也写过 ,可是还是米写完的,呼 .............-_-!

TOP

我在写
过些天把后面的已经写完的贴上来
争取假期结束会把这个故事写完
目标是8万字
能接受的底线是6万
目前进度1万2

TOP

连载三


     莫芩灵回到房里,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两只宠物也仿佛知晓她心事一般静静蜷缩在墙角。莫芩灵
坐在床沿,脸上满是恼色,只觉得家里没个人懂她的想法。她从怀里取出那个缝了一半的荷包,望着
它脸色这才舒缓下来。

     “今天已经是三月初八了,我要在三月十四前绣好这个荷包,只是那天该怎么开口塞给他呢。他会不
拒绝呢?”自言自语的莫芩灵两腮飞红,回忆起第一次见到那个剑眉星目的男子的时候。

      那时是在腊月,还是一家人住在墨雪山庄,住在繁华奢富的临安府,搬来这个水乡小村的别院之前。
那日,斜阳匝地,城里喧闹依然,冬日里还可以看到纸鸢飘摇在朔风渐起的天空里。在家百无聊赖的
莫芩灵穿着黄色短袄,偷偷溜出了墨雪山庄,一个人在巷口的集市上寻些小玩意玩耍。卖首饰头钗的
,卖糖葫芦的,还有些走江湖耍把戏的都让莫芩灵相当感兴趣。在茶馆店听了几段说书,颇为无趣。一路闲踱,只见前方小巷里有个坐在地上的老头子在捏着泥人。

      他一语不发,白色的髭须如山羊一般,安静坐在地上。莫芩灵轻轻走到他身边,只见他青色长袍里齐
膝以下空空的,似乎是个把玩着泥人的残废老人。但他做的泥人确实惟妙惟肖,每个都让莫芩灵看得兴趣盎然。最有趣的莫过于他捏的许多人物都是背弓携剑的武林人物,若是表哥在身边的话大约还可以认出许多人物来。

     “啊,这位是‘吟霜书雨’莫千问莫大侠吗?” 莫芩灵不由得惊呼。只见一个小泥人左手执剑,右手
捧一本老书,气宇轩昂,神色亲和,不是自己的父亲又是谁?在他旁边另一人俊眉微扬,如两片傲视
天上的雪花,正是自己的师叔,‘二月无雪’薛千舒。

      老头子不抬首向莫芩灵望一眼,却悄悄把一个和她无比相似的泥人捏了出来,黄色的短袄,粉色发系
扎起的长发,乌黑水灵的眼睛,连脸上调皮的表情都如出一辙
   
      “老爷子,这个捏的是我吗?好可爱,可不可以给我?” 莫芩灵心头喜滋滋的,恨不得立刻把这个泥
人带回家给表哥看。

      老头子干笑了几声,又做了一个泥人放在泥人薛千舒身侧。那个泥人一身白衣如雪,脸上表情漠然,

      头戴一只形如凤凰的玉簪,黑发齐腰,手里一根青兰色的长萧正指着薛千舒。

      “老爷子,这个不是我姑姑呀。我姑姑从来不穿白色衣服也没洞箫的。你是不是搞错了?” 莫芩灵讶
意地问道,下意识拿起这个泥人多看了几看。

      “你确实没见过这个女人吗?咳……咳……”老头子猛然抬头问道。

      “没有,从来没有过。” 莫芩灵轻轻放下这个泥人,刚想向他询起价钱,倏然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
就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老头子收起地上的泥人。轻轻“吁”了一下,便从巷子里闪出四个体壮如牛的男子将莫芩灵抬上了一
顶黑蓬的轿子,莫芩灵无力抵抗,慢慢合上了眼帘。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6-1-5 06:35 编辑 ]

TOP

连载四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莫芩灵睁开了眼睛。周身都被麻绳捆住了,挣拖不出,想要出声呼喊,才发
现嘴上也是被封住了。全身颠簸摇晃,这才惊觉自己是被当成了粽子压在轿子上。几分凉意,透过轿
帘穿梭进来。而莫芩灵的目光从轿帘的缝隙望去,已是深夜,正在凹凸不平的山路上前行。

