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学城生活周边 | 松江二手交易 | 大学城百科全书 | 松江校园兼职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发新话题
打印

《百鬼夜行宴》特别推荐。。。连载中。。。

第二百六十一章 只能许哲知的秘密

    回到大板,死静的街道之上,一个沉重的脚步正高速的奔跑,快的如同滑过空气的一道光。不过这光却是黑色的……

    玛雅,前倾着身子,头带着漆黑战术头盔,单手拖行悠长祭祀电磁炮,目标已被锁定,便是那屹立于城市中心的大板之城百鬼的总部。那冰冷的炮口一直垂于地面之上,拖出了一阵激烈的火花。但她并不在意,也没有放慢动作的打算,因为属于她的任务正等待着她去完成……

    而在那恶魔的城池之中,客房浴室内的水声终于停了下来,换上了一身特意为自己准备的华丽和服,吴倩走了出来。

    丝绸的面料,雪白的如黎明的露珠,点点血红不知名字的小碎花图案,零乱的点缀其上。

    大概是刚洗完澡的关系吧?空气中弥漫着香波的味道,吴倩的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温度的变化,还是那靠坐墙边凝视着自己的许哲?

    “我……我的衣服好难闻,只能穿这个了。”吴倩侧头看向了一侧,轻声的解释,却不明白为什么要解释?

    “没什么,我只是再想,你这么笨怎么会穿这么复杂的和服的?”微笑的许哲支撑的站了起来,依旧是死性不改的冷嘲热讽。

    “你……”所有的尴尬,所有的感动,刚刚那柔情的话全被许哲的一句玩笑所破坏。吴倩现在只有抽搐的眉宇证明着心里的不痛快。

    “给你,算是为我口无遮拦的道歉好了。”许哲到转的很快,一下牵起了吴倩雪白的右臂,一只黑色的丝带手镯被轻柔的系在了手腕之上。

    “这是?”吴倩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腕,在那丝带的中心竟是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珠,在那透明的珠子内还能隐约的看见血红的六芒星阵,“好……好漂亮。”

    “漂亮吗?其实这也是在威尼斯的时候别人送我的,。”许哲一直将差点害蕾娜丢了性命的礼物带在身边。

    “别人送的为什么要转送给我?我不能收。”吴倩可不想成人之美。

    “收下吧,就当帮我保存好了。”紧紧的抓住了那吴倩还在退让的手,许哲的表情一下子平静了下来,“等下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只知道,至少我一定会让你安全的离开。”

    “许哲?你想一个人死在这里?”吴倩只能从许哲的话中读出这样的信息,即便自己是那么的不愿意如此的想。

    “不想,可却不知道能否办到?”许哲又笑了,还是一样的轻松,缓缓放开了吴倩的手。

    而此时,吴倩多希望他能再多牵自己一会……

    门外,接待的童子已经到来了,将由他带领许哲与吴倩去见尊贵的百鬼之王——九尾。

    前去的一路吴倩再没有说话,总是默默的跟随在许哲的身后,因为和服的关系,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缓慢与轻柔。

    至于许哲,一路目不斜视,双手插于裤袋之中,就是在这百鬼的巢穴之内,漠视一切的习惯依旧没有半分改变。

    童子带着两人径直的来到了顶层,这是属于九尾寝宫的位置,整整一层如同空中楼阁,四周一圈院墙之内,全是翠绿唯美的日式庭院,正中的单层房屋也是全木头结构,古老却看不出君王居住的奢华。

    一直来到房屋正前,该在的人全在这里……

    哈迪斯蹲在池塘边戏弄着鲤鱼,路西法靠着支撑房檐的一根木柱,滑坐在整洁的木制走廊之上,翻看着厚重的《圣经》

    八歧则是一直守侯在木屋正门前,严肃的表情就像一名神经过敏的卫士。

    而由那开启的正门向屋内看去,九尾就在那里,跪坐于木桌之前,穿着煞白的素面和服,看上去有些憔悴。

    她就是九尾,许哲虽然感觉不到她的气息却是如此的确信着。因为她有着珍妮的面貌,当日潘朵拉被吞食的一目仿佛回到了眼前,许哲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牙齿紧咬,是恨,也是无力感。

