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华政魅影(结局篇~18页263楼)

华政魅影(结局篇~18页263楼)


下一部分在第9页122楼

七七自己的续呢,接近灵异故事一点
ppmmgj的风格比较接近侦探啦~~
两边的续是没有前后传承关系哒
没预料到会超过帖子的发帖字数限制,所以后面的更新就只好一段一段分开啦[s:20]


      “我最讨厌图书馆这个灯,绿的,超诡异。”
      “我听说的原来本部有三大鬼故事,一个是幽灵校车,一个跳绳的女生,还有一个不知道讲的是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听过的人——都——死——啦——”
      “快看那里有人!”
      说话的四个女生都抬起头。结束了晚自习经过北广场的男生女生都抬起头,口哨、尖叫和欢呼响了起来。钟楼精致的巴洛克式镂花的钟面,在内部灯光的照射下呈现出半透明的效果,里面分明有人影晃动。钟楼的高度和细长幽深,螺旋上升的楼道,往往比其他角落更显得神秘。哪怕是在华政这样的校园里,还是忍不住让人联想到钟楼怪人卡西莫多之类的故事。学校从来都不限制学生前往校园任何一个地方,为情侣们大开方便之门。只是这钟楼,学生们似乎都带着隐约的畏惧,也许是想给校园留下最后一个值得传说的角落,始终没有人一探究竟。今晚居然有人出现在那里,也算达到了众人瞩目的效果。
      钟声响起来了,音乐过后,一下,两下……十点整。
      钟面上的黑影蓦然加深,从模糊的轮廓化成清晰的人形。然后,随着清脆的玻璃爆裂声,一个人带着尖利呼啸的风声坠落。啪的砸在地上。
      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五秒钟后,另一波尖叫从四处爆发。
      血从这具沉默的身体下涌出,沿着地砖的缝隙蜿蜒而行,随即渐渐变宽,四溢横流。有女生晕倒了。

——————————————————————分割线——————————————————————————————————————

      半块冰是在场而没有晕倒的女生之一,剥夺了男友sowhat英雄救美的权利,让sowhat惊愕之余感到十分失望。她在控制住自己的尖叫之后甚至提醒男友:“快打110!”一面已经摸出手机拨120。在听到其他一些女生恐慌之后,纷纷叫着今晚不敢回宿舍,有男友的去外面共度良宵,没有男友的成群结队出去开房,更让sowhat恨不得一拳打昏她。女人太过坚强,常常会使男人觉得自己失去存在的意义。在女生寝室楼下再三确认她的确不会害怕不要出去之后,sowhat只能说:“好吧。睡前给我打个电话。晚安。”
      没想到寝室会这么空。本来今天是星期四,不少学生逃了明天的课溜回家。现在出了事,消息传得飞快,人人说的仿佛自己就在现场,上海生竟走了大半。其他人能出去的都出去了。剩下的各自集中在少数几个寝室。长长走廊门上的窗子多数漆黑,少数亮着灯反而显得诡异。就如处处危机的地方,突然出现的过于平静的区域更让人害怕。
      幸好同寝室的其他三个女生都在。半块冰忍不住透了一口气。马上就熄灯了,赶着下去洗漱,爬上床之前打电话:“老公,我睡觉了。”
      “哦。可是冰——”
      “嗯?”
      sowhat拖长了声音在喊:“我——好——害——怕——啊——”
      半块冰听到电话那头,几个男生爆发出一阵狂笑,不禁也笑起来:“哎呀,惨绝人寰。”
      长久的静默,电话里有微微的杂音,随即传来的声音让人想到电视里常常拍到神秘人物说话时嘴部的特写,嘴唇张合,偶尔露出白亮的牙齿,音色低沉:“是啊……惨绝人寰……你不害怕吗……”
  “……你……你,开什么玩笑!”
  “啊,我开玩笑的。不要生气。”
  “睡觉,晚安。”
  看她挂掉电话,寝室里胆子最小的小米说:“冰……陪我去上厕所吧。”
      厕所是个鬼故事最多的地方,镜子,水,血,下水道,怎么看都嫌黯淡的灯光,还有所谓的无数女生来来去去残留下的阴气。
      “冰,你真的都不怕吗……我只听说就怕死了,你在现场耶。”
      “不知道。哎,小米,我肚子很痛,要久一点。你好了就先回去吧。”
      “嗯。”
      于是她独自在厕所里,实在百无聊赖。抬头看隔间的门上贴着标语:“来也匆匆,去也冲冲。法律学院全体党员宣”。嘟了嘟嘴,后悔没把手机带过来,还可以发短信。愣了一会儿,心血来潮,哼着机器猫主题曲的调子,伸出右手两个手指在隔间门上敲着打拍子。指甲有些长了,扣在上面嗒嗒的响着。脖子仰的有点酸,低下头漫不经心地端详自己的左脚。眼角余光却瞄到隔板那边的地上一个影子一晃。那边没有人,是什么?她转过视线,均匀的灯光下什么都没有。嗯,蹲太久了头晕眼花。
  轰然一响,隔板下伸过一只手,握住她左脚脚踝。
  没有气息发出尖叫。她剧烈地喘息起来。