      “爹,姑父,还有表哥,你们快来救我呀!” 莫芩灵急切地快要哭出来了,无奈手足被缚住,丝毫不
得动弹。

      “哎哟!”轿子忽然停下,莫芩灵身子直直往轿子内壁撞了上去,呜得一声就真的哭了出来。莫大小
姐活了十多年全都是在父兄的照料下,武林里的少年哪个不对她百般殷情,家里人更是千恩万宠,这
下撞得可着实不轻。莫芩灵真想伸手摸摸脸上,可别在自己清秀美丽的脸蛋上撞出什么疤痕来。可惜
她动不了手,正哀怨的时候,忽然听见了轿子外的人说起话来。

      “你们怎么抬轿子的,不过是只野鹿而已,就突然停下来……咳……咳……”听声音正是那个捏泥人
的老头。

      “抱歉,袁先生,那只野鹿跑太快,险些撞着俺们哥俩。”

      “算了,下不为例。这轿子里的小姑娘可是和那个女人有莫大的干系,可别伤着了她。咳。。。咳。
。。” 莫芩灵竖起耳朵倾听,那个女人,说的是谁呢?那个老头子是母亲还是姑姑的仇人呢?

      “实在抱歉,前面那位大伯,是我刚在追逐野鹿,这才险些撞伤几位轿夫大哥。”远方一位陌生少年
的声音由远及近。

      夜风吹起轿帘,只见夜色微光里,远处走来的那个少年一身缁衣,表情相当漠然。一双眼睛却如夜星
般清澈透明,仿佛目光可以穿透整个静默的黑色,夜里的种种玄秘。

      “多谢小兄弟让道,大伙打起精神,我们走。”袁老头总算完整没咳嗽地说完了一句话。

      莫芩灵努力用眼神向那个少年求救,可只一块帘布的缝隙,她看不清楚他的脸,连他是否可以看见她
都没有把握。

      莫芩灵感觉到轿子又被重新举起,心里的失望难以言喻。

      “这位大伯,请问轿子里是你家亲戚还是徒弟呢?为什么要用绳子绑着?”那少年依旧冷冷的语气。

      “这是我自家事。。。咳。。。咳”第一声咳嗽还没完,莫芩灵就听见了风带衣襟的声响,夹杂着几
声拔剑以及剑杖相撞的声响,就在他第二声咳嗽完时,声响又归于寂静。
      
      一直都没任何声响,只有人接二连三倒下的声音。

      接着是自己轿子再一次撞翻在地的声音。莫芩灵又一次撞到了轿子内壁上。这次依旧疼痛。

      “圣姑……咳……咳……是你什么人,你的身法是从哪学的……咳……咳……” 莫芩灵倒在地上瞄见
眼前正是袁老头的身形,面红耳赤,锁紧眉间,一脸心焦如焚。人斜倚在龙头杖上,右手的血一滴滴
从龙头杖上滑落下来。

      “您……是‘天残’?”少年的语气竟也有几分颤抖。

      “是公子吗?我可找得你好苦。”袁老头的声音哽咽了起来,“我们借一步说话。”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莫芩灵从轿帘可见的视野里。而四个体壮如牛的轿夫再无声息,不清楚是死伤
了还是昏厥了过去。

      风静谧吹在山林,四下无声。远方山枭的嘬叫声掺夹着豺狼的悲嚎,如泣如吼。一声声都听得莫芩灵
心惊肉跳。莫芩灵只想放声呼喊却依旧挪不了身子。虽说袁老头是个敌人,但真的周遭无人,莫芩灵
确实是惧怕。腊月里的夜凉更是冻得她开始瑟瑟发抖,冷一点一点钻进骨子里,全身蜷缩成一团,慢
慢又合上了眼睛。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6-1-5 06:39 编辑 ]

