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18 12
发新话题
打印

[小说] 分享一部好看的悬疑小说《大悬疑》长篇连载

第十五章 阴阳密匙       

萧错以为格格不舒服,急忙走到床边,格格将虎尔赤口中之物递给他。萧错定眼一看,着实吓了一跳,这不是父亲留给他的驼皮吗?怎么被虎尔赤叼了出来?他急忙到书桌下面,翻出盒子,里面的驼皮还在,可这块驼皮是从哪来的呢?
猴渣见萧错发慌的样子,不禁笑着说:“瞧你紧张的,那是婆子包玉蝉的驼皮,怎么弄狗嘴里了?”萧错惊诧万分,看着猴渣,问道:“这驼皮……是那婆子给你的?”
猴渣点了点头。
萧错摇头苦笑:“那老婆子定是告诉你,她住哪儿了?”猴渣急忙回答:“她家住在太平街,老槐树边五百一十四号。还叫我有机会路过,她再把毯子还给我……”
萧错追问:“毯子是那婆子主动问你要的?”
猴渣点头:“是。”
萧错脸色突变,暗叫不好:“这样一来,又不合逻辑了,平白无故地要个毯子做什么?这么个高人,难道真怕冷不成?你猴渣辨玉识蝉算是行家,但辨皮识草,你是外行,你怎么知道那皮子,是块驼皮?”猴渣想了想说:“是那婆子告诉我的,她说她想念亲人时,就打开驼皮看上两眼。”
萧错一把拉起猴渣说:“看来,我们都低估了那婆子,这婆子定是懂得这驼皮里的玄机。咱们要立刻去找那婆子,隔时有变,赶紧出发。”
萧错欲走之时,猴渣却端起架子:“什么低估?什么有变?什么驼皮玄机?今儿你不和我说个明白,我还真不走了呢!”
驼皮的突然出现,让萧错感到,这一切可能都是天意。他认为,猴渣此时和发现“死海古卷”的牧羊孩子同出一辙。虽然他不知道那块驼皮的真正价值,但那块驼皮确实是猴渣带来的。当年,萧父也曾说过,将来遇见有缘揭秘的人,但说无妨。萧错考虑到,猴渣是他最贴心的人,如今又是带着驼皮来的人,他应该让猴渣知道关于驼皮的秘密。再说,破解驼皮,也不是他一个人能独立完成的。于是,萧错三言并作两语,把成吉思汗和阔阔出之间争斗的来龙去脉和猴渣说了一遍。
猴渣听罢,更是兴奋不已:“成吉思汗可是位招人喜欢的兄弟,欧洲人对亚洲的唯一的恐惧记忆就是这位神话级别的人物。遥想当年,他带领二十万铁骑军,横跨……”
猴渣说到横跨的时候,突然停下,又改口说道:“不能用横跨,成吉思汗的两条腿再长,也跨不了欧亚大陆,应该是横扫欧亚大陆,无敌天下。他手下奇人异士之多,搜罗的财富更是前所未有,旷古绝今。可仅凭这块驼皮的推测,稍显证据不足。不过想想成吉思汗和努尔哈赤也确实有相似之处:同为北方游牧民族,同为英明勇武的部落领袖,同为本民族雄起的奠基人,同样统一了本民族各部落,同为统一天下打下了基础,关键是他们也有同样的信仰——萨满教。”
萧错说:“我查过这块驼皮,确实有几百年以上的历史。但出乎意料的是,我看了这块驼皮十五年,正看,反看,对光看,逆光看,烤热看,冻凉看,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没有在这块驼皮里,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既没有夹层,也没有堂奥,当然,也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提示或线索。阔阔出是个通天神巫,高深莫测,他究竟会用什么方式来记载自己的秘密,我们无从猜测。但我始终相信这个谜题,一定可以破解。但事实却是,我什么也没发现,也许是我的搜索还不够细致。”
猴渣听闻此言,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翻着小眼睛,说:“听你这么一说,这张驼皮怎么和四十大盗与芝麻开门有些相似?”
格格走到萧错身边,对猴渣说:“其实,这就是个四十大盗与芝麻开门的故事,只是我们还没找到类似芝麻开门的咒语。我觉得,既然那婆子用这驼皮包着玉蝉来了,那我们索性弄个明白,尽快确定这只蝉,是不是当年传说中的十七年单翼蝉,还要查一下那位县太爷到底是谁,最终死在哪里,将军墓是哪位将军的,还有将军妻子,也要翻翻她的皇历,普通人是不会做出单翼蝉的。只要我们确定这是一个谜题,就一定会有一个答案。当下之计,你们俩还是尽快去找到那个卖玉蝉的婆子,也许她会提供给我们什么线索,揭开这驼皮之谜。”