    是啊,许哲也许真的救了吴倩,可他却再无任何的力量去拯救另一个女人。

    毕竟此刻坐在那里的,不再是两个灵魂共用一具身体……

    “童子,下去和凝一起守卫城门。”正门前的八歧礼貌的打着招呼,“许哲,九尾大人已经等你很久了,进去吧。”

    “我可从来没叫她等我。”依旧没有半分礼貌,带着略有些怯弱的吴倩,许哲不算大摇大摆,却也是毫不顾忌的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没有思考这是陷阱的可能?还是已无畏所有的埋伏?

    童子也是遵命的退下,这里没有他立足的位置……

    偌大的客厅中,全采取自然的光线照明,柔和且温暖,没有任何的摆设,也没有多余的存在,踏踏米的地板坚实亦不失柔软。

    许哲看上去是那的轻松,自然的盘腿坐在了九尾对面的位置之上,平静的直视那三界都惧怕的妖魔……

    吴倩则没有许哲那么坦然,那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恐惧,在见到九尾之后又是隐隐的觉醒,使得身体无法克制的微微颤抖,怯弱的跪坐在了许哲的身边,脸色难看。

    而许哲也仿佛拥有读心的力量,主动的抓住了吴倩那放在膝盖上的冰冷手掌,用心说着,“不用害怕,我在这里。”

    “呵呵,在我的面前如此不避讳的牵其他女人的手,你不怕我吃醋吗?”微笑的九尾说了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压抑的气氛只因为她的话变得更加压抑,“难道你不记得你对我的承诺了吗?”说着,九尾微微抬起了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还是和往常一样的闪闪生辉。

    “我的承诺是对珍妮的,不是你这霸占了别人躯体的臭狐狸。”许哲没有半分的顾虑,在自己的眼中,面前不过是纯粹的九尾而已。

    “真是冰冷的话语,好像换成今天,你可以毫不犹豫的挥剑杀了我一样?”九尾的娇容显得有些遗憾。

    “是。”许哲的回答是肯定的。

    “呵呵,你的无情只会让怀念我从前的日子,怀念你在乎之人的躯体而已。”话语之间,九尾的目光再自然不过的看在了吴倩的身上,引得吴倩不由的一颤。

    “希望你注意自己的言行,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了。”空气改变了,在这屋内,甚至屋外,许哲最赤裸的杀意让八歧警惕,路西法合上了书,哈迪斯得意的狞笑。

    “真是可惜了……如果现在还可以的话,我真想看看你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啊?”长长的低头叹息,九尾第一次竟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耸了耸瘦弱的肩膀,尴尬的笑着,“你很幸运,找到了一个很厉害的朋友,那叫做珍妮的潘朵拉之盒,现在真的禁锢了我的灵魂。

    即便我透过缝隙获得了支配这具躯体的能力,可这已是我的极限。我的力量和我的灵魂,现在还被锁在潘朵拉之盒中……我已变成了最普通的‘人类’。”

    “大人,不能说啊!”八歧慌了,只担心此等的秘密泄露出去,神界的大军必将更加有恃无恐。不过那些还是后话,而现在,就在大人的对面,不过一张桌子的距离,就有一个可直接威胁九尾生命的人在那里。

    “你们少在这里一唱一喝的,当我白痴吗?”许哲意外的并没有奋起而攻,反倒不屑的讽刺,“变成了普通人的九尾?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三界的亿万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和普通人的九尾生活在一起。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将身上的灵气隐藏的如此之好,但别跟我装了。九尾永远就是站在三界之上的九尾,绝不会出现虎弱平阳被犬欺的时候……”

    屋外,那靠在柱子边的路西法偌有所思的笑了起来,“只是‘隐藏’吗?”