——————————————————————分割线——————————————————————————————————————
(ppmmgj提供内幕)“你`~你~你是谁?!!”女生惨烈地失声喊道。
那只手慢慢舒展,手心里绽开的一抹白色,那是女生没带的纸巾。
“我是GJ,你也可以叫我雷锋~” [s:12]

——————————————————————分割线——————————————————————————————————————

      是右手,中指指尖有长期与笔杆摩擦出的微小凸起,颜色是失血之后的灰白。她伸出手,握住那来历不明的手指,一根一根,缓缓掰离自己的脚踝。然后站起来走出去,呼吸声在空洞的厕所里回荡成撕声叹息。在她身后,隔间的门悄然开启合闭,仿佛一双在暗处窥探的眼睛,睁开,又合上。
      冷水扑在脸上,轻轻拍打着,似乎清醒了很多。她抬头看镜子里自己的脸,肌肉有些僵硬了,嘴唇是战栗的。在厕所待了很久吗?从水房的窗子看对面的寝室楼,已经熄灯了。这边走廊里也沉静如水。把目光转回镜子,里面赫然映照出自己的后背:满头浓黑的长发。
      闭上眼睛,摇头,再睁开。镜子里的贞子正向她抬起死灰的面孔。
      瞳孔尖锐地收缩,瞬间像玻璃一样碎裂。直挺挺地倒下去好像一棵树。
      在浓黑的夜里,有多少事情,我们没有看见?