猴渣说完嘿嘿一笑:“幸亏我猴渣眼力好,收了这玉蝉。幸亏我猴渣没半路扔了这驼皮,真他娘的运气!现在,提个猪头去庙里还愿的心都有了。”猴渣不能笑,这浑蛋一笑,眼睛那么一眯,大嘴那么一咧,基本上就是春回大地的感觉。
萧错斜了猴渣一眼,说:“你也别瞎高兴,我只是个古玩掌眼,不是寻宝人。窃取国家宝藏,那是犯法的事。咱先说好,这驼皮的事情,切记不要声张,把这事烂到肚子里头,都不能和别人提。”
猴渣举手宣誓:“猴渣是个为朋友,能两肋插刀的人,尽管现在双肋都没有刀疤,但我脑门子上有,我猴渣是什么人,你最清楚。”
萧错收好琀蝉和驼皮,和猴渣商议着马上动身去找那老婆子。萧错帮格格换了衣服,又把那个紫水晶蝴蝶发夹给她戴好。就在他跟着猴渣刚刚转身要走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住。他看见格格受伤的手指,说:“你手指伤了,等会儿我给刘校长打个电话请假,今天你别去上课了。”
格格听后,笑了,说:“伤得不重,现在一点都不疼,可以弹琴的……”
“不行,我说不能去,就不能去。我找完婆子,还有点事要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赶不上接你。你在家好好休息,哪都别去,等我回来。”萧错说话的时候,还是紧紧地握着格格的手。
“嗯,我哪都不去,就在家等你回来。我有虎尔赤和王妈照顾,你就放心吧。”
格格跟在萧错和猴渣身后,送他们出门。萧错下了楼,见格格仍然在走廊上一动不动地站着。她的位置,正好在萧错的视野正中。
萧错不放心格格,又去找王妈。王妈当时正在厨房里刷碗,见萧错突然进来,心里吓了一跳。萧错对王妈叮嘱了一番好好照顾格格的话后,才和猴渣赶到院子。两人分别上了自己的车,萧错刚发动起车子,就见猴渣扑了过来。萧错心想着,这猴渣莫非又被大白鹅扭到屁股了?猴渣朝窗户上一趴,敲敲车窗,说:“我那老吉普抛锚断气了,我得坐你这宝马。”
萧错开门叫猴渣上来,车子刚刚出了萧家宅门,楼房里便传出一串钢琴声。萧错稍微愣了一下,而后又突然会意,格格弹琴是想和他说,她的手已经没什么大碍。萧错随即打开车窗,侧耳倾听。他太喜欢置身于这种被音乐声包围的环境中了,对他来说,只要听着这个声音,他的心情就会莫名地轻松起来。他无法想象,如果哪一天,他在这里听不到这个声音了,他会多么寂寞……
萧错和猴渣赶到太平街时,没有找到老槐树,也没有找到五百一十四号在哪儿。猴渣下车打听,路边的报亭,小吃店都说没有五百一十四号。猴渣提示一下,说老人家中曾经失过大火。小吃店老板听到着火,方才“嗯”一声,说砖瓦房那边曾是大户老宅,早年是起过一场大火,家里遗孤,无处安身,就在那里盖了几间砖瓦房。因为当时被烧死的人太多,附近的人都认为,那里是个不干净的去处。
猴渣又形容了一下老人的模样,有个在废品站执勤的老头,说不远处的老歪脖树下,确实有位老太太,大约有八十岁,邋里邋遢的,说疯不疯,说傻不傻,也说不清楚模样,只道出老太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白发,就住在歪脖树边砖瓦房里。
猴渣一拍手:“得,就她了。”
“可这老太太已经死了,今早上,送牛奶的进屋送奶,才发现她死了。又是报警,又是报急救。弄得警察和医生都来了。”
“死了?”猴渣听过此话,紧张得喉咙发干。这凌晨还挺精神的老婆子,怎么这会儿就死了呢?想到这,猴渣身上冷得发抖,汗却不断从脑门上冒出来。
萧错觉得事情蹊跷:“您老开什么玩笑呢,送牛奶的都有箱子,怎么会进屋呢?”
“你咋不信呢?我听送牛奶的人说,每次送奶都是放老太太门口的奶箱里,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奶箱锁不知道被谁堵了,送奶的打了半天箱子,没开开,只好直接进屋了。不信,您往那边挪几步,仔细瞧瞧……”