    “呵呵,你对我这么的自信,真不知道我该感到荣幸,还是惭愧?”九尾没有谎言被揭穿后的慌乱,也没有实话被冤枉后的愤慨,一张笑脸永远让人无法琢磨。

    “废话说了太多,我可不是来和你聊天的,麻烦你要说就说重点,否则我已准备走人了。”许哲讨厌和九尾坐在一起,也讨厌跟他如此分不出敌我的状态。

    “那么好吧,简单点的说,找你来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想问你,有兴趣加入我们吗?”还是波澜不惊的平静,九尾用最简单,也是最清晰的中文如此的说,连吴倩都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然后,四周陷入了一片茫然,包括最亲近大人的八歧也不知道大人找许哲来竟是为了拉拢。更别说路西法与哈迪斯了,更是一头雾水……

    “我有没有听错?”许哲只怀疑自己的耳朵,“我灵魂里的子涯估计要被你的话笑死了。”

    “不,你一点都没有听错,也正因为现在坐在我面前的是许哲,所以我才会如此的问。毕竟追根究底,真正与我势不两立的是子涯,而不是你。你和我的仇恨只仅限于吴倩被我封印的时候,现在,我们已没有任何的过节,你觉得呢?”九尾的话语清晰明了,感觉不到丝毫被认为不可理解的地方,可但凡了解这两人过去的人听了,都会觉得这是怎样可笑的一件事情?

    “也许你说的很对?”连许哲似乎也认同了九尾的说法,一直莫不做声坐在身边的吴倩颤抖的看着自己的搭档,担忧在心中凝聚,“深究起来,也只有珍妮这一件事情可让我恨你了,不过比起恨你,我更恨我自己,因为是我害她死去的。

    那么现在说说吧?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能让我放弃人不当,而去做妖怪?

    别把我当成外面那什么堕落的天使,神经病一样的冥王,我可最讨厌当别人的狗。”

    “那小子说话声音真大,都听见了。”屋外的哈迪斯格外的不爽,笑容在扭曲着。

    “很简单,因为神已经遗弃了人类,三主神下界,还没开打已有一亿五千万的生灵将被他们屠杀?我只想问,到底谁是妖?谁又是魔?”九尾的问题是那么的具有力量,试想被称为终极大妖的自己,整整几千年的生命里,九尾还没有那些所谓正义的主神一次杀的多。

    “很不错的开头,我有点兴趣了,继续。”许哲认真的在听。

    “我知道你属于人性的善良,并不想见有无辜的性命牺牲。所以在你电视上威胁一出时,我便帮助你将大板的市民向外撤离,我想已能证明我的诚意。

    而想挽救那剩余一亿五千万人的命,也就只有和我连手你才做得到了,当得知你成为了我的同伴,你觉得天上的那些家伙还有胆子下来吗?要知道……轩辕可是天地之间的神兵之首,神魔俱恐的存在。”说到最后,九尾已显得信心十足,好像世界一下子变成了最美丽的花园。

    “来了……”突然,屋外,路西法的表情顿时凝重。

    “真的来了啊……”深深的叹息,那池塘边的哈迪斯转过了身去,默默向着下楼的出口走去,好像突然记忆起了什么事情。

    广阔的天空之上,本是晴空万里景象,不知何时已被浓郁的乌云覆盖,仿佛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来了?!”感觉到异变的不光妖怪,就连吴倩竟然也感受到了那股压迫着心脏的灵强,“是……是大力神……海格力斯?!”