——————————————————————分割线——————————————————————————————————————


      于此同时,沮丧的sowhat正在挂二和一个陌生人聊天。从需要大声吼叫才能听到声音的时候,一直聊到现在只剩下零星的蜡烛。陌生人温和的说:“走吧,换个地方。”
      “不玩了,我明天有课。走了。”
      陌生人不紧不慢的笑着:“我的名片,有需要的话,可以找我。”
      “心理医生。slayer。”sowhat扫了一眼也笑起来,“凶手。”
      slayer只是毫不在意地挑了下眉毛:“你是华政的学生吧?明天来听听我的犯罪心理学讲座。”
      来到走廊明亮的灯光下,才发现slayer看上去非常年轻,没有任何地方像一个会开讲座的学者。相对一个男人来说,他的皮肤白到病态,头发偏长,发梢略微翻卷,像个温顺的小狮子头。身上没有医生常带的酒精味或者消毒水味,没有烟味,也没有古龙水的香味。sowhat判断他有洁癖,不愿意在身上附加任何外部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恐怕他连衣服都不想穿。
      楼梯口坐着一个女生,sowhat记得自己刚来的时候她就坐在那里,像是喝多了呕吐,到现在还是在那里。她稍微动了一下,茫然地抬头东张西望。
      sowhat和slayer从她身边挤过去,走到楼梯最下一级时,听到一声尖利的吼叫,像某种受伤的野兽。一群男生正从她身边经过。
      那女生拾起一个啤酒瓶,抡圆了砸在其中一个男生头上。随即挥手砸向另外一个。足有十个男生扑上去试图控制她。但是她似乎拥有某种不可思议的技巧,挣脱开几副强壮的手臂,准确无误地把第三个受害者砸倒在地。狭窄的楼道里,混乱拥挤的场面让人目瞪口呆。
      “人的潜力很可怕,是不是?”slayer颇为欣赏地说。
      sowhat心中凌然,汗毛在喊稍息立正站好。那个高挑秀美的女孩子终于被一群人死死地按在地上,低低地叹息一声,晕了过去。
      slayer安然地摇头:“可惜只是外部体力的爆发。”两手插进外套的宽口袋,吹着口哨离开。sowhat愣了一愣:他垂下睫毛之前,眼睛里像猫一样锋芒毕露的精光,那是什么?



由此开始分叉


⊙∩∪∴∵★☆♀♂▲▼△▽◆◇◎●华丽分割线●◎◇◆▽△▼▲♂♀☆★∵∴∪∩⊙[blue]
ppmmgj续[s:10]
      十一点过后,校园的广场上寂默无声,回荡在空中的只有下初秋的凉风回转不息。血红的月光照在阴冷的操场上,两个拉长的人影缓缓走来。
      “愚不可及。”slayer笑道,“你以为你是警察吗?”
      身边的sowhat默不作声。这两天来,学校里发生了太多的事。钟楼的坠尸,整个女生宿舍楼接连不断的闹鬼事件,还就就是……sowhat的心激烈的抽搐起来。
      半块冰的死。
      半块冰的尸体是在厕所的镜子前被发现的,深灰不带血色的脸颊,空洞的双眼。当sowhat看到这一幕,脆弱的双膝再也支撑不住他跪倒在半块冰身前,抱起她刚健赤裸的身躯泣不成声。记忆中满是半块冰温存的画面。他依稀还能看见再那个微风的星夜,当他表白的那一刻,半块冰猛地抱起他的那一阵激吻,嘴边仿佛还荡漾着半块冰的味儿,还有,半块冰在出事前的那个晚上问他借去买u盘的五百元,这一切的一切,他再也找不回来了。想到这里,sowhat再也忍不住地扑地嚎啕起来。
      他的悲切直到他发现半块冰尸体的异样后戛然而止。
      他看到半块冰的左手作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无法相信半块冰直到这一刻还如此坚强。他默默思索了半小时,猛然间他灵敏的第六感指引他望向半块冰的另一只手。
      淡灰色的手指伸出一根食指。
      “十二”
      sowhat闭上眼,开始把所有混乱的思绪理到一起。十点整的钟声伴着钟楼的坠尸,而在十一点他唯一的半块冰(我靠你这名字起的别扭)在镜前猝死,是否就像半块冰所说的……
      “所以你是说,”slayer轻蔑地哼了一声,“在午夜十二点会是下一个?”
      “我不能保证。但我相信凶手下一次会在十二点钟声响起的一刻出现。而且,”sowhat抬起头。“就在这钟楼。”
      钟楼经年的楼梯早已破旧,墙上斑驳着棉絮般的蛛网。大小s在昏暗中接着打火机的光摸索而上。终于,穿过尘埃纷飞的过道,他们来到了楼顶。空气混浊的房间带着腐败得令人昏厥的气息,而在对面的墙上,开着一扇窗。凛然的夜色从窗口透入。
      Sowhat看了看手中的手表:“还有一分钟就12点了,医生。我们就等在这里,那个凶手应该会出现。”
      身后“啪”的一声轻响,slayer手中的打火机灭了。
      “是啊……或许,他……”
      sowhat触电般地转过身,眼前的是无尽的黑暗。
      “或许他就在这里呢?”
      窗外的月亮改变了位置,血红色的月光突兀地从狭小的顶楼窗口喷射近来,照在slayer的惨白脸上,sowhat全身颤栗地看到那张布满血点微笑着向他逼近的脸。与此同时,身后的钟走向了十二点,整个钟楼发出了巨大的轰鸣,撕裂着sowhat的耳膜把他拖入恐怖的极点,他歇斯底里的惨叫,可是这一切谁都听不见,包括他自己,在一声声钟声的吼叫下。
      十二响过后,一切归于无声。
      “你很聪明,”slayer脱起垂死的sowhat,将他的头按出窗外,“可你却没猜到下一个死得会是谁。”
      窗口正对着十二点零一分的位置。