TOP

第十六章 槐尸疑云

萧错突然间惊悉此事,纵然一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也禁不住手足无措。只能去歪脖树下探个究竟。当他们来到歪脖树下,的确看到有警车和救护车围在砖瓦房外。猴渣问过围观的人,才知道,砖瓦房里确实出了人命。
俩人从人群间挤身而入,往屋里看去,见床边有两个人正在检验尸体。萧错悄悄问猴渣,那尸体是不是今儿早上卖琀蝉的婆子。猴渣瞅着尸体,的确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子,但仅凭半个脑袋的白发,猴渣自然不敢肯定,那尸体就是今凌晨到玄光阁的那个婆子。
萧错推了猴渣一把,让他上前观看。猴渣凝目再瞧老人时,吃惊不小。那尸体头冲大门,两只眼睛,瞪视天空,死不瞑目。最古怪的是,她的皮肉发青,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丝丝青光,瞧得猴渣肌肤起疙瘩,全身都不自在。
猴渣仔细回想,婆子去玄光阁时,正是凌晨三点,当时还处在夜幕当中,再加上店中灯光昏暗,他只顾盯着玉蝉,也没注意老人的模样。但从感觉上来说,卖琀蝉的婆子,比这尸体婆婆温和多了。难道这尸体,不是卖琀蝉的婆子?猴渣心下正在狐疑,就听萧错在他身后低声问道:“是不是那婆子?”
猴渣正欲摇头否认之际,却又被萧错往前推了一把。猴渣与尸体打了个正着,猴渣顿时头顶上飞去三魂,脚底下走掉七魄,浑忘了萧错还在身后等他回答,只是直勾勾盯着那尸体身上的毯子。嘴里哆哆嗦嗦地说着:“是……是……是她。”
猴渣与那婆子仅有一面之缘,认起身份自然不敢肯定,但那条毯子,即便化成灰粉,猴渣也认得清楚,那毯子不是别人的,正是他凌晨送给老婆子的。那条毯子盖在自己身上挡风御寒,已经有几个年头,边角那些烟洞,猴渣都能一一说出年代缘由来。如此看来,这尸体不是别人,正是凌晨赶去玄光阁卖玉蝉的老婆子。
猴渣愣在那里不动,是因心中尚有三分疑虑,凭着格格和萧错的分析,这老人绝不是什么凡人,事隔几小时,这婆子怎么说死就死了呢?难道是遭了歹人毒手?是图财害命,还是……
就在猴渣犹豫间,尸体已经被人搬上担架,抬担架的人往外抬送尸体时,见猴渣蔫呆呆地张着大嘴,盯着毯子,也不让路,便吆喝一声,叫猴渣闪开。猴渣被他一喊,随即回过神来,急忙问道:“这老奶奶,怎么死的?”
旁人斜了猴渣一眼说:“你是她家属吗?”猴渣心道,是不是亲戚,先套个近乎再说:“我是她……哦,是这么回事,我原来也在这边住过,才搬走两年。这不,回来看看街坊邻居,乡里乡亲的就问问,关心一下。”
“这老太太是冠心病急死。”抬担架的人,见猴渣面容紧张,表情又十分哀伤,和老人并非一般关系,当下便对他说出死因来,让他得知其中根由。猴渣听了此话,还不敢信,追问道:“既然是病发,怎么也得先抢救抢救吧?”
“根据尸体检验,老人死亡时间至少四十六小时,根本没有抢救的必要性。”
“死了四十六小时?这么算起来,她前天就已经死了?”猴渣闻听此言,心里有点犯糊涂,脑子也蒙了,上帝佛祖,如来观音,轮班叫了一遍,也没弄清楚,凌晨赶往玄光阁的婆子,是人还是鬼?惊奇骇异之间,猴渣全然不知该作何理会。
抬担架的人,见猴渣还不让路,似乎已有些不耐烦了,冷哼了一声,将抬着尸体的担架,稍微一斜,想闪过猴渣离开。不承想,这担架一斜,竟从毯子里露出一只手来。这手瘦如干柴,骨节突兀,指甲弯长,猴渣见了,更加肯定是她,是到玄光阁那婆子的手,毫无疑问。