    说到这里,吴倩面容扭曲,极其痛苦的抓住了胸口,仿佛心脏要跳出来的一般。

    “你怎么了?”许哲担忧的抱住了身边的同伴。

    “不要太主观意愿的去听他人的心声,现在的你还不习惯去解读别人心灵的秘密,这样做会很痛苦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九尾再简单不过的明白了其中的原由,好像对自己一样了解,“真是厉害的女人,我不过在她的身体内借住了一段时间,竟然让她学会了我的聆听能力。几千年来,只有两个人能从我的这里偷走东西,一个是她,另一个便是透走我心的子涯。”默默注视着面前一对“恩爱”的人,九尾竟不自觉的心脏绞痛。

    “如果是海格力斯那家伙……,看来我有必要也去看一下了。”收起了随身携带的《圣经》,路西法也是向着出口走去,而走在前面的哈迪斯却已找不到他的身影了。

    “八歧,你也去会会那宙斯之子吧,我想和许哲单独的谈谈。”九尾平静了的下达了离开的命令。

    “大人?!”八歧顿时的心脏紧缩,死死的凝视在了许哲的身上,“真的可以吗?”

    “放心好了,我已经说过,许哲没有再杀我的理由。难道你还不相信你也看好的人吗?我可是将命也赌上的在信任着他啊……”九尾完全感觉不到该有的紧张。

    “我知道了。”八歧也分不出自己是相信着许哲还是相信着九尾,不过似乎有点东西让他能不用担心九尾的安危,这楼阁边最后一位守卫也快步的冲向了城池底层。

    “好难受……”抓着如同要爆炸的心,吴倩的呼吸是那么的急促。

    “没关系,别害怕,轻轻的闭上眼睛。”许哲的的语气是那么的温柔,只想让吴倩相信。而当她听话的闭上了杀眼时,许哲点中了吴倩脑后的穴道,这辛苦的女人终于安静了下来,如孩子般乖乖的睡去。

    “很正确的选择,她大概是属于无意识的想帮你获得敌人的信息,所有太多她还无法解读的心之声才会让她如此痛苦,看来她真的很爱你啊?”九尾大概比谁都了解吴倩的心灵,毕竟就在前不久,自己还和这女人共用着同一颗心,“好了,该离开的人都离开,可以告诉我你的决定了吗?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玩’?”

    坐正了身子,许哲没有回答,只是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九尾,时间在悄无声息中流逝……

    “我明白了。”突然,九尾无奈的长长一叹,心领神会,“其实从一开始你就没打算加入我对吧?”

    许哲依旧没有说话,不是肯定也不是否认九尾的猜测。

    “又是因为你身边的这女人吗?”斜视向了沉睡的吴倩,九尾第一次觉得她是那么的碍眼,“和从前一样,要是你如此的做,她会伤心的?为了她你不能杀人,为了她你不能妥协……

    可笑的是,为了她,你甚至不能拥有自己的阵营?许哲,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吞了这女人的灵魂。”

    “你就庆幸吧,幸亏你没有这样做,否则你也活不到现在了。”许哲终于开口说话,低垂着头,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并不觉得自己是何等的狂妄,“况且,我从来没打算加入什么阵营,就现在这样很好,看着你们狗咬狗,很有趣啊。”

    “有趣吗?现在也许还行吧?不过当主神们下界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有趣了。算了,反正我便没觉得有说服你的可能?”无奈的轻声叹息,九尾放弃了,如猫一般的爬上了面前的桌子,爬向了许哲,动作是那么的诱惑,“即便成不了同伴,有些秘密还是可以告诉你的。这可是只有你才能知道的秘密哦,也只有你知道以后,我才觉得三界力量的格局会发生改变。”

    轻轻来到了许哲的耳边,九尾运动的嘴唇吐出了几个简单的话语。结果,许哲的脸色顿时凝重如铁,仿佛知道了一些可怕的东西。

    “你是认真的吗?”许哲怀疑的问。

    “当然,我从没有如此的认真过,其实告诉你这些,才是我找你来的目的。”自在的笑,九尾仿佛一下轻松了不少,压在心中的话终于说了出来,分享秘密是件快乐的事情。

    回到大地之上,小巷之间,玛雅飞速的奔跑着,完全如无视万物,只有一个目标,大板城,可却是在一刹那间,玛雅分神了,因为那擦身而过的“巨人”。

    不过是在一个十字路口,全副武装的玛雅从那海格力斯的身边跑过,眼前的全息屏幕之上,出现了恐怖到让玛雅恨不得要急促呼吸的数据。

    “灵动值4860?!!!怎……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怪物存在?!”玛雅没有回头,大概因为自己的任务很重要吧?所以她奔跑的更快,一转眼已消失在了街角。