TOP

+u~看大家都写,突然家也很想继续自己未写完的,呵呵

TOP

连载五

      一缕熟悉的炉香,氤氲在屋里,缓缓缭绕。阳光微倚着窗棂上,落在嫩黄色的帏帘上。莫芩灵这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躺在自己房里的床上了。只见秋秋正安静趴在自己的被褥上,和每日一样恬然地午睡,调皮的夏夏则匍匐在地上,似乎在与哪里的鼠类较劲。山野里的一切似乎都是自己的一场梦境,连同那个会捏泥人的袁老头,和那个有着黑夜星辰一样犀利眼神的男子。莫芩灵爬起了身子,下意识抚了抚额头前错乱的头发,“哎呀!”原来额头确实有两处乌青,依旧疼着。才明白山野里的经历确实是真的。

      厢门缓缓推开了。“灵儿,你终于醒了啊,看来王大夫的药还真是管用呢,你感觉还好不?竹剑,还不给小姐把粥端上来。灵儿,你睡了一天一夜该饿了吧,娘亲自下厨给你熬了点皮蛋瘦肉粥,你好好尝尝。” 莫母看到女儿醒来也是缓缓地舒了口气。

      “娘,我睡了一天一夜吗?” 莫芩灵问道。

      “可不是吗?” 莫母将丫鬟递上来的皮蛋瘦肉粥一勺一勺吹凉了轻轻塞进莫芩灵的小嘴里。

      后来家里人也一一进来探望,特别是表哥薛无名脸上的表情万分怜惜,恨不得自己代了表妹被人虏去,代了表妹生这场病。

      听父亲叙说才了解那晚莫芩灵走失,全家四下寻找,出动了墨雪山庄全庄的家丁和临安府的捕快以及莫薛两家的知交好友,却依旧毫无音讯。天微亮时候,竹剑却在扫除庭除时候发现了刻在院里衔梅亭上的一行字“莫大小姐已安然归寝”几个大字,回去厢房一看果然惊见合衣卧在床上的小姐,一夜未合眼的家人皆是又惊又喜。只是莫芩灵的额头滚烫,父亲于是请来了名医王大夫为昏迷中的莫芩灵开了药。在沉睡一天一夜后她终于张开了眼。

      在家人连珠带炮的追问下,莫芩灵边喝粥边简单叙述了这天离奇的遭遇。

      难道是他送我回来的吗?莫芩灵的眼前不由浮现了那个冷峻沉默的脸,脸上似乎又有了一点滚烫。

      “我非得去找那个男人问清楚。”薛无名倏然起身,拿起剑就往门外冲去。

      “站住。”薛千舒已起身挡在薛无名的面前,“一个可以在我和你师伯眼皮底下送人刻字的高手岂是你可以对付的,又要胡闹了吗?”

      “可是我不能忍受别的男人抱着她。”薛无名面对着父亲眼里充满血丝,不知是因为一夜未睡还是心里怒意无从宣泄,“何况……何况……我们都不知道在表妹晕去的时候,他对表妹做了什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芩灵眼里含满泪珠,不曾想自己的表哥会说出这样的话。

      “无名,竹剑刚发现灵儿的时候,我就和你舅母看过。灵儿虽然满脸灰垢,衣裳却是齐整,又不是不曾和你说过,你现在说这样的话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表妹。”薛母一头劈问。连莫千问的表情都相当难看。

        莫芩灵转过身面向着墙壁睡下。薛无名赶忙道歉,她也一话不接。留他杵在屋里满脸亏欠。

       “无名,你先去睡。这个事情有我和你父亲在就可以了。这个是掌门的命令。”莫千问不怒自威,一字一顿道。

       薛无名咬咬牙,一言不发走了出去。

       莫千问也和薛千舒也是安慰了莫芩灵几句便携着夫人默默无言走了出去。


[ 本帖最后由 阿 朗 于 2006-1-8 00:00 编辑 ]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TOP

最近太忙
这个帖子给我忘了
我错了

TOP

期待一下

阿朗加油

TOP

 36 123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