猴渣向来坚信幽冥之事绝非虚妄之说,何况凌晨琀蝉事件,是他亲身经历,事到如今,也不由得不信了。猴渣再往深处想想,不免令他觉得头发根发奓。就在此时,忽然一双冰冷如钩的手,从他背后掐住了他的脖子,猴渣急忙回身,见是萧错,这才发现自己是紧张过度。待猴渣安下心来,才勉强冲萧错笑了笑,咬着他耳朵说:“我想,我已经被怨魂缠腿。”
萧错听猴渣说到这儿,锯木头般地干笑两声,故作不怀好意地盯住他说:“怨魂缠腿,这四个字,在青天白日之下,等于零。”
“可是……那……那那……条毯子是我……”话刚说到一半,猴渣的脸就此僵住,喉咙里咕咕响了几声,想要说话又说不出来,皮肤瞬间变成暗青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萧错听说毯子是猴渣的,自然明白其中缘由。但婆子已经死了有两天这番变故,实在突然。萧错走到奶箱旁,仔细观看锁眼,那锁眼并非小孩胡闹乱堵的,而是破坏了内置锁芯。萧错将猴渣拉在身边,警觉地向四处看了看,低声说道:“知道是怨魂缠腿,还不快走!”
猴渣已经是魂不附体,胆子再大也撑不住了,想画符念咒,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好如傀儡般随应着萧错。
俩人退出人群,萧错心中没有任何恐惧,反而平定,他反复回想,霎时之间,脑海中转过几个念头:“那婆子死了两天,为什么早不发现,晚不发现,偏等我们来,才发现呢?明明住在歪脖子树下,为什么说是老槐树下呢?”
猴渣脑中一闪,想起婆子临走所说之言:我家住在太平街,老槐树边五百一十四号。有机会路过,我再把毯子还给您……他便硬着头皮辩道:“太平街,老槐树,五百一十四号。这地址,想来也不见得是那婆子信口胡吹,槐乃鬼木,槐树皆是木鬼之树,太平街就是太平间的谐音。514……就是‘我已死’的意思。婆子去卖琀蝉的时候,已经报出自己是个‘死人’,只是我没听出来……”
萧错急忙打断猴渣的话语,将他拉到无人街边,说道:“此地人多嘴杂,若被警察听到你和这婆子凌晨还有瓜葛,定会将你带上警车,买卖琀蝉事情一旦败露,你将难脱干系。这婆子猝死两日之后,身上却盖着你的毯子,依我直观判断,这不像是偶然巧合,却像栽赃陷害。”
“栽赃陷害?”猴渣瞪大眼睛,脸上突然现出极度惊慌的表情,抹抹嘴冒出句很有哲理的话:“我是吃粮食长大的,我什么都怕。”
萧错显现出沉着的表情,然后,在街边踱了几个圈,用沉稳的语气说道:“知道害怕,就别乱给人毯子。警察在毯子上随便找出几根头发,验个DNA,你猴渣就是第一犯罪嫌疑人。”
“可那婆子是冠心病急死,属因病变所致的非暴力死亡,是由于体内潜在性疾病引起的,跟我猴渣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说,那婆子已经死亡两天,我的毯子是今天凌晨才给婆子的。再说,从法律上来说,我猴渣是个遵纪守法、按时交税、完全合法的公民。”
“死亡时间,有尸体作证,而你给婆子毯子的时间,却没人给你作证。猝死本不涉及法律诉讼问题,但由于死亡发生得太突然、太迅速,让人感到突如其来,非常意外,疑点众多。如果发生在医院里,没人怀疑什么。一旦尸体到了警察手里,更容易被他们怀疑为外表不留痕迹的谋杀。在警察局里,有大把大把的杀人案件,都是罪犯作案后为逃避罪责,又鱼目混珠,将谋杀伪称为暴卒身亡。”
听萧错说得严重,猴渣慌了,这也难怪,不用细想,光扳指头算就能明白,这是一剂猛药。但猴渣的思维着实异于常人,不但毫不退让,还卷起袖子,憋足力气,气沉丹田,呼了一声:“难道我猴渣,会被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干掉吗?”