    可不管如何的看,她都更像是在逃跑……

    “好奇怪的女人?”看着玛雅消失的方向,同样觉得特别的还有足有两米五高的海格,疑惑的扣着后脑,“这么近的距离,竟然没觉察到她的接近?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灵的味道?难道不是生物吗?”

    想不明白,可惜现在有任务在身,海格也不好调查究竟,扭头看向了已近在眼前的大板之城,迈着平静的步伐笔直的向着这百鬼的城池。

    寂静的街道没有兴奋的观众,大道两旁空旷的店铺寂静无声。头顶上的乌云遮盖了太阳的光辉,仿佛连神也不愿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距离那高耸的城门百米之时,海格力斯停了下来,因为自己已感受到了那门后的异样。

    紧闭的大门用一种缓慢的速度开启,而从中走出的,只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而已。

    “叔叔,好久不见。”海格的语气是那么的平静,就像普通的亲戚见面打招呼一样。

    “呵呵,是啊,好久不见了,我哥哥的‘杂种’。”屹立于城门前,哈迪斯扛着漆黑的死神之镰,脸上的笑容阴森的不带任何的感情。

    “叔叔说话还是一样的‘风趣’,父亲最近常提起您,说您何时才能记忆起神族的尊严,不要再给妖怪当看门的狗了。即便记忆不起来也没关系,至少偷偷将家里的‘苍穹’偷出来,也该是时候还回去了吧?”不留声色的反唇相讥,海格力斯看来没传说中的口词愚笨。

    “臭小子,你老爸混帐,在人间有个野种也要弄上天去当神,却把我这正统的一级天神丢在冥界看死人?你们父子还有脸跟我提神的尊严?特别是你这小杂种。”对希腊神族的恨,随着一个个暗无天日的年头刻在了哈迪斯的骨头之上,没有什么能比宙斯还有他的珍惜的人更能让这冥王战意四起的了。

    “那也只能怪您命该如此而已,一切都是天的安排。”海格的眼神冷漠了下来,已不再虚伪的客套。

    “是吗?那么你今天死了,也是天安排的罗?我哥哥该再去偷人造子了。”挥舞着长镰,直垂地面,哈迪斯的额头满是爆起青筋。

    叔侄的战争,没人能预料后果……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死之身,苍穹炮!

    海格力斯,又名赫拉克勒斯,是希腊传说中最伟大的英雄,为宙斯与凡人所生的孩子。

    在其完成了神给予的12道艰苦试炼之后,终于得以晋升,成为了奥林帕斯山上的一级天神。特殊的血统带给了他特殊的命运,宙斯之妻赫拉对这人神混合的孩子由为讨厌,三翻四次想将其至之死地,可特殊的血统也给予了海格特殊的力量,那便是无法匹敌的恐怖神力,致使天上众神也无法匹敌。所以在晋升神格之时,他的封号为“大力之神。”

    寂静的街道上,两米五高的魁梧海格便屹立在那。只有一条紧身的短裤与一双凉鞋的装束,使得一身钢铁般的肌肉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光秃的脑袋之上,深邃的双眼直视着百米开外的“叔叔”。同样身为希腊神族的两人,彼此已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早在海格还非神灵之前,哈迪斯便没少照顾过自己的这“侄儿”。一次又一次的暗杀,一次又一次的陷害,花样百出,层出不穷。但这小子也如同打不死的蟑螂一般,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外加上宙斯那老家伙从中作梗,暗地给予帮助,最终还是将这人间的野种送上了神的宝座……