⊙∩∪∴∵★☆♀♂▲▼△▽◆◇◎●华丽分割线●◎◇◆▽△▼▲♂♀☆★∵∴∪∩⊙[color]

[ 本帖最后由 七海羽 于 2006-7-27 22:41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眼泪会告诉主人,它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是打哈欠时流出来的?吃辣椒被辣出来的?还是打喷嚏时溅出来的?       
还是因为你心底深深爱慕着一个人,而在伤心的时候落下来的。

我想你爱的人,一定是个王子。

TOP

嗲~~~~

TOP

等着看~~~~~~~~~

TOP

基本可以确定
灵异故事将发生在图书馆~

TOP

为撒伟大饿SLAYER还么出现

TOP

引用:
原帖由 木易雨辰 于 2006-7-20 21:43 发表
基本可以确定
灵异故事将发生在图书馆~
no,no,no,会涉及整个学校
是GJ自告奋勇要第一个死的
眼泪会告诉主人,它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是打哈欠时流出来的?吃辣椒被辣出来的?还是打喷嚏时溅出来的?       
还是因为你心底深深爱慕着一个人,而在伤心的时候落下来的。

我想你爱的人,一定是个王子。

TOP

引用:
原帖由 slayer 于 2006-7-20 21:45 发表
为撒伟大饿SLAYER还么出现
终极boss出现要很多铺垫的好伐~做boss的要有耐心
眼泪会告诉主人,它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是打哈欠时流出来的?吃辣椒被辣出来的?还是打喷嚏时溅出来的?       
还是因为你心底深深爱慕着一个人,而在伤心的时候落下来的。

我想你爱的人,一定是个王子。

TOP

有没有伏地魔亚
我最喜欢他来~

TOP

引用:
原帖由 七海羽 于 2006-7-20 21:46 发表

终极boss出现要很多铺垫的好伐~做boss的要有耐心
帮我安排的恐怖点,最好手里有左使右使四大法王之类的,哈哈

TOP

图书馆的话就没烧卖了?

TOP

烧卖是SLAYER的早饭

TOP

引用:
原帖由 七海羽 于 2006-7-20 21:46 发表

no,no,no,会涉及整个学校
是GJ自告奋勇要第一个死的
说穿了就是我们学校没一个地方太平的
定~结~灭~

TOP

引用:
原帖由 slayer 于 2006-7-20 21:49 发表

帮我安排的恐怖点,最好手里有左使右使四大法王之类的,哈哈
忒俗了,boss应该一切自己搞定,哪来那么多累赘

TOP

引用:
原帖由 flimales 于 2006-7-20 21:51 发表

说穿了就是我们学校没一个地方太平的
所以PLMM纷纷转校来了工大

TOP

引用:
原帖由 烧卖 于 2006-7-20 21:51 发表


忒俗了,boss应该一切自己搞定,哪来那么多累赘
要人衬托的呀,比如猪头卖,挖哈哈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