TOP

第十七章 故布疑阵       
               
想他猴渣,在鬼街口混了几十年,一直低调为人,苟且偷生,如今连混个自然死亡都要看老天爷的脸色。疾呼之后,猴渣的疑惑已经到了极点:“如果老人死于他杀,别人就会认定凶手就是我猴渣,理由很明显,我的毯子现在盖在死者身上。但是,我仔细想来,若真的有人想陷害我的话,应该把现场伪装成他杀的模样才对。奇怪的是,他不但不这么做,反而将屋内保持一切正常,那条毯子也很自然地盖在老人身上,并没有栽赃陷害的意思。另外,即便是我猴渣惹下的仇人,也不会在送给我一个价格不菲的琀蝉之后,一命呜呼。基于上述理由,应该排除那婆子栽赃陷害我的嫌疑。”
萧错听言,只觉猴渣人粗,但心眼一点也不差,于是便紧跟他的思路,说:“你分析得不错,可这老人既然无心害你,又为何要将你的毯子盖在她自己身上?这又是一个当矛遇到盾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整个事情越发错综复杂了。猴渣,你再好好想想,那婆子去玄光阁的时候,有什么可疑之处吗?比如,那婆子穿的什么?那婆子把钱装在哪里?”
“我看见她装在怀里,穿的什么,我没注意,只知道领子很高。”
“她当时数钱了吗?”
“没有,直接装进怀里。”
“刚才你去看尸体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尸体穿的什么衣服?他们做尸检时,你看到那一千元钱了吗?”
“我……没注意看衣服,但我没看见尸体边有钱。”
“你保证没看错?”
“我用我的脑袋跟你打赌。”
“你的光葫芦脑袋上已经没赌本了。”
“有本,你没看出,我的头现在已经变成两个大了吗?”
“如此看来,这婆子的确没有企图陷害你的意思,反而更好像是在刻意告诉我们,这尸体就是去玄光阁的那婆子。难道那婆子早就料到,咱们会来此找她?”萧错说到这儿,思绪豁然开朗,“格格曾经说过,那婆子是个绝顶聪明之人,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对了,这就是那婆子为什么给你留下地址,又为什么问你要个毯子,她的确并非想陷害于你,而是生怕你记不住她,这才符合格格所言。婆子的行为确实是大智大慧所为,可我总是想不出来,这婆子究竟是有何图谋?”
“如果这婆子是刚刚急死,我还信你几分,可这婆子已经死亡两天了。这个事情,很明显,有股邪气。一个死了两天的人,如何能将毯子盖在自己身上?如何去玄光阁脱手琀蝉?”猴渣不敢想了,一想就浑身发冷,脑中只剩一个念头:有鬼。猴渣想到这儿,一激灵握住萧错的手,故弄玄虚地说道,“除非,是婆子的冤魂所为。”
“你和我相识多年,你一直知道,我不迷信。”
“我十岁生日那天,我妈回来了,她告诉我,在她旧棉袄口袋里有三十一块零三毛钱,叫我把它拿出来,买个蛋糕、买斤糖果,再买件新衣服。结果,棉袄口袋里真的有钱,不多不少,三十一块零三毛。那时候,我妈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你信吗?”
萧错稍作迟疑,他想起自己的父亲,时常出现在自己的梦中,但梦境在萧错眼里,仅仅是一种巧合而已。此时,他更相信,去玄光阁的绝不会是婆子的鬼魂。萧错觉得婆子的死亡,并没有诡异的成分,只是一种人为的智慧型圈套。且不说毯子是如何盖在婆子身上,单这婆子死了两天后,再出现在玄光阁就是一个大谜!
萧错悄悄走到报亭边,和几个晨练的老人搭话,查询老人的身世由来。据周围人言,老人姓徐,原是大户人家的小妾,宅院失火后,她就在附近的杂技团里,卖茶叶蛋为生。后来,因杂技团解散,团里的人都四流八散,不知道都到哪去了。老人没了生活来源,一直靠政府接济,冠心病越来越严重,以至于行走困难,生活都是靠周围邻居照顾。
萧错原想,找到这婆子,会知道些关于驼皮的事情,没想到这婆子竟弄出如此怪异的局面来。现在,婆子死了,之前的种种猜测,都将成为凭空想象。刚刚找到的线索,没碰上手就断了,不仅驼皮的事情成了无头案,就连自己也被旁人玩于股掌之间。
猴渣见萧错沉思已久,一股邪火憋到现在,终于按捺不住,乱骂起来:“想我猴渣,连做梦都想在鬼街口发上一注横财。如今,什么宝藏,什么单翼蝉,什么将军墓,这婆子一死,都他娘的成了公鸡下蛋,母鸡打鸣了……”
萧错听到猴渣叫骂,头脑顿时柳暗花明,他踢了猴渣一脚,暗示他不要虚张声势。他左右看了看,见有两个警察一直在盯他们,便拖着猴渣往车里拽,小声提醒,说:“你小子少多嘴了,先离开这儿再说。看到那几个警察了吗?咱们这儿技术手段落后,警察框定犯罪嫌疑人,基本就靠一种办法,对你十分不利。”