    可恨啊,当年的哈迪斯虽阴谋众多,但却从不能亲自出手,全是碍于神的身份与立场。

    不过也只有今天,再已大声呐喊“我就是叛徒”的今天,哈迪斯终于能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心愿了。

    “海格力斯,我来了。”身体缓缓的前倾,哈迪斯的动作是那么的温柔,与地面近乎平行之时,脚下猛然爆发发劲,木屐的鞋与地面一般,都无法承受哈迪斯全力的踩踏,鞋崩裂成了木屑,而直径两米内的水泥地面也爆裂出恐怖龟裂之纹理。

    换来的可怕推进之力,让那拖行着漆黑镰刀的哈迪斯真如死神索命般狂奔而来。

    “真是意外,这是第一次听见叔叔叫我的名字,我还以为叔叔不记得我的名字才老杂种杂种的叫呢?”海格力斯欣慰的笑着,面对冲来的冥王,不躲不避,眼神之中竟找不到分毫的忌讳,好像在他的眼中,叔叔已经“老”了。

    一切之发生在瞬间,本已相距十米,哈迪斯一跃而起,半空之中,极限回缩着黑镰,可身体却是猛的化为了一团黑雾消失不见。

    同一时刻,在海格身后的半空之中,也是涌出一团黑雾,不过在这黑雾之中,有着那挥镰的冥王。

    巨大的镰刀卷带起呼啸的风,身边一座可怜的一层店铺被风绞毁成了碎片,而锋利镰刀不偏不倚的斩在了海格那粗壮的臂膀之上。

    恐怖的是,那曾经勾出了许哲灵魂的死神之镰,此刻竟无法斩进海格的身躯分毫,连让他留出一滴神血也办不到。

    “叔叔的‘移行换影’还是像从前一样用的那么好,可惜您似乎忘记了,我的身体便是我的‘盔甲’,低级死神用的镰刀,就别拿出来开玩笑了……”微微侧头,海格力斯的目光是那么的冰冷,找不到叔侄该有的情分。

    说话之时,哈迪斯手中的长镰竟爆裂成了无数的碎片,半空之中自由的飞舞着。

    在那碎片还未落地之前,仿佛世界完全的静止不动了,海格力斯是那么轻松的转过了身来,巨大的右手握成了巨大的拳头,贯穿过了镰刀碎片组成的屏障,看似那么轻柔的顶在了哈迪斯的胸口之上。

    渐渐的,拳头之上萌发出点点金色的光,仿佛空气也开始因为这拳头而引发了共鸣,刺耳的鸣叫就像战机的引擎点火。

    “大力神,轰天劲。”伴随着海格平静的话语,世界如同恢复了自己的运转,一瞬间,那四周的镰刀碎片被轰成了肉眼不可见的粉末,而拳头真正的目标,哈迪斯毫无招架之力,面容扭曲的身体对折倒飞了出去,快偌子弹,一栋栋钢筋水泥构架的房屋被其撞了对穿。

    高空看去,以海格为起点,拳劲笔直的一路之上激荡起了大片的灰尘,就是再厉害的穿甲炮弹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轰天之劲,一点也没有辜负自己的名字,仿佛真能一拳轰穿天空一般。

    作为大力神的看家技法,绝对是最具杀伤的拳。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那大板城的城门之中,又走出了新的人员。

    路西法打头,双手交叉环抱于胸前,身后背负着比身体更庞大的大天使之剑。而在他身边的两侧,负责城门守卫的童子与凝,也是默默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最后冲出来的是八歧,可惜他没看见刚才海格力斯光彩夺目的一拳,只看了一条直线扩散的灰尘。

    “怎么了?”八歧的直觉告诉自己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那……那个大块头,一拳便把哈迪斯打飞了?就算是神……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打飞一级天神吧?”童子的声音在颤抖着,是最平常的恐惧,因为敌人所表现出来的力量。

    “这样的拳劲,就是我的坚冰盾也防御不了,简直像怪物一样。”凝庆幸在自己会这大块头前,哈迪斯拦下了自己。

    “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正因为那是海格力斯,所以他才能办到。要知道,在希腊神族中,海格力斯是被寓为唯一一位可接宙斯宝座的战斗型天神。就力量而言,众观各个神族,也无人能出其右。大力之神,实质名归。”路西法可没有想象的惊讶,在他看来,哈迪斯能承受海格的拳头那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而这一拳,他更是用了十成力劲,攻击的位置也是准确无误,哈迪斯……已经死了……”

    环境因为路西法的解释陷入了死静,能一拳杀死一级天神的神,绝对比任何的噩梦更加可怕。

    “一起动手,干掉那家伙。”八歧可不是来当观众的,毕竟在大板城上,还有更让他担心的大人独自面对着不稳定的许哲,必须快点解决这下面的问题。

    说着,脱去了身上华丽的雪白西装,八歧随手丢弃在了一边的地面之上,冷峻的脸庞顿时浮现出无数银白裂纹,脚下的大地上银白术之阵凭空化出,草薙之剑即将出鞘。

    同一时刻,就在那灰尘直线的尽头,一片废墟瓦砾中,躺在其上的哈迪斯猛然睁开了双眼。

    “都给我滚开,我的‘家事’我自己解决!!!!!!”哈迪斯浑厚的咆哮回荡在天空之上,震得人耳膜发麻。

    “你不是说他死了的吗?”凝怀疑的看向了身边的路西法,只见他神态自若的微笑着。

    “恩,是死了啊,可死上一两次又会怎样?哈迪斯可是冥王,和海格拥有可怕神力一样,哈迪斯拥有的便是不死的躯体。只要灵魂不灭,他便能无限次复活,是真正的不死之神。”也只有路西法,这一直在哈迪斯身边的堕落天使才了解他真正的可怕。

    “真的好疼啊。”那瓦砾之中,哈迪斯自然的站起,揉着发酸的脖子,刚刚颈椎还断裂成了十几节,现在已完全复原。恐怖的恢复能力就是主神们也望尘莫及。这也便是为什么当初,许哲竭尽全力也无法让这地狱的冥王多躺上哪怕一秒,“你小子的拳头比从前更重了,看来平常都有认真的在锻炼啊?”

    “不死之躯吗?”透过一栋栋房屋上的大洞,海格力斯是看着自己那该死的叔叔又重新站了起来,“真的是很‘麻烦’的能力,希望托尔能够快点,别让我在这里白费力气就好。”无奈的长长叹息,海格力斯真讨厌当诱饵的角色。

    “只给他十分钟,十分钟还解决不了,我自己来。”这是八歧能承受的极限时间,周身的银白裂纹跟随脚下的术之阵一同的消失,草薙看来还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使用了。

    “十分钟?只怕十天都看不见结果吧?”路西法由衷的感叹,真想找张椅子,坐着慢慢等那结果的出现。

    “苍穹!”仰天长啸,哈迪斯的怒吼贯穿天际,只见乌云密部的天空之中,一只黑色巨龙笔直俯冲而下,穿透了那厚实的云,引的些许的阳光见缝插针的洒向大地。

    在任何时候,如此的景象因如同神灵降临一般的美丽,可正是因为降临的是那漆黑机械魔龙,所以只能让人联想到恐惧而已。

    脊背之上,伸展去的一副蝙蝠巨翼,提供给了一具长达两百米的巨兽飞翔的升力。黝黑的表皮不是传说中坚硬的鳞甲,而是比鳞甲更为坚固的全金属组件,扩张的龙嘴之中,满是钢铁打造的獠牙,狰狞异常。

    “嗷!!!!!!!!!!!!!!!!!!!!!!”响应着主人的呼唤,苍穹放肆的咆哮着,声波形成了浪,向着整个城市压来,半径千米之内,所有的玻璃制品全被震成了碎片。

    “轰!”一声巨响,苍穹落于了哈迪斯身后的大地之上,大地也在为之激烈的颤抖。那四足落地的姿态就像听话的狗,可惜却是最大的“狗”,在其身下的房屋全被压成了废墟。

    舞动着数十米长的蛇颈,硕大的龙头趴在了哈迪斯的身旁,让这自己的主人轻松的踏上了自己的脑袋之上。估计全三界也只有哈迪斯能站在苍穹头顶之上了?