“什么办法?”
“相面。”
猴渣被萧错抢白得两眼冒烟,他坐进车里,对着后视镜,摸了摸光光的脑袋:“咱不就是个光头带疤瘌吗?再说,这造型也挺非主流的,咳!咱下一步该怎么办啊?”萧错敲了一下猴渣的光头说:“等那婆子来找我们。”
猴渣惊诧:“那……那……那婆子死了。”
萧错启动车子,冷笑一声,说:“那婆子肯定没死。”
“没死?”
“我看这事只有一种可能,那尸体上的毯子,不是老人死前自己盖在身上的,而是老人死后,别人给她盖上去的。或者可以进一步推论:去玄光阁出手琀蝉的婆子,不是这具尸体,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听见敲门声后打开店门,并没有看见有婆子,只见到两个巡警点烟,而后你又在关门时,看到了婆子的手,这是一条很大的线索。说明那婆子有意避开巡警,从速度上分析,婆子身手敏捷,行动干净。而砖瓦房老人常年患有冠心病,她连喘气频率都控制不好,怎么能避开巡警呢?另外,在凌晨三点,即使是打车去鬼街口,对于一个行走困难的冠心病患者来说,也是极其难以做到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那婆子卖琀蝉的时候,虽然声音苍老胆怯,但底气很足。”
“无论怎么想象推测,我们始终不要忘记一点,那就是格格所说的,婆子是个绝顶聪明之人。她一定是先发现砖瓦房里死了老人,却无人知晓,无人声张,便将计就计,使了个借尸还魂的招数,扮成早已死去的老人模样,在出手琀蝉之后,再问你借条毯子,使出一个金蝉脱壳之计,自己腾空而飞,无影无踪,留下个空壳尸体,故布疑阵。”
“你这种解释,有点靠谱。但是,如果两日前,老人刚刚猝死她就行动,一定天衣无缝。为什么非等老人猝死两日后,她才开始行动呢?”
“此事一定是另有原因,从古至今,不管是擅作战者,还是成大事者,免不了在行动之前想到天时、地利、人和。这六个字是指作战时的自然气候条件、地理环境和人心的向背。试想,鬼街口几十年没动过局势,这几日,墨里州气候也一直无风无雨。在天时地利的情况下,只有是在等人了,可什么人这么重要呢?”
猴渣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把话吞了回去,只是问:“不可能是在等人,去玄光阁出手琀蝉的只有婆子一个人。我现在只想闹明白,婆子为什么把驼皮和琀蝉送到我们手上,而自己又‘死’去了?不叫我们盘根问底,是何道理?这样……驼皮不就无人解开了吗?”
“善藏锋者,必成大器。古玩界擅长使诈的‘套爷’太多了,婆子这样做,莫非她也解不开驼皮之谜?想借我们之手完成她的心愿?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猴渣,我看这玉蝉不能盘,咱把这玉蝉放上个年把二年,我看那婆子急不急,出来不出来?!”
“不盘玉了?”猴渣一听萧错决定不盘玉,心中大为不快,连骂了几句,“这耍金蝉脱壳的人,肯定他娘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乌龟王八之辈,就知道缩头。”
“小点声,我估计那‘套爷’,不会离咱们太远,她不会让驼皮和琀蝉脱离她的视线范围的,指不定就在什么地方看着咱们呢!”萧错话毕,猴渣立刻探出脑袋,朝歪脖树那边看去。却不知,今日之事,会惹出什么弥天大祸。
老歪脖树后,那辆帕萨特轿车里,谭彪端坐如神,紧紧地盯着远去的萧错和猴渣。他并没有扬扬得意,因为他知道,下一步的行动才是最重要的。他对身边的女人说:“果然不出龙叔所料,萧错的确不凡,这么快就破解了玉蝉。”
“如果你早出来两天,这事定可做到天衣无缝。”
“这不是大问题,他们会认为是见鬼了。我们分头行动吧,你盯着萧错,想办法喊许胡子出来接货。我去趟葬狗坡,趁着萧错不在,我和龙叔一起去拿样东西。”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让龙叔亲自出面?”
“那瞎子有条狗,不太好对付。龙叔说,东西他要亲自过目。”
帕萨特开走了,路上多了一个女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只能看到她头上随风轻舞的黑纱丝巾和她傲不可侵的侧影。

TOP

 18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