    “嘻嘻嘻嘻,你不是想要回‘苍穹’吗?就在我这里,过来拿啊!”哈迪斯跟随着苍穹重新昂起的额头,被抬到了数十米的高空,俯视远处已如一个小点般的大力之神,“小穹乖,帮爸爸杀了那混蛋,苍穹炮瞄准!”轻轻抚摸着身边的锋利龙角,哈迪斯下达了格杀的命令。

    咆哮的魔龙赤红的双眼牢牢锁定在了海格力斯的身上,那张开的巨大龙嘴之中,点点血红的光高速凝聚。

    “不好,哈迪斯竟然动真格的?!开结界!”猛然的抽出了一直束缚在身后的大剑,路西法挥动的深深插于了面前的地面之中。

    八歧,童子,凝虽还不明白为什么,可也是反应迅速的定住了身子,释放结界。

    “开炮……”伴随着哈迪斯平静的一声命令,苍穹嘴中的光赞放出了连太阳也无法企及的光球,如炮弹一般直线的轰向了大力神所在的地面,直径十米的血红光球在空气中脱出了一条恐怖光晕。

    接着,世界仿佛一刹那变得没有了声音,呼啸的风变成了风暴,向四周吹去,摧毁了一切承受不了十级风暴的建筑。要不是张开了结界,估计大板城门前的四位观众也要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只看那血红光团接触大地之时,泡沫似的向四周极限膨胀扩张着。

    无声的世界持续了十秒,而血红光团也扩大到了直径两百米的恐怖境地。当这一切结束时,在光团吞并的大地之上,只留下了那直径两百米的可怕凹坑。原本该在那里的商业街,民宅现在则全部的化为了乌有,这便是究级神兵,苍穹的力量……

    同一时刻,秘密潜行的玛雅已来到了那高耸的大板城后的围墙边。靠在那坚实的围墙之上,连不用呼吸的玛雅也忍不住的激烈喘息着,只因为在自己眼前的全息屏幕中出现的一堆数据……

    除那叫做苍穹的机械黑龙,还有那高耸的光头巨人外,玛雅的记忆库里有所有被侦测者的名单与图片资料……

    路西法:灵动值4950

    八歧:灵动值4370

    童子:2450

    凝:2680

    至于那被唤为苍穹的龙,灵动值竟为8760?!而刚刚的苍穹炮,一炮的威力已达到3680的灵动指数……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样子的怪物?”深知人类只有不过区区30灵动值的玛雅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一些明明和人类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却被称为“神”了……

    不管前门战事何等的激烈,玛雅的情绪迅速的冷却了下来。一次模仿般的深深呼吸,低垂着头,玛雅在心中对方向说着“永别”。

    “核弹起爆程序开启,倒数计时10分钟后引爆。”那面前全息屏幕上刚刚属于别人的数据全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疯狂跳动的倒数时钟。

    没有人知道,真正可怕的绝不是哈迪斯那巨大的龙,或者海格巨大的拳头。

    真正可怕的,不过是一个女孩身体中,渺小到就如同礼品盒般大小的核反应堆……

    她才是真正该让他人倒吸凉气的恶魔……
男人要永远感谢在他20多岁的时候曾经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因为20多岁的男人处在一生中的最低点,没钱,没事业,但有欲望。而20多岁的女人,却是她最灿烂的时候。

TOP

发新话题